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家有儿女 > 第040章 上了玛丽
    “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玛丽如是说。

    “我今后可不可以送孩子们一些小礼物?”

    玛丽诚恳地问夏刘梅。

    “这……”

    刘梅犹豫了。

    “请对一个失败的母亲宽容一点儿!”

    玛丽强调。

    于是刘梅点头:“好吧。”

    “可不可以在周末带孩子们去玩?

    “哦……只要孩子们自己愿意,我这儿没问题。”

    “如果孩子们不愿意你可不可以替我说几句好话?”

    “啊?

    “请对一个失败的母亲宽容一点儿!

    “那好吧。”

    “太好了,我爱你!

    于是,在刘梅的“宽容”下,玛丽经常找孩子们玩儿来了,并非常频繁地送孩子们精美而昂贵的礼物。

    孩子们收礼物收得手软,渐渐也接受了这个富裕的“玛丽亲妈”一天傍晚,夏东海刘梅都还没下班呢,玛丽就开着她华丽的宝马车看孩子们来了。

    “阿姨好!”

    刘星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很好。”

    玛丽笑眯眯地递过一盒哈根达斯冰蛋糕,柔声吩咐他:“乖,先把这盒冰激凌蛋糕放冰箱里去吧。”

    “好!”

    刘星接过,转身放冰箱去了。

    小雪和小雨从卧室里出来,玛丽热情而温柔地拥抱了他们。

    “孩子们,想不想在贵宾席上观看大卫的魔术表演?”

    玛丽笑容可掬地说着,像变戏法似的拿出几张入场券在孩子们的眼前一晃。

    “哇!”

    仁孩子惊呼。

    “很好,”

    玛丽满意地笑了,“欢呼声代表了一切。咱们走吧,我的宝马车就在外面。”

    孩子们欢呼着簇拥玛丽往外走,刘梅刚好进门,两个女人险些撞个满怀。

    玛丽笑脸迎人地说:“夏太太,我带他们去观赏大卫营造的魔幻世界,孩子们都非常愿意去,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

    才怪!刘梅心里不是滋味,皮笑肉不笑的,逮住刘星就问:“你跟着干什么?

    玛丽笑了:“他作为小雪的弟弟小雨的哥哥同样受到了我的邀请。”

    “就是就是!”

    刘星冲刘梅做鬼脸。

    “那我们就快走吧!”

    小雪和小雨在催了。

    玛丽喜气洋洋地带着孩子们看魔术去了,刘梅却闷闷不乐地坐在家里,托腮发愁。

    “我刚才在冰箱里发现了一盒哈根达斯冰蛋糕,那东西多贵呀,是你给孩子们买的吗?”

    夏东海下班回家后问。

    刘梅不理他,喃喃自语:“大卫的魔术……”

    “你不会说这是大卫的魔术给变来的吧?”

    夏东海吓了一跳。

    刘梅把事情原原本本跟夏东海说了,夏东海一愣,随即也有些忧郁:哎,玛丽又想在孩子们面前实行金钱轰炸了?

    万一孩子们受不了诱惑,被炸死了怎么办?

    “妈妈开车把我们送到家门口。”

    “宝马车可舒服了!比自行车强一万倍!”

    孩子们一回到家,小雨和小雪就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地说起来。

    刘梅惊诧地问:“哎,你们怎么每人脑门上都架一副太阳镜啊?”

    “是妈妈送给我们的小礼物。”

    小雪眉飞色舞地说。

    夏东海也吃惊了:“你们看完魔术还去了商场?”

    “yes!”

    孩子们齐声说。

    刘梅突然发现了什么:“小雪,你脖子上挂的……”

    “我妈给我买了一部手机。”

    小雪不无得意地说“给我买了一双进口运动鞋。”

    小雨说完,抬脚炫耀。

    “也给我买了一双。”

    刘星淡淡地说道,“她非要买,我也没办法!”

    刘梅惊呼:“那原来的鞋呢?

    孩子们异口同声说:“扔了。都已经是历史啦!”

    “啊!”

