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赌博
    星期五一大早才七点多,杨景行在房间就能听见外面一群太太们日渐深厚的情感表现了,还四星级呢,一点隔音效果也没有。

    女人们连早餐都没法好好吃,满嘴都是购物购物,黄伟亮和张彦豪的老婆都对翡翠有共同爱好,还负责给大家普及知识,至于她们身上的价值几十万甚至过百万的牌子手镯戒指什么的,一路上已经大方分享过很多次了。

    女人们可不是爱美爱现,这是投资是理财,黄伟亮的老婆不怕说自己五年前的十万现在已经翻了几番,肯定还会继续涨,因为有钱人越来越多,爱玩这个的也越来越多,这东西是在文化里的。

    杨景行跟老板请假,购物什么的没兴趣,祝各位太太好心情好收获,自己就去街上看看风土人情好了。

    张彦豪对杨景行的要求基本上都是满足,还说给他一个人专门配一个导游,年轻漂亮点的那个。

    导游是乐意的,保证一定带杨景行好好逛逛,可是黄伟亮不同意,非得杨景行跟大部队行动。

    黄伟亮老婆也是这个意思:“你亮哥要上战场,福将肯定要带着,你不去不行。”

    原来黄伟亮还有个买翡翠的原料的爱好,叫什么赌石,一说起这个劲头可大了,而且头头是道,像个资深专家。

    不过还是要先满足女人们,根本不用导游介绍,黄伟亮和张彦豪的老婆都有熟人熟店,都是专营翡翠的。

    照说对卖翡翠的人而言宏星这一群也算不得有钱人,不过可能是人多力量大而且有明显的购买欲,所以第一间店还给了闭门接待的待遇,在店门口拉起了礼宾栏,让宏鑫太太团明显受用。

    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商品,从几万的到几十万的都有,超过百万的还要去保险库取货,天天们可以先在画册上看看。

    大家先浏览,很多好看的货色,互相咨询推荐,热闹非凡。

    莫宗寅的二婚这几天也和太太们混熟了,可能是中年女人们发现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漂亮女人其实也没贪财爱富,而且一点不居美自傲。黄伟亮的老婆推荐标价三十万的手镯时,年轻太太都连连摇头表示无法承受呢。

    一个店待了一上午,杨景行一开始还看了下热闹后,和张英奕一样不停重复好看好看,然后两个人都坚持不住,坐着喝茶去了。老男人们就耐心得多,一直陪着太太,或许也是因为要掏钱的缘故。

    去吃午饭的时候,女人们都有收获了,不过都比较克制,最大一笔也就是孙云宏的老婆的四十多万的一个吊坠,打了折的,还赠送了东西。莫宗寅好像舍不得自己的年轻妻子太节约,坚持买了个几万块的手镯,据说性价比蛮高的。甘凯呈老婆也是持家型的,花小几万买了个指甲盖大小的戒面,是所有战利品中最小的,但是成色最好。

    草草吃了午饭后又是第二轮,老板娘开始发威,要给张英奕买一个过百万的平安扣,张英奕坚决反对,家里好几个了,自己也不戴。

    黄伟亮的老婆现任也没觉得丈夫多坏,给黄伟亮选了个扳指,也是一辆好车的价钱了。

    明德至的老婆喜欢紫色,和胡文雁有共同语言,两个人都看中了一个手镯,互相谦让的结果是谁也没要,让卖东西的很是失落。

    对翡翠最不热心的是周沈建两口子,他们俩的爱好都是手表,习惯了精密技术和艺术设计,显然不是太能理解天然矿物的价值。

    或许是客人的在这种购物没提成可拿,两个导游不是特别热心,都不陪同旅客左右了。

    这边还没完呢,黄伟亮的接头人过来了,看样子两个人很熟悉,黄伟亮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这位就是专门买卖原石的寸老板,十几年的翡翠专家,诚信热情的人,还为客人们安排了晚饭和娱乐活动。

