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家有儿女 > 第042章 关于“踢假球”
    晚上,爷爷带着小雨遭弯儿去了,但那跟爷爷争冠军的吴老头的儿子小吴却直奔夏家,找到夏东海问:“你就是夏裁判长?”

    “对,你是……”

    夏东海疑惑不解。

    “b组第一名吴大爷是我爸爸。”

    小吴开门见山地说。

    “噢,你爸棋下得不错,在小组赛里顺利胜出,明天就要进入二强赛,乐得嘴都咧这儿来了。”

    夏东海笑呵呵地说着,幽默地比画着吴老头那咧嘴大笑的高兴模样。

    小吴却高兴不起来,反而忧愁地问:“唉,光看他赢了咧嘴乐,输了什么模样你知道吗?

    “总不会哭吧?”

    小雪在一旁问。

    小吴更加愁眉苦脸了:“老爷子要输棋,哭的就是我!

    啊?吴老头这么大岁数了还打孩子出气呀?夏家人大吃一惊。

    小吴见大家误会了,连忙解释说:“我爸他下棋是只能底不能输,一输棋就犯心脏病,以前在别的地方住,为这都抢救过好几回了!

    只能赢不能输?夏东海说:“是吗?既然这样以后就别让你爸下棋玩了,把你们家棋子、棋盘都藏起来得了。”

    “藏起来,那是以后的事啊,眼下可怎么办?”

    小吴哭丧着脸说,“明天我爸就跟人决赛了!”

    “是跟我爸爸决赛。”

    夏东海说。

    刘星忽然明白过来,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爷爷故意输吧?

    果然……

    “万一我爸输了他就得这样……”

    小吴一边说一边以夸张的“晕倒”姿势趴倒在老夏身上,把夏东海吓了一跳。

    “那就得叫救护车!”

    刘星道。

    小吴说:“叫救护车都来不及了!总而言之,我爸他不能参加冠军争夺战,除非他一定能底。”

    见小吴如此忧愁,夏东海也不禁忧愁起来了:“你爸要想赢我爸,可能性太小,我爸是位业余象棋高手,获得过区级冠军……”

    “那你爸爸一定死定了!”

    小雪危言耸听地对小吴说。

    “你怎么说话呢?”

    小吴对老夏说,“你们主办方一定要防止悲剧的发生!”

    怎样防止啊?夏东海没了主意,说道:“要不明儿决赛时候,把你爸锁家里,别让他出来?”

    “自动弃权还是我爸输啊!”

    小吴心急如焚地对夏东海说,“这么着吧?我出一百块钱,你给你爸买一大个儿的毛绒公鸡,比冠军奖品个儿还大!让他在决赛时候,故意走几步臭棋,把冠军让给我爸爸……”

    刘星一听,哼了一声,心道果然如此!估计之前那吴大爷赢的原因都是因为这让棋!

    作假?夏东海一怔,赶紧摆手:“这是违背体育精神的,绝对不行!

    “可你也不能违背人道主义精神啊?万一我爸明儿输了棋,犯了病,抢救不过来……”

    小吴说着,悲呼一声,“爸爸!”

    怎么办呢?夏东海此刻真的没辙了。

    当体育精神和人道主义发生了严重冲突的时候,应该如何解决?

    见老夏一副迟疑不决的样子,小吴苦苦哀求道:“求你了,想想我爸那颗赢了就跳、输了就不跳的心!人命关天啊!”

    小吴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夏东海,“拿着吧,给你爸买一个大号的人道主义奖杯,我先走了,您别送了……”

    说着,小吴放下钱,转身就走!

    “唉!您别!这……”

    夏东海想追,可惜小吴已经走远了。

    “刘星,小雪,这……这怎么办啊?”

    夏东海有些无辜地说道。

    刘星沉默了,小雪无奈地说道:“还能怎么办?跟爷爷商量呗!”

    刘星无语,夏东海更无语,这都什么事儿啊?

    没办法,夏东海只好找爷爷商量。

    “既然有这毛病,他就不应该参加比赛!”