    夏东海刘梅一声惨叫。

    哎,玛丽这哪是“爱心小礼物”纯粹就是糖衣大炮弹!

    第二天……

    “亲情有了进一步发展,你为孩子们准备的馅饼根本没人吃!玛丽叫外卖送来了比萨饼,孩子们吃得很香。”

    在家里,夏东海虎着脸,向刘梅告状说刘梅痛心疾首:“他们一边夸外国馅饼好吃,一边对送饼的人感激不尽?

    “是的。连原本对她妈妈成见很深的小雪也被‘腐蚀’了,带头答应这周日跟玛丽一块儿去旅游。”

    刘梅愤愤不平!“你前妻这招够狠的,用物质刺激勾引孩子们离她越来越近,离咱们越来越远!”

    是的,这是捍卫骨肉亲情的一场战争。但夏东海刘梅会赢么?

    “我们绝不能输!”

    刘梅叫喊,“我们要跟那富婆死磕了!”

    周末转眼就到了。这是玛丽要带孩子们一起去旅游的日子。

    “咱们苦口婆心劝半天不如玛丽一发糖衣炮弹。”

    刘梅失望透了。

    既然孩子们决心要去了,即使留得住他们的人,也留不住他们的心。留他们下来,又有何用呢?

    夏东海刘梅正胡思乱想着,孩子们从各自的卧室出来了,三个都是旅行装束。

    “孩子们……”

    夏东海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几声汽车的喇叭声。

    “亲妈咪的宝马车来了!”

    小雨欢呼。

    “听,德国喇叭在召唤!”

    刘星微笑道。

    “出发!”

    小雪一声令下,孩子们一拥而出。

    “他们……就这么走了?”

    夏东海刘梅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心里艾延的难过和失落,无法形容。

    ※※※刘星等人坐在宝马车上,一起前往北京附近的游乐场、大饭店游玩儿,在那里大吃大亨,玩儿了一天,大家都很尽兴。

    其实小雪和小雨在这里跟着玛丽游玩儿也不是因为贪图享乐,而是因为在学校看了母亲分娩的纪录片,所以才对母亲感到了十分感动,这才来陪她。

    而今天玩儿了一天之后,刘星四人一起住在了五星级酒店里。

    ※※※夜晚,酒店内。

    小雨和小雪都在各自的房间休息了,刘星却是睡不着,他忽然感到心中有些不安,因为小雨和小雪虽然说是因为感到愧疚才跟玛丽在一起游玩,可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上这样的生活。

    要是小雪和小雨真经受不住玛丽的糖衣炮弹,后来要跟她走怎么办?

    不行,自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起来,要想办法,把这个玛丽征服才行!

    而征服一个女人,就是要征服她的身体!

    刘星不禁热血沸腾!美丽熟妇,对他的诱惑很大。

    于是刘星来到了玛丽的房间,开始了对她的侵犯。

    此时,刘星只见玛丽在床上仰躺着的,身上穿着睡衣,好像睡着了。刘星用脚轻轻地撩拨她的脚,她的脚反射性地动了几下,刘星几乎是吃了豹子胆,把身子往玛丽身边挪,经过一会儿的努力,刘星贴在了玛丽的身子旁边,刘星把右手轻轻地放在她肚子上,像小孩画画一样抚摸着。这时,刘星明显地听到玛丽用力地吞了一下口水!这是性兴奋和紧张的表示!刘星前世的几个女朋友都这样,她们第一次和刘星躺在床上任刘星乱来的时候,也是紧张而兴奋地吞口水,并且加重着呼吸。玛丽这一声吞口水,说明了她的不安以及无措,或许她想阻止刘星,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刘星没有管那么多,刘星只想进一步,进一步占有这个女人!

