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损失
    对于杨景行的女士优先,袁皓楠并不在意地摇摇头:“没什么。”

    王安君奇怪:“没?真的没?”

    袁皓楠好像随口一说:“尊重不用别人给。”

    杨景行点头:“是。”

    袁皓楠继续陈述观点:“尊重是互相的。”

    杨景行严肃认同:“说得对。”

    袁皓楠看看杨景行,心平气和:“你说不能上去,我们没上去。你忙不能接电话,我没多打……也没叫你下来。”

    杨景行惭愧:“我应该先问问你再下来。”

    袁皓楠摇头平和:“不需要。”

    电梯老不来,杨景行建议:“我们走楼梯上去……”

    走出大楼,火辣晃眼的太阳,王安君抬手遮眼,袁皓楠则从包包里拿出一把小折扇保护皮肤。空气灼热让人都不愿意开口讲话,三个人就这么默默走去咖啡馆。

    咖啡馆的空调又有点冷,坐下后,袁皓楠抱一下胳膊,宣布:“我就喝上次那个。”

    王安君看一下杨景行,再问表妹:“你上次喝什么!?”

    袁皓楠自己也不太记得:“果汁,有点酸……”

    姐妹俩回忆一下,杨景行也帮忙:“应该就是这个。”

    然后开始等着,等了几秒钟,王安君鼓励:“聊呀,两位朋友。”

    杨景行对挺悠闲的袁皓楠尴尬地笑:“不知道聊什么……感觉距离有点远,你们过的是悠闲自得无忧无虑丰衣足食的日子,我惨了点,要为生活打拼,这么坐会是奢侈。”

    王安君严肃说明:“哎,别误会,没人无忧无虑,我也很忙。”

    杨景行俗气:“你有工作?”

    王安君觉得可笑:“不赚钱拿什么泡妞?”

    杨景行呵呵:“你可以等人泡你比较好。”

    表姐妹俩都看杨景行,袁皓楠有点惊讶,王安君则惊喜:“也想过,不过我喜欢主动。”

    杨景行问袁皓楠:“你喜欢被动还是主动?”

    袁皓楠看看杨景行,摇摇头:“都不喜欢……你呢?”

    杨景行嘿:“我喜欢主动,不过没小野条件好,经常失败。”

    王安君笑:“条件是次要,关键在技术……可以探讨啊。”

    杨景行摇头:“我认命了,现在也没精力想这些……其实我朋友也不多,所以真有点受宠若惊,谢谢你们看得起我。”

    袁皓楠好像没听杨景行说话,王安君则有点无语,翻个白眼勉强开口:“……别谦虚。”

    杨景行认真的:“因为朋友也需要共同语言,俗话说人以群分,我感觉自己是很无趣,不像你们丰富多彩。”

    王安君鼓励:“一块玩几回就有趣了。”

    袁皓楠突然来了点精神,坐直了看正了跟杨景行阐述:“因为你是金牛男,所以保守、自我、慢热,我爸爸就是金牛。”

    杨景行笑:“我不信这个。”

    王安君提醒:“恰恰说明你保守、自我。”

    袁皓楠轻笑一下,劝劝杨景行:“有时候可以信。”

    杨景行继续表现星座特征:“说我坏话的,不信。”

    袁皓楠实事求是:“不是坏话,性格有两面性,不极端就好,而且金牛男非常重视家庭。”

    杨景行分析:“星座就是这么骗人的,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或者是人性共同的东西。”

    真是话不投机,袁皓楠又变成无视杨景行,喝的也来了。

    王安君接力,给杨景行介绍一下:“楠楠狮子座,八八年,八月八号。我看着长大的,都要二十了……”

    袁皓楠看表姐,有点责怪:“没要你说。”

    杨景行笑:“这么吉利。”

    袁皓楠实事求是:“其实是九号,晚上过十二点了才出生……你是的五一八也一样,你是几点钟出生的?”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小野什么座?”

