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一章 深入地下
    张铁不知道穆雷长老已经快速的朝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他只是竭尽全力的在奔跑着,高级疾行术的加持效果和夸父血脉的能力激发到了极致,不光这样,在奔跑中,他还发挥出一心二用的能力,一边用强大的骑士意识感知着追击着自己的那个骑士的动作和攻击,一边寻找着最适合的道路。+++23wx+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十二级的大战师,或者是战将与战魔级的高手,处于张铁这种状况,早就死了几百遍了,但张铁任然在疯狂的逃窜着。

    那个魔族骑士就在离地50米以上的高空中飞行着,骑士强大的战气轰击像一颗颗从天上落下来的陨石一样,不断在张铁的身前身后各个地方炸开,而张铁,虽然狼狈,但却总能一次次的避过去。

    在那个魔族骑士的眼中,张铁简直就像一个背后长着眼睛的油滑的跳蚤一样,根本让他无从下手。

    骑士的飞行速度和高度是成正比的,在越高的天空中,骑士的飞行速度可以越快,而一旦降低飞行高度,那么骑士的飞行速度也不可避免的会下降一些,张铁此刻,在那冷静如水晶一样的大脑的计算下,就把那个魔族骑士在空中飞行中高度和速度之间的矛盾利用得淋漓尽致,骑士的速度可以超过他,但那必须在两百米以上的天空之中,在那个高度,骑士对他的攻击便没有多少威胁,如果那个骑士想要攻击到他。那么,骑士的高度必然要降下来,速度也要降下来。这就让骑士失去了速度的优势,让自己有了躲避攻击的反应时间。

    同时,骑士在天空飞行的时候,会有某种惯性,这种惯性,原本并不要紧,也不是不灵活。但在张铁面前,这个骑士在空中飞行的特性也被张铁利用自己灵活迅捷到极点的身法放大了无数倍,硬生生的把那个骑士的飞行特性变成了一个缺点。在感觉到那个骑士快要追上自己的时候,张铁的身法就诡秘莫测的改变一个方向,让那个骑士利用他自己的飞行惯性把他自己甩开,再度拉开一个距离。

    在这样的追击中。张铁固然是狼狈无比。但那个骑士,也被张铁弄得火冒三丈,怒吼连连。

    那个骑士也曾尝试着落在地上用双脚和身法把张铁抓住,但是落在地上的骑士却发现,哪怕是自己作为骑士,自己在地面上的速度和灵动比起那个疯狂逃窜着的家伙来,居然完全不占任何优势。

    越是追逐张铁,那个魔族骑士越加的震惊。一颗心也慢慢的坚硬起来,魔族骑士的对张铁的杀意逐渐沸腾如火。

    如果是开始他来击杀张铁只是出于魔帅大人的命令。那么此刻,击杀张铁的念头已经变成了他强烈的渴望和坚定的目标,他并不知道张铁此刻的等级,在他看来,张铁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应该已经晋级战灵或者是天赋异禀的五星战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就几乎让魔族的骑士束手无策,这种在晋升骑士之前就能在某些方面与骑士抗衡的人,将来一旦晋升骑士,就会强大无比,要是让这个人再成长下去,那这个人将来对魔族所造成的破坏和灾难将是今天的千百倍。

    所以,一定要在今天就干掉他。

    张铁也感觉到了追击着自己的那个魔族骑士坚定的杀意和越来越快的出手速度,心中一凛,速度再次加快一丝。

    眼中的那座山峰已经越来越近,耳中已经可以听到河水的奔流汹涌之声,张铁大喜。

    突然之间,张铁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的空气被无数道凛冽而强大的战气破开,那袭击快如闪电,就像自己投掷而出的飞矛,强大的战气攻击,交织成一张巨网当头朝自己罩下,退无可退避无可避,这一击,几乎把自己身前身后几十米内的的所有的空间都笼罩住了。

    张铁大吼一声,在奔行中转过身,刹那之间,双手挥动,击出三百多拳,那铁血神拳击出的三百多团隔空战气汇聚为一点,朝着那道巨网中的一点射去,在前仆后继的冲击之下,才最终破开了一道朝着张铁袭来的凶猛的骑士的战气攻击,让那张巨网出现了一丝的空袭。

