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单纯
    星期二上午,杨景行带着庞惜跟着黄伟亮赶到“浦海秦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会,一路上听了黄伟亮的一些介绍。

    秦声是浦海乃至国内都数得上号的演艺公司了,承办各种晚会庆典活动,各种巨星演唱会对他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秦声和宏星也是老合作关系了,段丽颖和秦声的陈老总关系比较铁。

    黄伟亮对杨景行的说法是:“陈总也是江湖人,人面广,都客气点。”

    因为关系好,所以秦声和宏星的合作一直以来都比较规范透明,两个公司做的项目不会像其他人那样乱象丛生。

    就这次安卓的演唱会,主办方是宏星,主承办是秦声,而出资又是两个公司共同承担没别人,当然,各种赞助肯定是要拼命拉的。摆明了,有信心要赚钱,而且要赚得堂堂正正。

    杨景行门外汉嘛,黄伟亮就多说一点,演唱会可不是那么好开的,先得你公司得有资质,然后就给文化部分申请,再就是公安消防……处处都得花钱,尤其是公安,因为涉及到保安,万一出点小事情可是大问题。有明星的演唱会还拿有多少武警现场负责保安来宣传,其实是有苦自己知。

    开支方面,场馆费、宣传费、安保费、食宿费、接待费、票务费、设备费、运输费……当然,像这次安卓的动作,演职人员的劳务费更是一大坨,不用伴奏带是要成本的。

    黄伟亮见得多也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有些人在自己的行业里赚钱赚得好好的,都要来这个一滩浑水的演出市场试试深浅,最典型的例子就在去年,觉得开拼盘演唱会不够档次了,干脆上音乐节,能请得动的大牌都请上……承办公司是赚够了,把人家投资方可害死了,连老本行餐饮业都差点赔进去。

    这个事杨景行听说了:“……好像好多歌手的出场费都没拿到。”

    黄伟亮笑得得意:“我们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底细,根本不去……也是大环境,想赚点辛苦钱不容易,还是你们好,靠的是脑力劳动。”

    司机陈哥话了,要说体力劳动,他们才是纯的……

    难怪张彦豪要换写字楼呢,看看人家秦声的门面和内里装修,时尚又高端,一看就是财大气粗又有品位的主,会议室弄得跟展馆一样。

    与会人员十来个,宏星两位经理加上业务部的一个重要职员,秦声的几位管理层,还有票务公司的。好像就杨景行和庞惜是新人,需要跟大家认识一下。

    秦声老总叫陈宝金,和张彦豪差不多的年纪,穿着也讲究可惜是个大光头,还矮胖矮胖的,他好像有事先了解过:“杨经理是我们张总黄总和林姐的小兄弟,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台上的东西音乐方面的他负责,我们要配合好。”

    杨景行有点刻板:“各位前辈多关照……”

    开会吧,还是前期准备嘛,杨景行坐在那里听了一个多小时,都没谈到音乐上的事,尽是些杂七杂八的。

    比如票务上,黄伟亮和陈宝金都着重强调要狠抓票房管理,坚决杜绝黄牛,别说动不动四折五折地几十万上百万地给黄牛票,一张都不行!不光是不愁票房的浦海不行,任何一个城市都不行!

    再比如赠票问题,也要严加控制,那怕是给赞助方的赠票,什么给个百八十万赞助就恨不得把内场包圆了的赞助,宁可不要。??一看书1?ka?n?shu·cc

    最后,秦声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兼项目经理再次给杨景行介绍了秦声的演出部和制作部经理,因为台上的东西是这两个部门负责的,他们能配合上杨景行的音乐工作。

    杨景行丑话说前头:“安卓哥的要求很高,我其实很忐忑,但是又舍不得这次学习锻炼的机会……”

    前辈说了,无非就是个舞美灯光音响,没啥高深的,看看就懂了,今天主角不在,也讨论不出个啥,就是先联络联络感情,方便之后合作愉快。

    于是开一上午会只说上几句话的杨景行就和前辈们一起去吃饭喝酒联络感情了。到了酒桌上,就看出宏星和秦声之间没那么亲密了,秦声明显是要干到宏星。难怪业务部的那小子要自己开车来,有借口不喝啊。可是没用,你还敢怀疑秦声派不出司机送你回去?

    开会的时候一个个还装专业,摩拳擦掌要大干一番,几杯酒一下肚,一个个全现了原形。

    年轻人当然最好欺负,最乳臭未干的就是杨景行,连宏星业务部的小子都吃里扒外,点头承认确实这饭桌上就杨景行一个人带了秘书,是一个成立的喝酒理由。

    黄伟亮都只看热闹不帮杨景行说话,庞惜只好自己来了,微笑着担心:“吴经理,您这话说得我好像不该来……”

    大家连忙说该该该,这不是在为杨经理年少有为高兴吗,祝贺他有美人相伴,喝点酒不是更该该该?