    当着店家的面,太太们就要专家来鉴定自己的收获,得到的当然是满意的答案。

    在韩国太太终于舍得买下一个吊坠后,大巴就跟着赌石档口寸老板的车出发了。

    目的地在郊区,独门独院的,房子不是多气派,但是戒备比较森严,很高的围墙,似乎还是电网,若干的监控,厚重的铁门。

    主人很热情,大家进院子先休息喝茶,石头凳子都是翡翠原石,只不过没有很大价值。可能是为了体现诚信,院子周围还有一些侧面提醒理智赌博的对联和标语什么的。

    看上去是家族经营,寸老板的老婆和儿子儿媳也陪客人们,并且开始普及知识,然后说实话,太太们的有些东西还是稍微买得贵了那么一点,但都是真货好货,也无所谓了。

    要学知识,当然是要实际操作,坐了没多久,客人们就上房子顶层四楼,又进重锁铁门,就是仓库了。

    灯全打开,一整层楼的架子箱子案台,大石头小石头摆了好多。

    寸老板亲自普及知识,他的家人似乎防盗一样左右紧随客人,并且助理讲解。真是术业有专攻,只用不到半个小时,寸老板一家就让之前完全没概念的客人们知道了赌石是怎么回事。

    原石分多少种,产地不同品质不同,山上和跟河里的也不一样,当然了,价格也差别巨大。

    风险也是要让客人们明白的,只不过说得委婉点,而且客人们都是有钱人,寸老板就推荐了最为保险的一种原石,看起来都挺小个,但是最贵,鸡蛋大小标价都差是几万甚至十几万往上了。不过贵得有道理,几乎通过外皮就看得见绿色。

    寸老板说其他石头是十赌九赔,赔得一干二净,他这的原石可不一样,都是什么公盘货色,合作的是缅甸的老板。所以寸老板的石头只是十赌九亏而已,而且一般不会亏得太多。至于外面大街上那种几百几千块的原石,根本就和骗人没分别。

    都这么说了,客人也没被吓跑,反而热情更高了,毕竟这个档口有好些十万赚百万甚至近千万的成功案例,那怕黄伟亮从来都是亏。

    被洗脑了差不多个把小时后,一群专家诞生了,都开始拿着强光手电看啊选。特别是有几块已经开过窗的石头从保险柜里取出来,小小窗口都是满满的绿色,不过价格也是十倍往上地翻。

    兴趣虽然浓烈,但是看样子大家挣钱都不容易,看了半个小时,石头都被摸了个遍也没人下手,最便宜的两万块的也没人想试试。连黄伟亮也犹豫,说今天钱花得不少了,要克制。

    不过主人并不在意,没关系,大家交个朋友,饭还是要吃的,而且热情不减。

    饭菜丰盛,酒不错而且劝酒不遗余力,寸老板一家边陪客人喝着边继续洗脑,灌输了起码五个一夜暴富的传说后才同情一个血本无归的现实。

    寸老板还一再强调,自己和同行是靠这个吃饭,不敢冒险,客人们可不一样,就是玩玩而已,买块石头图个开心,成色好了做个牌子什么的养人,万一不太好弄个摆件也是好运吉利。

    寸老板相信几万几十万的对这些在国际大都市挣大钱的人根本不算什么,九牛一毛,就跟自己心血来潮了去买注彩票差不多。

    真是吃人嘴软听人耳软,而且喝得有点意思的宏星男人们似乎赌性又上来了,大家都同意再去看看石头。

    最先下手的是张彦豪,在比较保险的石头中选了一块相对便宜的,外型比较规整,像是一块大鹅卵石,大而且便宜,肯定还是有原因的,寸老板就要再次解释说明一下……

    张彦豪无所谓,玩玩而已,就这块。

    于是一群人簇拥着热闹下楼,要给石头开窗了,在此之前张彦豪还得烧纸上香,档口都是有准备的,把韩国人看得啧啧称奇。

    寸老板早就说了,外面那些骗人的,拿着石头就是胡乱一刀切,他这里可不是这样,很多讲究很多技术含量的,那怕是黄豆一样的小窗口也要仔细挑选位置,用强光观察了又观察,慎重再慎重。

    都是专家了嘛,大家群策群力,选中了一个位置后由档口小寸老板操作,先洗石头,开机器,在二十几双几乎敛声屏气的眼睛下,原石被小心破了点皮。

    儿子展示成果后,寸老板面色严峻,开始跟张彦豪商量,目前这个口子看上去很不乐观,几乎没价值,所以建议继续开。

    张彦豪无所谓,开,继续开,开完。不过寸老板有自己的专业要求,和儿子继续商量,如此这般……

    一下又一下,根本是个屁,十几分钟过去后,大家都早不抱希望了,就寸老板一家人还在继续演戏继续研究。

    突然,老板儿子大声宣布:“有了,有了……”

    群情激动,连忙围观,甚至恭喜上了,相机也准备好了。

    果然还是需要专业知识的,档口老板父子合力,在一块比巴掌稍微小一点的椭圆石头的中间部位挖出绿色了,而且很绿。

    在张彦豪的授权下,继续挖掘,最终发现这个绿色有鸡蛋大小,虽然整体情况不是特别好,不过如果交给有经验的雕刻师傅,这块石头肯定有得赚,如果张彦豪愿意,档口老板愿意在原价基础上加一半回收。