    就是这这么一下,一下子就让张铁的气海中的战气消耗了三分之一。

    骑士那恐怖的一击被张铁破开了一个洞,有了一道缝隙,然后张铁的身体手脚一下子收缩如球,整个人扭曲着,以一种绝不可能的方式从那道战气之网中嗖的一声弹飞了出去。

    “轰隆……”一声,就像一个恐怖的炼金炸弹丢在张铁的身边一样,数百平方米内,张铁身形所在之处的一个小山包,地上的泥土和石块都被炸飞了起来,尘土飞扬,整个大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小山包一下子被炸飞了一半。

    那一击虽然没有直接击中张铁,但被那一击的余波和炸开的泥土碎石波及到,无数的碎石带着巨大的能量飞溅到张铁身上,张铁穿着的那件武士服,瞬间就有了无数个破洞,要不是张铁的身体已经坚如顽石,仅仅那些激射而出的碎石就足以把他的身体洞穿,不过这样,张铁还是感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就喷出来。

    张铁没有把那口血吐出来,而是咽下后脚下再次用力,同时张开身体,感受着自己周围空气中那流动的风的气息,让自己的身体像滑翔机一样,借着那激飞四溢的气流的的气动效应和和飞扬尘土的掩护,从小山包上飞下,直接朝着有水流奔腾的地方冲了过去,速度再次增加。

    这样一击,哪怕面对的是一个五星战灵,自己都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将其击杀或重创。没想到自己十拿九稳的一击居然也被张铁用这种匪夷所思的办法避了过去,还让他的速度增加了不少,那个魔族骑士对张铁的忌惮和杀意更加暴涨。

    就在这时。两个人的身后,一声厉啸排空而来……

    听到那声啸声,张铁心中一喜,知道那是穆雷长老的声音,但动作却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而是继续飞奔。

    穆雷长老要追到这里起码还要两分钟,而那个魔族骑士要干掉自己两秒钟都不需要。所以张铁可不敢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穆雷长老的身上,这种时候,还是自己最可靠。

    眨眼之间。张铁就冲到河边。

    那是一条两百多米宽的大河,河水奔涌湍急,河面上泛着一层层雪白的浪花,那河流的源头是远方卡雷山脉雪峰上融化的雪水。而河流的下游。却在下游不远的地方就断绝,整条河,流入到一个漆黑无比,有上百米宽阔的山腹下面的山洞之中,那个山洞,黝黑无比,就像张开的血盆大口,不断的把奔腾而来的河水吞到了让人不知深浅的洞里。

    张铁也不知道这条河要流入到哪里。他猜测这条河应该会汇入到地下河之中,因为周围方圆两百里之内。再也没有一条同样的河。

    只要是在水中,张铁就能找到生机。

    张铁刚刚入水,那个骑士就如飞而来,恐怖的一击就直接落在了张铁入水的地方。

    水中的张铁瞬间就感觉自己周围的水流一下子变得像钢板一样,一股巨大的压力就朝着自己挤压过来,要是自己不动,光那一股压力就足以把自己挤压成肉酱。

    好在张铁此刻的水性,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他身体在水流中对水流变化的感受能力,甚至还在他的骑士意识之上,刚刚发现水流有变化,张铁身子一动,瞬间就在那周围的水流像钢板一样挤压过来的时候,像一条滑溜无比的泥鳅,一下子就在水中向下滑到了几十米之外。

    水中震荡了起来,水面上激起了几十米高的水花,张铁胸口一闷,像被人打了一拳,五脏受次一震,再次受创。

    在水佑之躯的效果下,张铁在水中的能力比在暗上还要强,那速度,同样快到不可思议。

    张铁在下游的两百米之外的水面露出一个头,看着远处凝立在河面上正在不断轰击河水的那个魔族骑士,对着那个魔族骑士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哈哈大笑,穆雷长老要来了,他不相信这个家伙敢不要命了,还在这里逗留。

    事实证明,张铁错了,那个魔族骑士也错了。

    张铁错误的估计了那个魔族骑士要干掉他的决心。

    而那个魔族骑士则没有想到张铁会有这么厉害的水性,在张铁入水的那一刻,那个骑士还心中暗喜,以为张铁慌不择路才跳入水中,因为在水中的话,因为水的密度更大,更容易传播波动与震荡,战气以爆震的方式攻击那片水域,其威力,会比在岸上大得多,也会波及得更广,更难让人逃脱。所以那个骑士才疯狂的轰击那片水域,就像炸鱼一样,用那凶猛的攻击在水上炸起一道道几十米高的雪白浪花。