    袁皓楠回报表姐:“射手座,十二月七号,八四年出生。”

    杨景行惊讶:“你八四年?”

    王安君点头:“怎么?”

    杨景行却摇头:“没。”

    王安君也不追究,象征性喝口冷饮。

    杨景行又打听:“你们平时在一起玩些什么?”

    王安君说:“看她想为什么。”

    袁皓楠说:“在一起的时候,唱歌、逛街、旅游……我喜欢看动漫,他们不喜欢。”

    杨景行有点遗憾:“怎么你喜欢的没一样我喜欢。”

    袁皓楠明显不信:“你不唱歌吗?”

    杨景行摇头:“那是工作。”

    袁皓楠发问:“不喜欢一件事能做好吗?”

    杨景行说:“我喜欢音乐,不喜欢唱歌。”

    袁皓楠有把柄:“你在酒吧唱,不是工作啊。”

    杨景行嘿:“那是为讨女朋友喜欢。”

    袁皓楠点头,表示理解。

    王安君笑起来,提醒杨景行:“唱歌这招只能用一次两次。”

    杨景行点头:“后来是不灵了……你女朋友呢?”

    王安君呵:“哪一个?”

    杨景行仰慕起来:“我就见过一个,去过酒吧,挺高挺瘦……”

    王安君摇头:“那个不是,玩玩的……花了我不下十万,床也没上,大亏!”

    杨景行哈:“你技术也一般啊。”

    王安君不介意地笑:“强中自有强中手……主要还是我君子爱美,取之不色!”

    杨景行佩服:“有境界。”

    王安君呵呵鼓励:“多经历点就练出来了。”

    杨景行相信:“你肯定见多识广了。”

    王安君也不多谦虚,说起自己的爱美之路,确实让人嫉妒,如果不是吹牛的话,是十八岁到二十八岁的都经历过,从学生到职业女性,从一米五的到一米八的。

    杨景行也算开了眼界,原本年轻女孩子中还有那么一个群体,专门骗那些喜欢女人的女人,当然是骗钱骗物,但是王安君很会辨别,方法也简单:“……十秒钟就分辨得出来,什么都可以装,吻技装不了,尤其女人,是不是初吻,是不是真心享受,瞒不了我。”

    杨景行更佩服了:“偶像。”

    王安君又谦虚了:“我主动呀……你才偶像,有楠楠这种美人主动跟你交朋友。”拍一下已经无所事事当了好了一会听众的袁皓楠。

    杨景行对袁皓楠笑:“有这个表姐,你应该了解世道险恶了,尤其对女孩子而言。”

    王安君十分不满:“我做什么险恶的事了吗?”

    袁皓楠轻描淡写帮表姐说话:“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杨景行又点头同意:“对,求同存异……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们还真的有可能当朋友。”

    袁皓楠轻点头一下,算是同意,不够都没看杨景行,比较无所谓的样子。

    杨景行高兴:“真的啊?我就不保守了,当真了。”

    袁皓楠还是那样点头一下,不过这次抬眼看了一下。

    杨景行不客气了:“那我跟你商量个事,你别去宏星了。”

    袁皓楠有原则地摇头:“不行,有合同,我要工作两个月。”

    杨景行拍胸脯:“我保证不会追究你……而且你不会开车,要麻烦小野接你送你,也耽误她的时间。”

    王安君立刻表态:“我没怨言啊。”

    杨景行拆穿:“你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袁皓楠就对表姐说:“那我不要你了。”

    王安君简直震惊:“……你信他还是信我?”

    袁皓楠不表态,无所事事去了。

    杨景行继续劝袁皓楠:“实习是为了学东西,你在那能学到什么?”