    张彦豪留着作纪念,也不想继续赌了。

    想必张彦豪也不会跟这寸老板合伙骗大家几万块钱,而且这个过程是挺好玩啊,有点刺激有点新奇,于是一群人的兴趣又上来了,都去继续看石头。

    大家都跟着老板的思路走,买保险一点的。还好寸老板事前就声明过了,十赌九亏,接下来两个小时内的情况简直惨不忍睹,运气最好的是甘凯呈,他六万块买下来的石头,老板勉强愿意出四万回收,其他的基本上只有几千,了不起的上万。最可怜是孙云宏选的那块,几乎一文不值,根本没有雕刻价值……

    现在大家都觉得翡翠成品店绝对是良心了,赌石果然是骗人,所以都没人愿意让寸老板回收,莫宗寅说就当买了个教训。

    黄伟亮也大亏,十二万的小石头被大家寄予厚望,结果就是被建议做一个牌子送朋友什么的,说值个几万块不太懂的人会信的。

    孙云宏号称赌棍的,打牌打麻将都是饥渴级别,但是坚决不玩这个。同样不玩的还有韩国人和杨景行。

    黄伟亮只敢威胁杨景行:“试试手气,来一个,别婆婆妈妈!”

    张彦豪自己是保本了,也怂恿杨景行:“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啊,啊!”

    一群人都笑呢,杨景行也不羞耻:“就我一个人得意多不好意思。”

    甘凯呈哈哈:“放心,没人嫉妒你……”她老婆还蛮同情杨景行,制止丈夫雪上加霜。

    被一群人软硬兼施后,杨景行选了一块石头,最便宜的,标价一万二,却有排球那么大,形状丑陋,外皮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块花岗岩,表皮没有任何迹象,强光手电也完全没用。

    寸老板十分不赞成杨景行的选择,说这块东西在这摆了几年了,连个编号都没有,根本无人问津,自己都想扔了。真要图便宜,那块三万的估计开出来做个摆件是没问题的。

    杨景行坚持要最便宜的,寸老板都不忍心了,就收杨景行八千好了,图个吉利。

    经理和太太们也同情杨景行,都努力做出认真期待的样子,希望杨经理真的赌场得意。可杨景行聪明了,觉得不开窗就是保值了,至少不亏。

    一群人都亏了你还想着保值,赌徒们的真面目露出来,坚决不同意,必须开,理由是不能带着一个十好几斤重的大石头上飞机回浦海,这说出去,四零二的面子往哪儿搁?

    寸老板父子也忙一晚上了,都不愿意再为这几千块的破石头精益求精,直接开了切割机,稍微跟杨景行解释一下,就从这个这个角度先切下一个块棱角看看。连线都不画,也懒得强求杨景行去上香。

    石头在机器里固定好,盖子盖上了,尖利的机器声中,黄伟亮今天第多少次信心十足地祝愿同事:“发财,发财。”

    几十秒后,机器停止运转,寸老板儿子还挺有仪式感地喊上一句:“开锅咯。”今晚也就杨景行用上这锅了。

    在一群人有点疲劳的期待中,机器盖子被打开了,小寸老板先去捡起被切下的那块,翻过切面看一眼,然后视线就定格了。

    知子莫若父,档口老板立刻停止了给杨景行的持续预防针,一步站到儿子身边,表情立刻欢喜:“老板,有了!”

    哎呀,真有惊喜!大家的精神头顿时又上来了,一下围上来,观看老板刚刚在衣服上擦拭了的切面,果然有绿色啊,半张扑克牌那么大的切面上,不太正的中间位置,有比硬币稍大一点的一团不规则深绿色,但是周围都被充满杂质的大理石一样的颜色包裹,厚度不均。

    都已经比较懂行的经理和太太们纷纷恭恭喜,看样子今天除了老板和甘经理,就杨经理有收获了,应该也值个好几万吧,赚了好多倍呢。

    寸老板也连连恭喜,然后提醒有点犹犹豫豫的儿子,把主料取出来啊。

    对,主料才是重点,大家连忙观摩。不过主料的切面和边角料是一样的,再多看不出来什么了。

    惊喜了一下后,黄伟亮用相信朋友的语气问寸老板:“怎么样,还能不能开?”

    寸老板严肃对待这个问题,还好有切面后就比较好用电筒了,他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后就给杨景行指出料的若干不足之处,根据他十几年的经验分析,这一刀应该是运气最好的选择,估计再偏个一公分就是毫无价值的,说什么目前看到的这点绿只有一线,什么蟒带什么的……尽是些行业术语。

    寸老板很不标准的普通话:“……就是不要再开了,这个面,遇到合适的人,小五可以谈……我是建议的,看杨老板自己的意思。”

    黄伟亮告诉杨景行:就这个,十几万二十万,再开一刀可能就不值这个价了,怎么样?

