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第1086章 像不像一片黑色的海(4000)
    陈歌的动作太快了,三人将他包围,上一刻还在好好说话,下一刻就已经有人倒地不起。

    眨眼的工夫,三个人就变成了两个人,剩下的那两个身上还全部带伤。

    黎医生和大头原本分立在两边,看到屈赢被砸倒后,他俩下意识的相互靠近,站在了一起。

    两人手持尖刀,脸上扭曲的表情慢慢凝固。

    他们的视线在刀具和碎颅锤之间徘徊,单就专业程度来说,眼前的男人似乎更像是一个无药可救的疯子,而他俩只能算是心理出了问题的病人。

    同样是变态,但是却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是在电影里他们也很少见到,会随身藏着这样一把狰狞铁锤的角色。

    “你们也累了,好好休息吧,下辈子别再做坏事了。”

    陈歌拖着碎颅锤朝黎医生和大头走去,那两人眼皮直跳,他们看着碎颅锤上厚厚的血渍,脸色差到了极点。

    陈歌一直堵着门,大头和黎医生知道对方压根就没想要放走自己,他们只有拼死一搏才有机会活命。

    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自己占据优势,直到现在他们才猛地惊醒,原来一步一步掉入陷阱的不是陈歌,而是他们自己。

    双瞳缩小,陈歌没有废话,拖着碎颅锤冲向黎医生。

    大头肚子上有伤,跑不快,就算他独自逃命,陈歌也有信心追上,所以陈歌目标非常明确,直接锁定了黎医生。

    面目扭曲、精神癫狂的黎医生握着手中的刀子,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正常来说陈歌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属于他的。

    “嘭!”

    黎医生竭力的反抗了,但他手中的尖刀连碰到陈歌的机会都没有。

    将近一米长的碎颅锤在陈歌手中非常灵活,他真的太熟练了。

    黎医生和大头相继倒下,陈歌也没放过屈赢的女朋友,他将失去行动能力的几人用屋内的电线捆好,这才松了口气。

    单手拖着碎颅锤,轻轻胸口微微起伏:“体力确实下滑了很多,我一路都在养精蓄锐,没想到只是挥了几下碎颅锤就这么累。”

    从黎医生和大头中间走过,陈歌看向被吓懵的温晴和小孙:“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他们的,面对这么凶狠变态的罪犯我也很害怕,所以只能凶一点,这样才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拖着残留着衣服碎片和血污的碎颅锤,陈歌表情非常自然,仿佛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手里的这个家伙要怎么解释?它是一直装在你背包里的吗?”小孙声音在打颤,他感觉自己刚逃出狼窝又掉进了虎穴,处境堪忧。

    “你说这把锤子啊?”陈歌用凶手的衣服擦去血迹:“它虽然看起来很凶,其实只是鬼屋里的道具。”

    “鬼屋道具?你这话估计鬼都不会相信吧?什么鬼屋会用这东西做道具?”

    “含江西郊新世纪乐园恐怖屋。”陈歌擦干净了碎颅锤上的血,他走到了温晴身边,小孙信不信他说的话影响不大,关键是温晴:“我之前应该给你说过。”

    “说过,但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温晴双眼睁的老大,她一直觉得陈歌文质彬彬,应该是靠头脑吃饭的高智商人士,直到屈赢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陈歌从拿出碎颅锤,到三个楼内住户倒地,前后只用了不到一分钟,这个速度太快了,快到了温晴甚至都还没想好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陈歌。

    “想象和现实总归是有差别的,不用在意那些细节,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我也想要将向暖带回现实就可以了。”陈歌给了温晴一个安心的笑容,他身上有种特殊的魅力,无论何时都会让人觉得特别可靠。

    “你和我一起进入了那扇门,是我连累了你。刚才我确实有点被吓着了,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会百分百的信任你。没有你,别说去寻找向暖,我可能早就被这些人给害死了。”温晴平静了下来,她很清楚在这片门后世界里,陈歌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你俩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你们的关系不像是姐弟?你是在追求她吗?”小孙的目光在陈歌和温晴身上徘徊,听到他的话以后,温晴赶紧又开始解释,陈歌则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影子,他足足看了一分多钟,然后取出了张雅的日记本,上面并没有多出什么东西。