    听说了这件事儿后,爷爷对吴大爷有些不满。

    夏东海叹口气说:“吴大爷他输不起,您就故意走几招臭棋让他赢了得了。”

    “这不是踢假球吗?足球界不正之风怎么刮到这儿来了?”

    “完事了我发您一个德艺双馨特别奖,比奖给冠军的大花公鸡个头儿还大!”

    “你想让我故意输给吴老头儿?”

    爷爷愤愤不平地说,“惯出毛病来往后他更输不起了。”

    “求求您了,爸……”

    夏东海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像吴大爷才是他亲爸爸似的,“输赢事小,人命关天哪!万一您把吴大爷赢了,他那心跳马上就停了,人就没气儿啦……”

    爷爷一愣,顿时语塞,无可奈何。

    没办法,既然到了人命关天的分上,爷爷还有什么不答应的理由呢。

    第二天,在社区花园里,爷爷与吴大爷对弈决赛局的时刻到来了。

    大伙儿远远地围观着,屏息静气观看着比赛。

    “我当头炮!”

    吴大爷下棋。

    “我把马跳!”

    爷爷下棋。

    “将!”

    “你拿什么将?”

    爷爷没好气了。

    吴大爷一阵尴尬:“我先把话搁这儿,早晚将死你。”

    “跟我叫板?”

    “接招!”

    只见二人杀得性起,快棋连下,棋子落案之声不绝于耳!

    刚刚赢了少年组冠军的刘星说:“不对了嘿,爷爷玩儿真的!

    小吴急得一拽夏东海:“哎,你不是跟你爸爸说好了吗?”

    “是啊!”

    这时夏东海也心急如焚,“不好,吴大爷汗下来啦!”

    此时,棋局那边。

    爷爷下棋:“我吃你车。”

    吴大爷下棋:“拱卒。”

    “我吃你马。”

    “拱卒。”

    “我再吃你一炮。”

    “拱……你怎么把我卒子也给吃啦?”

    吴大爷真的快要崩溃了!

    远处的夏东海真急了,“握、握”地学起公鸡叫。

    爷爷一下子被叫醒了,摇摇头,叹口气,不再攻杀,信手行棋,故意卖了个破绽给吴大爷。

    “死将!哈哈,我底啦!”

    吴大爷叫起来,得意忘形了。

    夏东海总算松了口气,一个没站稳,直接从椅上栽了下来……

    吴大爷爽了,但小雨却惨了。

    由于小雨输了棋,小雨的爷爷又输了棋,这害得小雨颜面无存,见到小朋友们都要绕着走。

    但小朋友们还是不客气地堵住了他。

    “吹牛吹累了吧?”

    小朋友甲说。

    “你说你爷爷一定能当象棋冠军……”

    小朋友乙说。

    “还说你爷爷是区级象棋高手……”

    小朋友丙说。

    “一只毛绒大金鸡!”

    小朋友丁说。

    小雨低头不语,小朋友们都轻蔑地发出一片起哄声。

    小雨喃喃自语:“本来是这样的……”

    “吹牛!吹牛!吹牛!你吹牛!”

    小朋友们都异口同声说。

    小雨急了,忍不住辩护:“我没吹牛!就没有吹牛!本来……”

    “就是吹牛!你爷爷输了,吴爷爷是冠军!

    “我爷爷是故意地把冠军让给吴爷爷的!”

    小雨一时激动过度,真心话脱口而出。

    小朋友们一惊,全都目瞪口呆了。

    既然已经开了头,此时小雨真是不吐不快:“因为吴爷爷的心脏有毛病,一输了棋就不会呼吸,所以,我爷爷为保住吴爷爷老命才故意输给他的!”

    啊?原来如此吗?

    小雨的话不亚于十级强台风,一下子把小朋友们心里的惊涛骇浪都掀起来了。

    小雨越说越慷慨激昂:“正像我爸爸说的—爷爷舍己为人,虽败犹荣!大家为我爷爷鼓掌!”