    袁皓楠上身稍微活动,双手整理一下裙摆,脸上没什么大表情地坦诚:“我想见你。”

    王安君的表情丰富,虽然在克制。

    杨景行急切地苍白:“我有什么好看的?而且我一个月去不了几次。”

    袁皓楠摇头,好像是承认没啥好看的,却说:“就是想。”

    王安君提醒杨景行:“理解,跟我们想看美女一样。”

    袁皓楠却摇头:“因为是新朋友,所以要多见面。”

    杨景行质问起袁皓楠了:“你这叫什么朋友,太不够意思了,第一次让你帮忙……”

    王安君笑得好灿烂地反问杨景行:“你能为朋友辞职?”

    杨景行不肯认输地强词夺理:“这份工作对我重要,你根本是可有可无打发时间的。”

    袁皓楠想了一下:“……如果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

    杨景行又失望了:“朋友讲交情,不是交易。”

    王安君说明:“是交情,交情也是有来有往。”

    杨景行看王安君,怀疑:“我看你也不忙。”

    王安君哈哈:“好玩儿……再次申明,不是玩你。”

    杨景行看看云淡风轻的袁皓楠,说:“好,先说说你的条件。”

    袁皓楠要想,目光有点游移,神情比较慎重,想了好几秒种后才看杨景行,轻柔地说:“你要和我们一起玩,不能不答应。”

    杨景行为难:“真的没时间,我刚刚还在开会,很多事情没做完。”

    王安君怀疑:“你不是七乘二十四吧?”

    杨景行不要脸:“差不多,那边、这边、学校、手上还接了好多活……你也要上学啊!”

    袁皓楠稚嫩的脸庞,公事公办的表情:“每个星期两次,每次几个小时就够了,其实他时间可以只打电话,但是不能不接。”

    杨景行也调整一下谈判坐姿,显得更正式点,还没啥表情了,看着袁皓楠:“我现在很认真地跟你说……我觉得你真的不走寻常路,不知道看上我什么……”

    王安君笑了,但没出声,袁皓楠倒是听得比较认真。

    杨景行并没中断:“……我唯一能刚想到的就是因为音乐,可能你对音乐人比较好奇,但是我告诉你,音乐和其他工作一样没有什么特别,其实音乐的门槛比很多行业还低,唱歌每个人都会,写歌也不神秘高深……

    袁皓楠听了一会却摇头了,依然平静平淡:“不是因为音乐,我就想和你当朋友。”

    王安君明显戏谑杨景行:“你长得帅。”

    袁皓楠不表态。

    杨景行当然不信:“比我帅得多的多了去,不管你喜欢什么风格的,都一抓一大把……”

    袁皓楠又摇头了:“不是……没有原因。”

    杨景行也比较冷静地说话:“当朋友也要基础,我们其实连熟悉都算不上。之前我态度不好,是希望你不要浪费时间玩这种游戏。现在我觉得你是认真的,所以我也认真地告诉你,我们可以当朋友,但也就是萍水相逢。除了没时间和你互相增进了解,更重要的是我没心情,我刚失恋不久,工作很多很忙,对我来说,很多重要的事等着要做,交新朋友这种事,不值一提。”

    王安君好像听得尴尬起来,低头喝点东西。袁皓楠开始还尊重地看着杨景行,现在没看了,好像想别的去了,因而没听进去后半段话,所以也不回应。

    杨景行问:“不知道我说明白没……因为我们其实没交集,我有我的生活工作,你也有很多种方法开心快乐,没必要强求。当然,不能当朋友损失的肯定是我,因为你漂亮又可爱,只是我现在的状态让我愿意承受这种损失。”

    袁皓楠事不关己的样子东瞧西瞄的。

    王安君抬起脸来回应杨景行,也比较认真:“你的意思楠楠应该听明白了……说你漂亮可爱!”对表妹笑一下,还伸手一推。

    被表姐推得一歪的袁皓楠依然在自己的世界里。

    杨景行继续说:“你喜欢旅游,暑假真是好机会……你去过的地方,印象最深刻的是哪?”