    “被我猜中了?原来你们不是姐弟,是姐弟恋?”小孙感觉自己又一次分析出了真相。

    “好好活着不行吗?”陈歌将日记本放回背包夹层,他觉得小孙现实里会失踪也是有原因的:“你从现在开始最好不要再乱说话,咱们几个算是一个团队,如果你引来了超出我能力范围的麻烦,我可就不管你了。”

    陈歌拿着碎颅锤和小孙好好谈了谈心,他也知道了小孙的全部秘密,这个大学生会搬进金华小区的最主要原因是穷。

    他被房东利用,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其实房东从一开始就把他当成了猎物,他交付的租金并不是钱,而是生命。

    小孙的故事带给了陈歌很大的启发,他脑海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可以让游客体验一下小孙的遭遇,看看他们能撑多久。

    走出1001房间,陈歌又回头看了一眼摆放在客厅里的电视,他回想了屏幕里的向暖。

    那个孩子当时好像冲着门后的众人说了一个字走。

    “他那句话可能是对温晴说的。”

    关上防盗门,陈歌拿着从黎医生和大头身上搜出来的钥匙,带着温晴、小孙和李婆婆朝楼下走去。

    楼道里血液横流,一扇扇房门被暴力撬开,这些门都不是陈歌寻找的门,但是它们后面却藏着一样的丑恶和绝望。

    当一个人走到深渊旁边的时候,只要被轻轻一推,他就可能再也无法回头。

    至于推他的,可能是生活中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可能是陌生人的一句话,也可能是他自己曾经的记忆。

    陈歌使用钥匙打开了黎医生家的房门,在里面找到了大量人骨标本,还找到了房东遗留的钥匙,以及几瓶不知道什么效果的药。

    “终于能够离开了。”

    临走时,陈歌又拐到了丁阿姨房间门口,给了丁阿姨和黎医生一样的待遇,顺便救下了丁阿姨家里的那个孩子。

    在丁阿姨的折磨下,那孩子神智不清,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做家福。

    陈歌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场景让人不寒而栗。

    咧嘴大笑的丁阿姨和家福站在照片中间,两人旁边摆放着一个个木盒子,盒上贴有照片,写有一个个人名家乐、家安、家美……

    家福双腿被截断,没办法跟陈歌一起离开,在如何处理家福的问题上,温晴和小孙出现了分歧。

    小孙想要背着家福一起离开,温晴则觉得他们应该先找到向暖,然后再回来,毕竟家福没办法自己行走,带着他一起很不方便。

    最后还是陈歌拍板,他决定把家福先送到一楼黄大爷那里。

    沿着楼梯往下走,陈歌到了三楼以后特意去301看了一眼,那个叫做吴悠的孩子正坐在客厅,看着窗户上张贴的一幅幅画。

    “跟我们一起走吧,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整栋楼内没几个好人,吴悠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连陈歌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他想要把吴悠带上,几个人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我不会跟你一起走的。”让陈歌没有想到的是,吴悠果断拒绝了他。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见你爸爸、妈妈吗?”陈歌有些好奇,对于孩子来说,只要搬出帮忙寻找父母的理由,很少会有人拒绝。

    “因为我爸爸和妈妈走的那天,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这个家,他们会回来的,凡是有人以寻找他们为借口想要来找我,那他一定是在骗我。”吴悠扬起了头:“你是在骗我?对吗?”

    陈歌没有说话,从吴悠的话里他听出了更深层的内容。

    吴悠的父母可能在走出家门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找到他们了。

    “十楼有食物,楼内现在安全了很多,你如果遇到麻烦可以去找一楼的老人。”陈歌摸了摸吴悠的头,这个孩子很聪明:“你父母说的没错,他们会回来的,在他们回来之前,你要照顾好自己。”

    陈歌转身离开,他快要走到二楼的时候,楼道里忽然传来了吴悠的声音。

    “喂!”