    大家惊呼起来,有这么值钱吗,张老板那个看起来还更好啊。

    寸老板解释一下,赌嘛,有人赌性大,他就认识好几个,可以帮杨景行找来,明天应该就能成交,心急的话今天晚上也行,不过他自己是不敢赌这么大的。

    杨景行也装得不在乎十几二十万:“我看是不是真的赌场得意……老板能不能帮我把外面这层全面磨掉,我就喜欢这个感觉。”

    甘凯呈十分赞赏杨景行的决定:“……我出四千,买你一半股份!”

    张彦豪哈哈,要出八千全买了,孙云宏敢和老板抬杠,竞标到一万六……

    但是寸老板还是再劝劝杨景行:“……我做这么多年,看你们都是黄老板的好朋友,都是公道价格,这样的牌面我真的看到很不少,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一刀富了,再一刀就穷哦。”

    杨景行无所谓:“我本来就穷……”

    寸老板声明自己做长久诚信生意的,为客人考虑,这块石头目前可能中五的价格也谈得上哦……

    孙云宏都烦了:“我们杨老板几千万没当个事,几十万的小钱别啰嗦了。”

    黄伟亮也跟寸老板证实自己的小兄弟有钱,图个高兴,想怎么玩就随他怎么玩。

    寸老板也没办法了,小寸老板还想劝劝,被父亲阻止了……

    虽然希望还是很小,但是黄伟亮也知道不能瞎切了,上砂轮蜕皮,还是小寸老板来操作,用了一点时间,把主料的外皮全部磨掉了薄薄一层,主料真的变成一块脏脏的大理石了,只不紧密度好得多。

    没看到希望啊,寸老板又建议杨景行找买家好了,多找几个来竞标,遇到头脑发热的,可能会出现惊喜价格。

    杨景行好像真喜欢磨玉的感觉,要老板帮忙继续打磨,反正他自己的东西,他自己拿主意:“就从这个角,一直往下……”

    小寸老板很小心,磨里昂下了就给杨景行看看,真没有,还没有,确实没有,没必要磨了。

    可是第一个切面对立面的一个外皮棱角刚磨下去不到两公分,又见绿了。

    黄伟亮哈哈为杨景行很爽:“怎么样,怎么样,叫你来对没……这个起码一百万了吧?”

    一群专家发现自己不专业了,都眼巴巴等着寸老板的意见。寸老板从儿子手中接过石头,严肃到不搭理人地观察了起码两三分钟,他家人都不敢说话。

    看够了后,寸老板对回来点点头:“一百万,差不了多少,看情况。”

    甘凯呈提醒杨景行:“有我五十万。”

    杨景行十分鄙视:“五十万就满足了?继续。”

    甘凯呈不愿意了:“没了你赔我!”

    继续开,别磨了,太累人,杨景行建议用小切割机一片一片切外皮,当然,得薄薄地一片片切。

    沿着另外的边,一片两片三片切下去,又见绿了。

    黄伟亮已经不哈哈爽了,事实上大家都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就目前的三个切面来看,最乐观估计,这浓浓的绿色部分没准有胡文雁的小白镜头那么大一坨啊。

    黄伟亮简直有点紧张,逼问寸老板:“是不是尖货?是不是?”

    经理们也严肃关注杨景行的命运,不敢随便开口了,就甘凯呈感激:“我身价又涨了,几百万吧?”

    大家才呵呵一下,甘经理还在乎几百万吗?

    寸老板跟杨景行确认:“……真的要开玩?我跟你看些照片,很可能里面不是那么好啊,者,这样的事情也多。”

    杨景行根本不问目前的价钱,显得毫不在乎:“我情场非常失意。”

    张彦豪哈哈,拍拍杨景行肩膀安慰:“你还差女孩子了!?”

    几乎是在一片肃静的围观的中,杨景行被黄伟亮搂着,闻着一股子烟味在切割机旁边说这么切怎么切,不过小寸老板还是主要听父亲,但是他父亲主要听客人了。

    长时间劳作,当原石的形状随着体积的逐渐缩小变得越来越规整,当一个又一个的绿色窗口浮现出来,小寸老板的手越来越不稳了,需要小心放下玉料休息了。

    大家抢着围观,玉石现在被切成了一个大致的圆筒状,比小白镜头短一些,但是粗一些,四处闪绿。

    之前的哈哈变成了窃窃私语,明德至小声说:“杨经理发财了……请吃饭啊。”

    杨景行呵呵:“我付出代价了。”

    甘凯呈死不要脸:“唉,你失恋我可请你了。”

    杨景行不会忘恩,证实:“嫂子,甘经理请我了。”

    甘凯呈咦嘿嘿:“你也要请我吃一顿!”

    大家呵呵,现在记得安慰杨景行了,不就是失恋吗,杨经理这一表人才,找更好的都不成问题……

    ...( 美女赢家 http://www.ranwen5.com/0_398/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