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极品账房 > 第一卷 三月杨柳 第四十八章 广陵散
    第四十八章 广陵散

    舞台四周,罩着红纱的灯笼,。随着船体的轻轻摇晃。红色的灯光,从红纱中照出来。将整个船舱染成了新房一般的喜庆色彩。

    一条条柔软的红色薄纱,从舞台上方垂下来,将舞台笼罩在了其中。

    偶尔有风吹进来,悬挂在舞台四周那一条条薄薄的红纱轻轻起舞。透过轻纱,隐约可见其中铺满了香花的舞台。

    一个身着白纱长裙,轻纱遮面的女子,静静的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在她面前的桌上摆放着一把古琴。

    她双手按上古筝,神色恬静淡然。如河中洛神一般,如梦似幻的出现在了舞台中。

    她没有像先前那些戏子们上台拉票,也没有向台下无数屏住呼吸的才子们展露笑容。整个过程里,她都是低着眉,轻盈的坐在檀木椅子上,抱着琵琶,雾蒙蒙的眼睛,看着怀中的琵琶。

    宛如夜色中,那株静静的绽放的昙花一般。美丽,却又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在此时都被吸引住了。

    他们屏住呼吸,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轻摇的红纱后面,那一点雪白。期待着,微风吹起红纱,一窥此女的真容。

    船外,夜色静静,清风徐来。秦淮河上被风吹起的波浪,轻轻拍打着船体,发出一阵阵轻柔的哗哗声。

    这如情人般絮语的声音,传入了船舱中。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在这突然寂静下的船舱里,许久的等待后,终于,铮的一声古筝声响,突然从帷幔中传出。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隐约可见的舞台上,那个白衣女子伸出了白净的手指,轻轻抚上了琴弦。白嫩细长的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琴弦。

    香炉上,青烟缭绕。淡淡的清香飘散在船舱里。醉人的熏香里,女子终于抬起了头,穿过那挡在面前的帷幔,看了一眼舞台下的众生百态。

    终于看到了!

    在女子抬起头的那一刻,所有屏住呼吸的学子们,心里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赞叹:真是好美的眼睛!

    那是一双充满了灵气的眼睛,雾蒙蒙,如同初春,轻雾笼罩的秦淮河一般。让人看上一眼,便会深陷其中,难以忘怀的眼睛。

    女子雾蒙蒙的眼里,没有一丝的波动。她轻轻低下了头,轻轻拨动着那一根根琴弦。

    乐曲终于在一声低沉的琴声中响了起来,随着琴声的逐渐加急。台下的人们,也随着琴声而心情随之起伏。

    琴声时而舒缓,时而急促。舒缓的时候,让人心情舒畅,宛若置身在仙山胜景之中。无所忧愁。急促的时候,却让人心神纠结,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吹入船舱的风,也像是有了灵性一样。随着乐曲的起伏,清风吹得舞台四周的丝绸时而轻轻摇摆,时而猛烈的抖动。

    猛烈摇动的绸幔中,女子目光依然冷静如水。她只是低着头,全神贯注的将心神揉入了眼前的古筝之中。

    纤细白嫩的手指飞快而又熟练的,拨动着琴弦。整个人宛如与这古典的曲子,融为了一体。

    “是广陵散!”张文山博古通今,闭着眼睛,摇着头听了一会,便笑着点点头,开口赞道:“真是好技艺!”

    宁王爷也是闭着眼睛,手指随着琴声的起伏,而轻轻的磕着桌面。一副陶醉的样子。

    等听到一旁的张文山笑着说出曲名后,他也是深表赞同的点头:“能把广陵散弹得如此动人心魄的,此女子真是好心境!永正以为如何?”

    他转过头,笑着询问,坐在身旁的吕恒道。

    吕恒点点头,笑着说道:“的确是好技艺,用出神入化形容也不为过!正如宁远公所说,能把这首广陵散弹得如此动人心魄的,此女也是好心境!呵呵!”

    之前,他也是听过广陵散的。不过,那是在前世的时候,听的在电子音乐伴奏下,或者是多重乐曲同奏的情况下听到的。

    也许是多了些亮点,却少了些韵味。

    而韵味,却是一个名曲,最为珍贵的部分。用灵魂所在来形容也不为过。只是,在他那个时代,一切都是浮躁的。浮躁的人群,浮躁的社会,浮躁的生活。还有那铺天盖地的,娱乐至死的宣传。让整个人都变得浮躁起来。

    如面前这般淡雅韵味的演奏,即便曾经是站在巅峰的吕恒,也没有机会欣赏的。

    如今,他也算是真正意义的欣赏到了纯粹的名曲广陵散,而且,此女的演奏水平的确是炉火纯青,加上那冷静如水的神色,和卓然的气质,更是将这首内容有些复杂的广陵散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只是,吕恒却从这个女子的琴声中,听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那是一种冰冷的情感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别样的气氛。像是伤感,却又不太像。

    应该是一种恨吧!

    乐曲中一闪而过的这点色彩,却如同白玉无瑕的肌肤上,带着的一道深深的伤痕。虽然已经结疤,却更显得刺目。

    她,到底在恨什么?

    吕恒神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穿过下面黑压压的人群,穿过舞台四周飘飞的丝绸,锁定在了舞台上那个如同一朵淤泥中盛开的莲花一般的女子。

    看着她那淡然卓雅的气质,心里很是不解。

    只是,场中的那些人似乎都没有感觉到。就连张文山和武宁远都没有反应。只是吕恒,敏感的听出了刚刚那一丝情绪的波动。

    他转过头看看,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欣赏着乐曲的张文山和武宁远。看到他们依然是那般投入的样子,吕恒心里便有些狐疑了,难道是我幻听了?

    不过,他随即笑着摇摇头,心里笑骂了一声自己多事儿。

    也许只是女子一时心中有所感而已,自己搞的这般刨根问底,怎看都像是后世那些什么事儿都办不了,就只懂得批评人家的评论家了。

    随即,他便放下心中所想,心情放松的欣赏起了这首川流千古的名曲。

    而台上的那位白衣女子,在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台下。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忘情的听着自己演奏,她淡淡一笑,并无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依然是那般的淡然,独自演奏者琴曲。

    不过,就在女子收回目光的时候,二楼上一个似乎压根没听自己弹琴,正左顾右盼的瞎看的书生,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呵,又是一个不知清雅为何物的书呆子!

    女子心里对那个书生有些不屑,她没有任何犹豫的收回了目光。然后……

    然后,女子突然响起了那些时日,那个秦淮河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那个登徒子。还有那副寥寥几笔勾勒出来,却极具传神的画作。

    女子重新将目光投向二楼,看了那个那个家伙很长时间后,她收回目光。眉角弯起,轻轻一笑:还真的是他!( 极品账房 http://www.ranwen5.com/0_30/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