    “怎么了?”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吴悠趴在房门口,他的目光看向温晴:“向暖迷路了,他好像也在等自己的家人去找他。”

    “什么?”

    301从未合上的门,被吴悠关上了,楼道里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

    “那孩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温晴有些激动。

    “或许他和向暖是朋友?”小孙背着家福,本能的开始推测。

    “你们在这里稍等我一下。”陈歌提着背包又重新朝三楼走去。

    “你要干什么啊!”

    “打开门问一问不就行了?六七岁的小屁孩给我玩什么神秘感?我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了。”

    “他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啊!”

    十几秒后吴悠又见到了陈歌,他很是意外。

    反复询问,陈歌终于搞到了想要的信息。

    电工是楼内第一个发现房东秘密的人,他之所以会发现,是因为向暖在他的报箱里塞了一盘从房东家偷出来的录像带。

    向暖当天晚上就离开了这栋楼,不过在离开之前,吴悠曾看见向暖去了一趟楼顶。

    给吴悠道了声谢,陈歌提着背包,只叫上温晴,两人一起跑到了楼顶。

    “就是这里了。”

    十楼通往天台的铁门上了锁,陈歌在一大堆钥匙里寻找了半天才找到对应的钥匙。

    “你离我远点,一旦开门,外面的黑雾可能会涌进来,那雾气里藏着怪物。”

    等温晴离开后,陈歌才将铁门拉开了一条缝隙。

    外面的黑雾没有那么浓郁,不过大雾中的那股腥臭味倒没有任何改变。

    拿出碎颅锤,陈歌一点点将铁门拉开,当他看到外面完整的世界后,双眼慢慢睁大。

    金华小区A栋是这里最高的建筑,站在天台上可以俯视整个小区。

    无边无际的黑雾笼罩了这片扭曲的建筑,就如同是一片黑色的海洋,而扭曲在一起的金华小区和九鸿小区则像是漂浮在这片黑色海洋中的孤岛。

    黑雾里隐约有巨大的阴影闪过,陈歌喉结滚动,他抓着碎颅锤的手被汗水浸湿。

    “这是门后的世界吗?”

    向暖的门后世界和陈歌之前进入过的任何一扇门都不同,没有被血色笼罩,反而是被这种黑雾包裹。

    使用阴瞳,陈歌看着黑雾里若隐若现的阴影,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江源小区做噩梦任务时发生的一件事。

    当时他蒙着双眼来到楼顶,耳边听到了二十年前自己的声音。

    在快要被医生杀掉的时候,年幼的他说了一句要在血色的城市里推开一扇扇门,要在黑色的海洋上画下一扇扇窗。

    “血色都市指的是那座城,黑色海洋会不会指的就是这无边无际的黑雾?”

    仰望漆黑的天空,对比黑雾里那巨大的阴影,陈歌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向暖离开的时候去了屋顶,如果吴悠不是故意想要害我,那这里应该会有向暖留下的信息。”

    陈歌知道黑雾里隐藏有可怕的怪物,三楼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在黑雾里瞬间被杀。

    “不能放过这个线索,既然进入了这扇门,那我迟早要接触黑雾……”深吸一口气,陈歌背上背包,拿着碎颅锤,一步步进入黑雾当中。

    使用阴瞳,陈歌开始在天台上搜索,他没走出多远就看见了一个破损严重的泥塑。

    这泥塑做工粗糙,和陈歌在现实里见过的泥塑非常相似,只不过这个泥塑没有脑袋,好像是被人不断摔砸,最后将泥塑的脑袋给硬生生砸了下来。

    陈歌的目光移到了泥塑胸口,那里写着两个字向暖。

    “这是向暖的泥塑?他的泥塑为什么在门后世界?是他自己把泥塑摔坏的吗?”

    一个个问题浮现在脑海,陈歌还没来得及思考,他耳边忽然传来了瘆人的哭声。

    “是黑雾里的怪物?”不敢久留,陈歌拿着泥塑,立刻开始往回赶。( 我有一座恐怖屋 http://www.ranwen5.com/2_2346/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