    这时,刘星摸到床头开关,打开床尾角落的落地灯,把灯光调到最低,可以在昏暗的灯光中欣赏玛丽的美貌,微微的灯光掩盖了玛丽熟女的姿态,这样看起来她就像一个三十岁的美妙少妇,真是美艳至极。

    刘星在她肚子上摸了一会儿,手自然就往上移动,慢慢就移到了胸部。这两座高耸的乳峰,积蓄着刘星多少年的梦想,刘星的手放在上面,感觉是极度的幸福,刘星怕进展得太快招来玛丽的制止,于是手就放在胸部上停下来,然后半搂着玛丽,就这么躺着。玛丽虽闭着眼,但她隔三差五的吞口水和加速的心跳已出卖了她。

    又过了一会儿,刘星把手从她肚脐边伸进衣服里,先摸了一会儿她的腰部,真是一点赘肉都没有,刘星以为玛丽生过两个孩子,多少会有点赘肉的,但现在真正感受到了,却是十分的惊讶。二人的不伦行为已经快踏破界限了,但玛丽仍一动不动。刘星的手明显颤动起来,刘星摸向胸部,那玛丽最的地方之一,很快,摸到了胸罩,胸罩饱满地包围着两个,不像刘星以前的女朋友们那样发育没有完全成熟,玛丽的身体已经真正成熟,不是二十几岁的女人可比的。那丰满,一只手摸起来相当受用,刘星也不满足于隔着胸罩,迅速把手钻入胸罩里,一下子就捏到了已突起的樱桃,这时玛丽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刘星顺势把左手插过她的枕下,把她真正地搂在怀里,她仿佛成为刘星的新任女朋友,正等待着刘星的开垦。刘星不知道这样的后果,现在自己和玛丽的身份只是一个欲火焚身的男人和一个不知所措的女人,可以暂时抛离一切,热烈地发生性关系。

    刘星轻轻地靠近她的脸,先在脖子和头发上用嘴唇亲昵地嗅且触碰着,然后对嘴她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下去,玛丽猛地吸了一口气,就像刘星当年第一次吻女朋友一样,吻了几下,玛丽慢慢地打开嘴唇,刘星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用力地吸,两个人的津液交缠在一起。但玛丽并没有主动,她只是任刘星吻着。

    刘星的欲火越来越旺,右手伸到她的下体,压在软绵绵的三角区,这时玛丽下意识地抓住刘星的手不让刘星动下面,刘星便收回了手,又伸到她胸部搓,玛丽的气息越来越重,刘星见机又把手伸到她的阴部,她又抓住了,但这一次力度很轻,刘星轻轻地挣脱后,用中间三个手指压在阴部上面揉搓起来,玛丽的双腿扭动,刘星知道时机已经到来,忙抽回右手,把自己的外裤和内裤迅速脱掉,然后趴在玛丽身上,玛丽嗯了一声,把脸侧到一边去,刘星喘着粗气,一心想着快速的插入,只要插入就行了,什么都不管了!刘星把玛丽的睡裤和内裤一并拉下来,然后又压在她身上吻她,怒胀的yīn茎已经抵在她的阴部,玛丽的黑森林已湿透了,不愧为旺盛的熟女,玛丽的身体扭动得更厉害,她的下体似乎在躲避刘星的guī头,但幅度不大,刘星轻易地又抵在她yīn道口,yīn茎刺开yīn唇,腰身一沉,整条yīn茎就钻了进去,玛丽的眉头微蹙,显现出女人被插入特有的表情。yīn茎浸泡在玛丽的yīn道里,感受着温暖的包围,此刻,刘星是世界上最幸运和最幸福的人!

    或许是因为太难得了,刘星一时没有抽动,只是趴在她身上吻着她,下面感受着她的温度,玛丽的yīn道就像刘星那曾同居了两年的女朋友一样,不是很紧,毕竟被插得多了。虽然不紧,但极为暖和,且很快便可插入,抽送时也可耐久一些。

    此时刘星多想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和玛丽紧紧地交合在一起,永不分开。

    过了几分钟,感到yīn茎的硬度有点下降,刘星便轻轻地抽动起来,玛丽依然闭着双眼,但随着刘星的,她打开嘴唇.轻轻地呻吟起来。这个熟妇被自己上了,而且来得那么快那么顺利,刘星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但实实在在的快感随着的抽送阵阵袭来,刘星知道这不是梦。