    言毕,小雨带头鼓起掌来。

    顿时,花园里掌声雷动,小朋友们全都对小雨的爷爷心悦诚服,崇拜不已。

    在小伙伴们热烈的掌声中,小雨终于扬眉吐气了起来。

    亭情过了好几天,夏家人还在讨论爷爷故意输棋的伟大,对他感到钦佩之余同时为他惋惜—不是么,本来冠军已经唾手可得了。

    “唉,爷爷舍己为人,现在只能当无名英雄了。”

    小雪惋惜地说。

    刘星说:“最想不开的是小雨,他都郁闷好几天了。不过好在我那公鸡送给他了,才让他好受点儿。”

    夏东海说:“爷爷还郁闷呢。我要买一大毛绒金鸡当安慰奖他都不要,说不愿联想起自己故意走的那几步臭棋……”

    “那是他老人家业余棋赛生涯的污点。”

    小雪接着说。

    于是,父子三人齐声叹息,心情无比沉重。

    正在这时,门铃声骤响,吴大爷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吴大爷?您……”

    夏东海一阵疑惑。

    “我找你!”

    吴大爷气呼呼地说,“我就找你这个总裁判长!”

    刚刚回来的刘梅在一旁好奇地问:“他不是已经下野了吗?”

    夏东海没好气地说:“吴大爷,冠军您也得了,奖品花公鸡也抱回去了,还找我干吗?”

    “我要……查明真相!咱们小区这么高……”

    吴大爷激动地比画着小雨身高的高度,“这么高的孩子都嚷嚷遍了,一传十,十传百,小孩、大人都传遍了,半个小区都在传,说你爸爸是故意输给我的!可有此亭?”

    “谁告诉您的?”

    夏东海大吃一惊,对此亭完全不知情。

    “他们说我一输棋就这样……”

    吴大爷做出小雨“原创”的窒息状,悻悻地说,“说你爸为保住我老命才把冠军让给我!说他让的我!有这事儿没有?啊?你说实话!”

    当然是这样。但……“这……这都过去的事儿了,您还较什么真儿啊?”

    夏东海劝导他。

    但吴大爷倒越来越较真儿了,他激动地一把揪住夏夏东海,厉声质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说!那花毛儿公鸡的冠军奖,是不是你爸爸故意让我的?”

    “说什么?”

    夏东海真的无可奈何了,“他要不让,您能赢吗?”

    “啊?”

    夏东海的话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把吴大爷霹倒了!吴大爷心脏病突发,快要窒息了!

    “不好,出事了!”

    刘梅惊呼。

    “赶紧打120!”

    幸好,因抢救及时,吴大爷很快就没事了。

    但是,小雨却遭殃了。

    晚上,在爷爷和刘梅的监视下,夏东海把小家伙按坐在“被告席”上。

    “小雨,你怎么搞的?”

    刘梅首先责问,“让棋的事怎么能说出去呢?你爸精心策划,爷爷舍己为人,就是为了吴大爷别让救护车拉走,结果还是让救护车拉走了!”

    爷爷惋惜地叹气:“早知这样,还不如我当初在棋局上赢了吴老头儿,直接把他送医院得了!”

    “可不是么,白绕这么大一弯儿。”

    刘梅十分同意。

    夏东海见爷爷和刘梅都把主题丢到九霄云外去了,有点哭笑不得,他扯回主题,教训小雨道:“你干吗要多嘴多舌,把底儿给泄露出去?这是—长舌妇的行为!”

    小雨可不服气啦,他一振臂,正气凛然地说:“我跟小朋友说的是真话,爷爷就是为了保住吴爷爷的老命才故意输给他的—我爷爷舍己为人,虽败犹荣!是不是啊,爷爷?”

    嘿,小子说得真好啊!小雨的话让爷爷正中下怀,他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可不是么,小雨,你对爷爷的评价绝对正确!”

    “那我还有什么错?”

    小雨问得理直气壮。

    “是啊,我孙子没说错呀!”

    爷爷也理直气壮起来,“说真话有什么错?”

    夏东海刘梅顿时语塞。

    夏东海有点晕眩,但刘梅却认为爷爷和小雨都言之有理。

    爷爷又说:“这件事本来就不能怪小雨,是小吴找到咱家,说他夏东海有心脏病,说他那心脏啊,赢了就跳,输了就不跳,这么着我才把冠军让给他!”

    “哎,不对呀?”