    袁皓楠听到了,明显开始想:“……不知道……那个岛国叫什么,去年我们一起去的。”问表姐。

    王安君说:“帕劳。”

    袁皓楠对已经点头:“嗯,有点漂亮。”

    杨景行也点头:“听说过,喜欢的地方,再去一次会有不同的感受。”

    袁皓楠摇摇头:“不好玩。”

    杨景行建议:“去日本,看动漫。”

    袁皓楠摇头:“不好玩。”

    杨景行不要脸:“这些都不好玩,我有什么好玩的?”

    袁皓楠抬眼:“不好玩。”

    王安君哈哈,杨景行呵呵:“现在就发觉了,要是真熟悉了,更觉得无聊。”

    袁皓楠歪歪嘴角无所谓的样子:“……不一起玩,打电话可以吗?”

    杨景行担心:“没事啊,面对面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别了吧。”

    袁皓楠有想法:“我给你说我去哪儿玩了。”

    杨景行还是摇头:“我羡慕嫉妒,别。”

    王安君又劝起袁皓楠来:“帮我跟你爸请假,我陪你去,想去哪去哪。”

    袁皓楠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想去哪……我发信息给你!”

    本来始终有点笑容的王安君突然变色了:“发,发,发,发毛线!你走!”指杨景行。

    杨景行好听话:“那你们再坐会……再见。”

    袁皓楠看着杨景行,礼貌点一下头:“再见。”

    王安君冷着脸,又突然看杨景行,命令:“直接走,不用结账!”

    杨景行点头:“谢了。”

    回到公司忙活一阵后,杨景行又赶去辉煌酒吧,看看上周给付飞蓉的新歌准备得怎么样了。

    杨景行对应《隐藏瞬间》写的一首歌,把旋律和编曲都做好了,歌名也起好了,叫《漫长》,只是歌词全是啦啦啦,填词的任务交给了赵古。

    上周末在成路的基地,乐队是边排练付飞蓉边啦啦啦,对歌曲的感觉是差不多了的,根据旋律和编曲,赵古觉得真的只能叫《漫长》,而且确实和《隐藏瞬间》的那点不太明显的风格有呼应。

    一个乐队要有自己的理念,或者说是音乐的灵魂,成路当然知道,付飞蓉也早就接收了这种观点,只是从几乎零基础开始做,难免会艰难漫长。

    杨景行也说了,《漫长》只算是自己给的一个参考思路,因为那么多的交流,他对成路不成系统的杂散理念也多少有点了解了,然后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做了出来,希望能给成路一点展望未来音乐道路的空间。

    杨景行也是在用事实说明,一个乐队一定要努力创作,光《隐藏瞬间》一首歌,是无法让一般乐迷大呼精彩过瘾的,但是一旦再加上一首《漫长》一起表演,感觉就不是翻一倍,而是很多倍,这点成路自己也能感觉到。

    杨景行也坚决不同意《漫长》比《隐藏瞬间》好多少的说法,提醒刘才敬几人是做摇滚的,不能完全用商业的角度去看问题,《漫长》也只是为了在迷笛音乐节上争取有所收获,并非长远之计,这首歌也绝对没能力让成路和付飞蓉一下红遍大江南北,《清风》也还要那么多的运作呢。

    赵古的词早就填好了,比杨景行预想的还好一些,只是大家排练得依然不怎么样,付飞蓉的键盘成了最大问题,稍微复杂一点就理不顺了。

    杨景行也好意思,等齐达维到了后就去商量,想再找一个键盘手。还好齐达维现在一股子干劲,说自己正有此意。

    待了两个小时,不到七点,杨景行就告辞,东西都没喝一杯。

    齐达维还挽留一下:“给诺诺打电话没?”

    杨景行嘿:“现在不汇报了,应该不会怪我了。”

    齐达维呵呵:“怪你什么……她现在也有点忙。”

    杨景行点头:“嗯,前天晚上在学校和诺诺聊了一会……”

    齐达维比较赞赏两个年轻人现在的态度。手机用户请访问m..( 美女赢家 http://www.ranwen5.com/0_3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