    由于急着插入,玛丽的上衣还没有脱去,但这比全裸的玛丽别有一翻滋味,过了一会儿,刘星脱去了自己的上衣,接着去脱玛丽的上衣,因为是边边脱衣服,玛丽都被插得七荤八素了,很快上衣和胸罩那被刘星脱掉,那黑色的蕾丝胸罩是刘星最喜欢的,刚才心急脱掉的内裤好像也是黑色蕾丝的,是一套,玛丽不但美貌倾倒了刘星,连衣着习惯也是刘星最欢的款式。这时的玛丽已全身,一对大让刘星大开眼界,刘星惊叹于玛丽美妙的肉体,用力地把整个身上朝她身上压,下体却不停地抽出和插入,刘星真想和她溶为一体。玛丽的呻吟声大了一点点,脸上.微微表现出性兴奋的痛苦似的表情。

    yīn茎在玛丽yīn道里,像打桩机一样进进出出,刘星沉浸在极大的快感之中,看着朝思暮想的女人在自己胯下呻吟,扭动,刘星隐隐有shè精的冲动,只好稍微停一下,吻着玛丽,轻轻唤了一声,“阿姨”这时玛丽微微地睁开眼,仿如喝醉了酒,她望了刘星几秒钟就把头侧过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刘星不知道她此时的心境,但中的男女只要被快感侵占,并不会考虑过多的事情,刘星想,在玛丽的脑子里,浮现的也只有被yīn茎带来的无限快感吧。

    玛丽雪白的脖子发着淡淡的香气,刘星去吻她完美的耳垂,呼着气对她说:“阿姨,我爱你!”

    然后,又快速地抽送起来。玛丽面对突如其来的,倒吸了一口气,继而又闭起双眼享受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终于,shè精的快感再一次袭来,刘星想要停一下消除shè精的感觉,但发觉已经停不住了,只好又插送几下,最后哼了一声拼命地压住玛丽,一股又一股滚烫的jīng液向玛丽的yīn道深处射去,刘星在思夜想念的女人身体里留下了印记,玛丽已属于刘星的了!

    射完精的刘星,趴在玛丽软绵绵的身体上,享受着高氵朝的余温,原来这不是梦,刘星确实在这个女人yīn道里送出了自己的精华。

    玛丽还喘着气,过了一会儿,刘星抽出软化的yīn茎,然后捏弄几下,她又硬了起来,接着再次分开玛丽的双腿,再将yáng具插了进去。

    此时玛丽已经发现了刘星,但她此时已经沉浸在快感当中,竟然如此放任刘星的行为,任由刘星在她身体里发泄。

    “哼……啊……”

    玛丽发出特有的呻吟,第二次接受着刘星的不伦之爱。

    “阿姨,现在不要把我当成小雪的弟弟,把我当成你的男人。”

    刘星边插边说着。

    “嗯……哼……嗯……”

    玛丽似是非是地发出应和的声音,她的一头黑发随着她不停的摆动,显得格外迷人。

    “好爽!”

    刘星禁不住轻吼着,“女人,舒服吗?”

    刘星问着。

    “嗯……嗯,舒服……”

    玛丽终于回答了。

    而刘星的那手儿,也越发的用起了劲来,更加疯狂的对着玛丽的那正在胸前挺立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大揉捏了起来,大一边欢快的呻吟着,享受着刘星的大手的揉捏,一边在刘星的大手之下,迅速的变幻着形状。

    而本来是雪白的肌肤,在刘星的大手的揉捏之下,也就得通红了起来,正在向着玛丽和刘星两人展示着,两人之间的这一场大战,是如何的激烈。

    渐渐的,刘星感觉到,自己的大jī巴开始慢慢的在玛丽的肉缝里涨大了起来,而那鬼头上传来的那种酥痒的感觉,使得刘星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到了漰溃的边缘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星不由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大jī巴狠狠的一下一下的在玛丽的小bī里了起来,同时,用自己的耻骨撞击着玛丽的耻骨,每撞击一下,刘星就会咬牙切齿的说一句:“干死你这个骚bī。”