    刘梅此刻感到不对劲儿了,“从医学上讲输赢对人都有刺激,哪有输了就犯,赢了就不犯的心脏病啊?”

    哎呀,原来如此!爷爷懊恼地一拍大腿:“啊,把冠军给老吴了,他还是犯病了—这不白输了吗?越想越冤!”

    “这事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刘梅说。

    小雨吼叫:“不是我的错!

    刘梅、爷爷齐声吼叫:“对!不是你的错!”

    “那是谁的错啊?”

    夏东海一阵纳闷儿,突然,他高声抗议了,“你们都看着我干吗?”

    “老爸!”

    刘星这个时候站出来说道,“您经常教导我们要诚信做人,可是这一次,你敢说你没有违背诚信做人这四个字?”

    “我……”

    夏东海一时语塞!

    刘星沉默了,他知道这事儿肯定还没完,吴大爷估计不会善罢甘休!

    都是夏东海的错呀!

    几天以后,在社区花园里,夏东海和吴大爷不期而遇。

    “总裁判长,我这儿正找你呢!”

    吴大爷高声喊住夏东海。

    “吴大爷?怎么,这么快您就出院了?”

    夏东海一阵惊诧。

    吴大爷却说:“要依着大夫,还得让我在医院呆着,我是自己提前跑出来的。”

    “您着什么急啊?”

    “不急也不成啊,”

    吴大爷眼泪汪汪地说,“想我老吴从六岁开始下棋,长大赢我爸爸,结了婚底我媳妇,再往后又赢我儿子,你信不信?”

    “信!信!”

    夏东海连忙说。

    刚从医院出来的人,夏东海还敢不信吗?

    吴大爷继续说:“退休以后更了不得,我是赢了楼上底楼下,底了隔壁赢对门,杀遍全楼无敌手啊!我这一世的英名,不能因为跟你爸爸那一盘棋给毁了!”

    “没那么严重……”

    “就这么严重!我原本就棋高一招,能赢你爸爸,倒落个他让着我。不行!比赛让棋好比踢假球,违背体育道德呀,我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

    “那……那您说这事怎么办?”

    “除非这样……”

    吴大爷附在夏东海耳边低语。

    “啊?”

    夏东海吓得差点儿没跳起来,“不行,这不行!”

    “要不这么办,我就得气死,我那一世的英名外带一条老命啊!”

    吴大爷暴跳如雷了。

    夏东海一时怔住,无计可施。

    夏东海被吴大爷逼得没有办法,只得回到家里,吞吞吐吐地对爷爷说了吴大爷的要求。

    “吴大爷他坚决要求和您重新比赛,要不这样,就得气死·一”夏东海忐忑不安地说。

    爷爷怔住:“谁气死?

    “吴大爷,因为总想着别人让棋才能赢—他就得气死。”

    夏东海战战兢兢地说。

    “你怎么就不怕我气死?”

    爷爷这回真的把肺都气炸了,“老吴头要赢,我就得输,他要重新来,我就得陪他玩儿真的,天下哪有这种道理?”

    “爸,我求您了,看我的面子…”

    “面子,面子,上一回就是看你的面子,坏了我一世英名!”

    “爸,您听我说……”

    “说什么也没用,我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你要非让下这盘棋,我就得气死!”

    爷爷咆哮如雷地说完,拂袖而去。

    夏东海登时无语。

    这个时候,刘星走过来,无语地说道:“老爸,这是一个死结,爷爷不参加,吴爷爷得气死,但要是爷爷参加了,再把吴爷爷赢了,吴爷爷不还得气死吗?”

    “啊?这……那刘星,这怎么办啊?”

    夏东海无语地说道。

    “只有一个办法,快刀斩乱麻!我和他下一盘,把他赢了!然后赶紧送医院去!”

    刘星说道。

    “这……那好吧!我去跟吴大爷说!”

    夏东海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如此。

    最后,刘星和吴大爷下了一局,结果仅仅十七个回合,就把吴大爷赢了,吴大爷气得在此心脏病发作,好在送医院及时,命最后保住了。随后吴大爷也认知了自己棋艺的不足,再也不敢如此托大了。( 穿越之家有儿女 http://www.ranwen5.com/12_12817/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