    看到张铁在两百米外露出头来,再听着身后那越来越近的长啸,那个魔族骑士眼中先是诧异,然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再接着就瞬间坚定起来,毫不犹豫的就向着这里飞来。

    张铁吓了一跳,重新潜到水下,瞬间远遁,那个魔族骑士也一头扎了下来,身形比鱼还要灵动,死死的咬住张铁,把张铁锁定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所谓的骑士,凌空虚渡,遇水不溺,遇火不焚。

    张铁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骑士在水中的速度,也是那么恐怖。

    那个魔族骑士一入水,那些水,基本上都无法接触到他的身体,就被他身上的护体战气隔绝开来,凭借着他那一身强大的力量,他只是随意一动手或一动脚,整个人就嗖的一下冲过来。

    看着那个骑士死死的咬住自己,张铁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要是在岸上,张铁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水里,张铁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熬得过自己,因为自己根本不怕冷,也可以随时从黑铁之堡中呼吸新鲜的空气,几乎想在水下呆多长时间就呆多长时间。

    张铁身形在水中飞快的游动着,刻意的让那个骑士可以看到自己,但又攻击不到,他就吊着那个骑士,直接向河流尽头的那个山腹中的漆黑洞口中快速游去。

    此刻张铁所想的,自然也是那个魔族骑士所想的,在那个魔族骑士看来,作为一个骑士,在水中,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输给一个不如他的人类。

    奔涌的河水流到山腹中就变得更加的激荡起来,那山腹下面,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漩涡,那漩涡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整条河的河水都吞噬到地下之中,张铁艺高人胆大,毫不犹豫的就一头扎入到那漩涡之中,那个魔族骑士死死的盯着张铁,居然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跟着冲了下去……

    ……

    地底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在那激涌水流的推动下,张铁就像掉入到了一个由水和密道组成的地下的迷宫之中,黑暗视觉一展开,张铁看到的,是地下无数的溶洞,无数的分支,那溶洞中有溶洞,分支中有分支,密密麻麻,就像大树的根系一样,深深的扎入到地下的深处……

    水流把张铁带到一条地河之中,那地河却把张铁带入到了更深的地下……

    ……

    只是在张铁和那个魔族骑士一起进入到河底几分钟后,一脸焦急的穆雷长老就赶到了这里。

    看着眼前的这条河,穆雷长老同样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下去……

    ……

    十多个小时之后,在外面的时间经过了早上,中午,下午,傍晚,差不多等到太阳落山之时,那洞口的水流哗啦的一声,穆雷长老从水中飞出,浑身滴水不沾,落到了远处河边的河岸上。

    就在刚刚的那十多个小时之中,穆雷长老在水下搜索了数百公里的地下水道,却没有发现一点痕迹,最后不得不无奈的承认,张铁和那个魔族骑士已经失踪了,那地下的水道复杂无比,就是一个立体而且庞大无比的超级迷宫,一旦有人在其中失去踪影,要找到那个人的难度,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十倍。不要说只是他一个人在这里找了十多个小时,就算把怀远堂所有的长老叫来,从这里下去找上一年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结果。

    穆雷长老面色复杂的看着那奔涌的河水,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狠狠的跺了一下脚,然后转身就朝着北方飞去……

    ……

    在穆雷长老从河中离开的时候,张铁却微微有了一丝的恐惧,那恐惧,不是来源于身后对他紧追不舍的魔族骑士,而是来源于身边的水流,到了这个时候,张铁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而他身边的水流,却像一列时速几百公里以上的超级列车,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卷入到一个直径超过十公里的地下水流的漩涡之中,带着他,朝着那无尽的地下深渊中冲了下去……

    妈的,这次玩大了!

    张铁回头一看,那个魔族骑士虽然还紧紧的咬着他,对他的杀意不减,但那个魔族骑士的眼中,也同样有了一丝的慌乱,要是这个时候让那个魔族骑士掉头转回去,张铁都怀疑那个家伙到底还能不能原路返回……

    对于这未知和神秘深邃的地下世界,哪怕是魔族,同样也会有一丝恐惧。(未完待续。。)( 黑铁之堡 http://www.ranwen5.com/0_168/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