    玛丽当然也感觉到了刘星的大jī巴的变化了,在这种情况之下,玛丽不由的紧紧的夹起了双腿,将刘星的大jī巴给狠狠的夹在了自己的小bī里面,而且,越夹越紧,玛丽要用自己的小bī,将刘星夹得射出来。

    很快的,玛丽就感觉到,大jī巴在自己的两腿紧紧的夹击之下,一大股的滚烫的jīng液射了出来,射到了自己的身体深入,而玛丽受到这股jīng液的刺激,再也忍不住的呻吟了出来:“刘星……啊……啊……好烫呀……好舒服……好舒服呀……刘星……大jī巴……大jī巴真的射得我好舒服呀……刘星……刘星啊……啊……搂住我……搂紧我……啊……啊……啊……阿姨……阿姨……阿姨给大jī巴……给大jī巴弄得……弄得升天了。”

    一边呻吟着玛丽一边死死的搂住了刘星,而那身体也不由的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在这同时,玛丽的子宫里,喷射出了一大股的阴精,一下子全部都射在了刘星的那个射完精以后,还没有来得及软化下来的坚硬而火热的大jī巴顶端的鬼头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剧烈的喘息声,小小的房间里所弥散着的淡淡的jīng液和yín水的味道,才显示出,在刚刚的一场大战之中,两人之间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而刘星因为得到了这个美艳熟妇,自然是心满意足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星拥着玛丽,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玛丽和刘星清醒过来,玛丽一方面对昨晚的事情感到很难过,但是另一方面也为昨晚的快乐而留恋,最后刘星提出,二人私下里保持这种肉体关系,绝不对第三人说起,包括小雪也是,玛丽算是刘星的情人,二人私下里解决生理需求,玛丽最后还是答应了。

    ※※※两天后。

    “孩子们已经跟玛丽出去快两天了,连电话也不往回打一个。”

    夏东海坐在客厅里,和刘梅一起长吁短叹。

    刘梅悲痛欲绝:“把咱俩给忘了,把这个家也给忘了。”

    “可悲呀,在利诱之下,孩子们的情感天平彻底偏向了玛丽一边!”

    “多少个日日夜夜,咱们辛辛苦苦的感情付出,却挡不住你前妻的腐蚀,感情深不如糖衣炮弹个头儿大!”

    “儿女们就这样被曾经抛弃他们的女人收买了!看来我只有放弃抚养权……”

    “老公,不要绝望!”

    “没法不绝望,孩子们一旦坐上了玛丽的宝马,我骑着自行车能追得上吗?

    夫妻俩正在黑暗之中叹息着,突然间,一丝光明从天边透了进来—孩子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啦!”

    孩子们欢声笑语地跟夏东海刘梅打招呼。

    小雨愉悦地说:“这一趟吃喝玩乐真开心!”

    意识到夏东海刘梅的垂头丧气,小雪笑了,走过去拥住他们说:“可我不会离开你们的。”

    “我们也不会。”

    刘星和小雨也坚定地承诺说。

    夏东海刘梅一惊,愣愣地看着孩子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雪甜蜜一笑:“只是,既然亲妈有钱,我们也不拒绝享受一下,接受亲妈的礼物并不妨碍我们爱老爸和后妈。”

    真的?星星之火终于燎原,光明在夏东海刘梅的世界里疯狂滋长,瞬时之间,豁然开朗!

    小雪解释说:“爸,妈,其实,我接受亲妈不是因为她的礼物,而是在学校里看了记录母亲分娩的一段录像。”

    “哦?”

    夏东海刘梅扬起眉毛。

    小雪继续说:“我被深深感动了,觉得带给我们生命的母亲真是伟大,所以,我才原谅了刘梅!”

    刘星和小雨接着说:“按照您所说的—‘给母爱一个机会’!”

    原来如此啊。夏东海刘梅恍然大悟,欣慰不已。( 穿越之家有儿女 http://www.ranwen5.com/12_12817/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