    杨景行好像上头了:“吴经理,这酒我喝了,但是有几句话我要说明白……”

    “先喝再说!”

    杨景行干了,就说:“这一桌人,我资历最浅,很多东西都还没接触过……在宏星,庞惜也是我的前辈,很多事情也是她帮忙领我上路。这次能有机会跟各位前辈学我很高兴,不过也更需要庞惜多帮我,所以吴经理、倪经理,说不定今后这段时间庞惜和你们接触的机会比我多得多,照说你们也该喝一杯。”

    大家呵呵哈哈,黄伟亮建议:“庞惜,敬吴哥倪哥一杯。”

    秦声演出部倪经理连连摇头:“那不行,分开来。”

    还是大老板陈宝金怜香惜玉,提醒庞惜:“庞小姐以茶代酒……”

    回宏星的路上,应该没醉的黄伟亮关心起别部门员工了,问坐在副驾驶的庞惜:“……男朋友在哪工作?”

    庞惜摇摇头轻笑:“没男朋友。”

    黄伟亮哈哈:“这话我不信!”

    司机也觉得:“那不可能……眼光太高吧!”

    庞惜不辩解,黄伟亮也不纠缠,换个话题:“看得出来工作能力不错,跟着杨经理好好干。”

    杨景行哈哈:“您多关照,也带上我……”

    回到工作室,庞惜跟着杨景行进来,把今天收的几张名片夹进杨景行并不怎么用的名片本,再拿杨景行的杯子。

    杨景行说:“我自己泡……你帮我去影像店找找有没有一部叫《草树苗》的电影。?壹?看书·1?k?a?n?s?hu·cc是孔导演的处女作,dvd是日本人行的,你看一下封面。”

    庞惜等着电脑启动,看杨景行上网找到了电影的dvd封面,日文加中文的,庞惜有点新鲜:“他拍过电影……”

    杨景行说:“零一年拍的地下电影,拿过小奖……估计没有,你稍微找两家看看。”

    庞惜点头:“好,他过来之前找到就行。”

    杨景行摇头:“别浪费太多时间,不一定要看。”

    其实网上都找不到多少周四要来和杨景行见面的mv导演孔亚飞的资料,有关的都是mv的,关于《草树苗》这部在国外完全不受关注的电影节上拿了小奖的电影,杨景行还是在导演自己更加不受关注的博客上看见的,博文的意思是谢谢当初在拍摄时给予过帮助的人,没想到大家的劳动成果也被保存下来了。

    其实从若干个mv作品看来,这个孔亚飞在平京电影学院学摄影应该学得挺好的。而杨景行看的网络下载盗版《草树苗》制作虽然很粗糙,但是故事讲得不错,其实也没啥不和谐的,只是和商业背道而驰。

    庞惜走后,杨景行又录了一给安卓的编曲,不过庞惜不在就没送过去。然后就尽早下班,还是去接齐清诺,这姑娘今天在学校。

    作曲系到大四下学期的课程就很少了,五年级的时候基本就是无课状态,因为都在实践,要努力创作精心打磨,尽一切可能找到演出机会,再写好论文,如果能得到一份工作合同就更好了。

    齐清诺当然会轻松不少,和同学们一起走下楼的时候喜笑颜开步伐豪迈,看见男朋友了也没给予特别关注。

    彭一伟倒是热情点:“老四,走,交大去!”

    杨景行打击人:“等你也有女朋友当拉拉队了再说。”

    齐清诺立刻为同学打抱不平:“有女朋友了不起?还不是我说了算。”

    旁边一个男生哈哈:“还好我有了。”

    另一个女生的思维角度不一样:“当拉拉队也心疼?”

    彭一伟并不和杨景行一般见识:“你们别歧视光棍啊。”

    齐清诺认真点跟杨景行说:“他搞了个小提琴协奏曲,水平!”点头幅度表示十分肯定。

    杨景行吃醋了:“你没夸过我?”

    彭一伟谴责地安慰杨景行:“人都是你的了……有时间帮忙看看,提点建议。”

    杨景行小气:“我肯定光挑毛病。”

    彭一伟哈哈:“欢迎之至。”

    就去食堂吃晚饭,彭一伟他们自觉散开,然后齐清诺就能小声问杨景行了:“怎么变小气了?”

    杨景行嘴硬:“没有啊,哪有?”

    齐清诺呵呵:“他协奏曲真的不错。”

    杨景行面无表情:“嗯,知道了。”

    齐清诺真笑:“有你三分风采。”

    杨景行冷笑:“谢谢夸奖。”

    齐清诺咯咯咯娇笑,惹得周围人注目了她才收敛:“等会去哪?”

    杨景行嘿嘿。

    齐清诺却小声却认真地建议:“休息两天……”

    杨景行有点气恼:“别人说三天热情,你连三天都没有。”

    齐清诺解释:“不是,我跟你说过,来例假前两天有时候会有点想……积累一下情绪。”

    杨景行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老师知道……”

    齐清诺生气地笑:“你还想要观众是不是?”

