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八百三十三章 你想多了吧 (第一更)
    “你怎么这时候也要回魔都?”

    向南看着坐在一旁姚嘉莹,感觉有些头疼。

    这是一列由豫章开往魔都的高铁,现在并不是出行高峰,车上的人并不算太多。

    原本,向南是打算再过两天才回魔都的,再从魔都回金陵参加期末考试,顺便回一趟家看看老爸老妈。

    不过,刘其正刘老爷子打来电话,说齐文超齐老爷子从京城过来了。

    向南一听,二话不说,跟熊嘉正打了声招呼,然后将各个修复室的工作安排给各位专家后,就立刻买了当天的高铁票,准备回魔都。

    让他没想到的是,等他上车找到座位的时候,居然发现姚嘉莹就坐在自己的座位边上。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一批古陶瓷都修复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件,还是留给那些新手们练练手吧,反正也不难。”

    姚嘉莹瞥了向南一眼,说道,“我今年还没回家看过我爸妈呢,这次回去看看他们,不行吗?南哥!”

    向南听得浑身一个哆嗦,赶紧点头:“行行行,这车上这么多人,别喊得这么肉麻行不行?”

    “你想多了吧?”

    姚嘉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一声‘南哥’明明是讽刺意味十足,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听出肉麻来的……”

    向南:“……”

    行,你牛掰,你厉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了吧?

    我??好男不跟女斗!

    “南哥!”

    正想着,忽然一声惊喜的叫喊声传了过来,紧接着,方玉婧娇羞的模样就出现在了向南的面前,她惊喜道,“你怎么也在这车上?你是回魔都吗?”

    她也不等向南回答,转头又对坐在向南左侧的一位男乘客甜甜一笑,说道:“这位大哥,我能跟你换个位置吗?我想跟我朋友坐一起,我的位置就在那边,靠窗哦!”

    向南目瞪狗呆地看着方玉婧的骚操作,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坐在身旁的那位男乘客乖乖地让出了座位,拎着行李换了位置。

    就在方玉婧忙着安放行李箱时,向南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一道低微的声音:“听到了吧?这才叫肉麻!”

    向南:(/=_=)/~┴┴

    这跟我有啥关系?!

    我就想问问,这跟我有啥关系?

    “南哥,你还没回答我呢。”

    方玉婧将行李箱放好之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向南,还带着一丝羞涩。

    她估计是感觉有些热,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使劲扇了几下,一股好闻的幽香使劲往向南的鼻子钻。

    实际上,方玉婧的心里也是跳得厉害,原先的她不是这样的。

    她骄傲,内向,只敢偷偷喜欢向南。

    可那顿晚餐之后,她被姚嘉莹和何雨萱两个人在餐桌上明目张胆地针锋相对给刺激了,或者说是给开了窍了。

    她明白了,暗恋是永远不可能没有结果的,不但没有结果,而且对方可能连知都不知道!

    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骄傲的方玉婧,不允许自己的感情被这样浪费,哪怕没有结果,那她也要向南知道,她方玉婧是喜欢他的。

    不过,方玉婧心里面还是很忐忑的,她害怕自己用力过度,反而把向南给吓住了。

    所以,她表现出来的,就是现在这种状态:

    既热情似火又有些犹豫不决。

    看在向南眼里,就是一种略带羞涩的怀春少女在缓缓绽放自己的魅力。

    可看在姚嘉莹的眼里,方玉婧就是在装嫩。

    “哼,都二十四五岁的老姑娘了,还装什么清纯少女!”

    她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哦,我要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向南有些不太适应地往另一边挪了挪,感觉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干巴巴地说道,

    “你这次回去是……”

    “我,我是回去参加大学同学会呀。”

    方玉婧显然很少撒谎,这话还没说完,娇俏的小脸就“腾”地一下红了,两只耳朵都是滚烫滚烫的。

    “大学同学会啊?”

    坐在向南右手边的姚嘉莹这时候忽然开口了,她脸上笑容灿烂,“小方长得这么漂亮,班里面肯定有不少追求者吧?男朋友是不是也是同学啊?”

    “我没谈过男朋友。”

    方玉婧面对姚嘉莹的时候,就要犀利多了,她瞬间恢复了以往的那种骄傲神态,微微昂着下巴,“嘉莹姐年纪比我大,感情经历应该很丰富吧?以后可要多多指点小妹呀,免得我也走了弯路。”

    “那可不见得。”

    姚嘉莹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现在这社会,绿茶可不少,而且呀,还不容易分辨呢。”

    说着,她忽然“哎呀”一声,一脸歉意地对方玉婧说道,

    “小方啊,我可不是说你,你千万不要误会呀。”

    向南:“……”

    一见面就掐,这是干嘛呢?

    你们俩上辈子是冤家啊?

    向南感觉很头疼,一点也没有身处温柔乡的舒适感,反倒感觉坐在她们两个人中间,就好像如坐针毡。

    “不对劲啊,我要回魔都的事,她们俩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买的票还正好跟我一个车厢!”

    向南忽然想起了这件事,他的车票是覃小天代买的,难道他已经成了“内鬼”?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自己以后的行程岂不是完全没了秘密?

    “这小子,连我都敢出卖,看来等我回去以后,是该好好地给他上上课了。”

    就在向南坐在高铁上,一边忍受着身边两位美女斗智斗勇的“痛苦”,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回去后怎么“教育”覃小天时,正在古陶瓷修复室里修复文物的覃小天,忽然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有些心虚地揉了揉鼻子,心里面暗暗叫苦:

    “不会被老师知道了吧?老师,这可不怪我啊,我是被逼的,您老人家就自求多福吧。”

    这真的不能怪我,嘉莹姐问我的,我能不告诉她吗?

    至于那个方玉婧………咳咳,她答应回之江后,给我介绍女朋友的。

    毕竟我不像老师您这样清心寡欲,该俗气的时候,还是俗气一点比较好。

    对吧?( 我为国家修文物 http://www.ranwen5.com/10_1064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