    杨景行的意思是:“做什么都要勤奋刻苦。”

    齐清诺点头:“我信……不知是福是祸?”

    杨景行也笑了……

    不过齐清诺是认真的,吃完饭了就去散散步,然后到老音乐厅看学生自己弄的曲艺晚会,有相声有评书大鼓快板,虽然都不专业,但是同学们看得挺乐呵。还有有民乐系的评弹,四个旗袍女生让齐清诺替杨景行的眼睛高兴,可惜没王蕊。

    九点不到晚会就结束了,好些人意犹未尽不愿意离去,三五成群现场召开大型茶话会。齐清诺比杨景行人缘好多了,杨景行这时候只能当跟班。

    十点,齐清诺被杨景行送回家,居然得到了詹华雨的表扬,不过还可以更早一点。

    睡前电话的时候,经过一番讨论,齐清诺基本确信自己不是多好色,而是好奇心强,因为想象的时候并没多冲动嘛。所以呢,为了保持好奇心,还是节制点好。

    杨景行简直无语,齐清诺这样的姑娘,连网上的瞎说什么男人对同一个女人的好奇心最多只有三十次这样的话也将信将疑了:“……只要你配合,我几天就可以用实践证明这是谬论。”

    齐清诺哈哈大笑:“……差点掉下床。”

    近十二点,王蕊给杨景行打来电话:“阿怪,有件事……”

    杨景行问:“怎么了?”

    王蕊说:“今天都在学校,媛媛说等我一起回家的,她中午就先走了。”语气有点担心。

    杨景行呵呵:“你喜欢她了?”

    “不是。”王蕊没心思开玩笑:“她晚上给我打电话,**点多的时候……唉……”

    杨景行问:“到底怎么了?”

    王蕊有些憋屈地说:“她问我能不能借三十万给她……”

    杨景行问:“她急用钱?”

    王蕊委屈了:“我想到了,问她是不是家里要用,她说是的,我当时一急,就答应了……”

    杨景行说:“你爸妈应该不会答应。”

    “就是!”王蕊又气愤起来,好像半天说不出话:“……我怎么说都没用,他们应该能凑出来!”

    杨景行说:“借钱不是小事,因为涉及的不仅仅是钱,这你要理解……”

    “狗屁!”王蕊连杨景行也骂:“是,我知道他们挣钱不容易,可现在别人是急用救命,这么好的朋友,而且说好了算银行利息,两年之内还清……何沛媛说到能做到!”

    杨景行问:“有肾a源了?”

    王蕊说:“嗯,当时急我没多问,她以前说手术费都准备好了的,而且可以报销,不过之前说是找到的**肾a源,要自己出钱买的,就差钱了,我现在不敢跟她打电话……她也没给我打,这么久了。”

    杨景行说:“没关系,不是你的钱,不借她也能理解。”

    王蕊几乎叫:“我答应了!我们家现在也不是那么紧张,能凑出来……我真的……吵架声音都哑了。”

    杨景行批评:“怎么能吵架呢。”

    王蕊很正当:“因为他们的理由完全是……就说不能借钱,借钱没好结果,能怎么没好结果?有难不帮就是好结果?!我说当借给我,我来还,他们都不肯!”

    杨景行说:“父母有父母的考虑,这不是小气,也不是见死不救。”

    王蕊又伤心:“那是什么?我真的,我觉得我都不了解我妈了,那么热情开朗,真的不懂……现在怎么办?破车又不值那么多……你不知道,先前打电话的时候让她开口有多难,怎么办啊!”

    杨景行说:“你别急……诺诺可能还不知道。”

    王蕊想起来了:“她叫我别跟其他人说……阿怪,你借我行不行?求你了,我和她一起还!我给你写借条,不行你到时候就到我家讨债,他们不可能还不管!”

    杨景行说:“你先别急,总会有办法的,何沛媛跟你开口就是把你当朋友,也会理解你的难处。”

    王蕊难以置信地轻声:“你不借我?”

    杨景行说:“这事肯定都会知道,我跟诺诺商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王蕊急火攻心了:“那你怎么说……你先别,我再去跟我妈说!”

    杨景行劝:“别吵架了,假如你弟弟说他有个好朋友要借几十万,别说你父母,你答应不?”

    王蕊安静了一下:“我们凑起来行不行?我有点压岁钱,加去年攒的,有差不多三万了。”

    杨景行说:“蕊蕊,你太单纯,有些庸俗的道理我改天再跟你说,总之这个事你别着急,我先跟诺诺商量一下。”

    王蕊才不单纯呢:“那你别说是我跟你说的,不行,我叫媛媛给她打电话……操,我头要炸了!”

    杨景行说:“相信我,先别睡,等我电话。”( 美女赢家 http://www.ranwen5.com/0_3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