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暗
    黎明之剑正文第九百二十九章暗在第二天的下午,高文召集了赫蒂、卡迈尔等主要高层人员,在一次闭门会议上正式公布了魔法女神的现状,以及从巨鹿阿莫恩处得到的各种情报。

    双层加厚的水晶窗隔绝了房屋外呼啸的寒风,仅余清冷的阳光倾斜着照射进屋中,有着严密防护措施的小会议室内,气氛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凝重。

    高文坐在会议长桌的上首,赫蒂坐在他的右侧,琥珀一如既往地溶入了空气,会议桌左侧则设置着魔网终端,水晶阵列上空正浮现出维多利亚·维尔德和柏德文·法兰克林两位大执政官的身影。

    “魔法女神看来是真的不会回来了……尽管弥尔米娜还在,但从神职上,魔法女神已经‘陨落’,”维多利亚打破了沉默,“在白星陨落之后,世人再一次亲身经历了神明的陨落。”

    “和三千年前那次不一样,魔法女神的信仰对社会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祂的‘离去’也不会冲击到现有的法师体系,”一旁的皮特曼开口说道,“我昨天已经跟赫蒂殿下商讨过,我们应该可以较为容易地度过这次动荡。”

    “前提是尽快采取行动,”赫蒂接过话题,并抬头看向了坐在旁边的高文,“先祖,在魔法女神的反馈消失数小时后,便有法师察觉到异常并向当地政务厅进行了报告,到现在全国各地的报告正在陆续增多。他们目前还在耐心地等待帝都给出回应,但消息很快便会在民间流传开来。”

    长期以来,法师都是人类社会中的上层结构,他们在社会中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并没有随着这个国家剧烈的社会变革而消失,这部分群体如果不能稳定,那会变成很大的麻烦。

    在他们身上,依靠饱和式的娱乐媒体来占据大众视线、依靠部分舆论管制来控制事态等手段的效果是有限的,而且甚至可能导致相反的效果毕竟人家信仰的神都没了,这时候你铺天盖地放电影助助兴显然不那么合适……

    “首先按照原计划公布魔法女神陨落的消息吧,这件事瞒不住,而且越瞒反而越会引发反弹和混乱,”高文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说道,“神明陨落的原因不需要官方给出解释,也不应该解释清楚。在这之后,我们要进行一次全国性的、规模浩大的、极为郑重的公开活动。”

    会议室中以及通讯线路上的帝国高层们一时间可能没反应过来,正在连线的柏德文·法兰克林忍不住好奇地出了声:“公开活动?”

    “全国沉痛悼念魔法女神逝世,我会以帝国统治者的身份亲自撰文表示哀悼,随后维多利亚你牵头,带领最富威望的法师们总结怀念魔法女神兢兢业业为民奉献的一生,最后,我们要给仪式设置一个收尾环节,弄些圣物、象征遗物之类的东西,烧成灰之后由帝国龙骑兵们携带升空,洒向江河湖海愿祂安息。”

    高文低沉严肃的话音落下,会议室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显然他们到现在还没跟上高文的思路,尤其赫蒂更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经常接触忤逆计划,自然知道从长远来看所有神明都注定会从文明的保护者变成文明的敌人,而自家先祖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情就是和那些逐步陷入疯狂的神明对抗,因此一个声势浩大的“哀悼”项目在她看来显得古怪又不合常理。

    连线中的柏德文大公略带一丝迟疑和思索地说道:“是为了给全国的法师们一个宣泄点,平稳他们的情绪么……”

    “不仅如此,”坐在高文对面、手执白金权杖的维罗妮卡这时候突然开口,她脸上带着有些恍然的表情,显然已经隐隐约约理解了高文的意图,“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陛下,您需要把这件事做成一个‘结论’。”

    “这叫‘盖棺定论’,”高文看到在维罗妮卡开口之后现场差不多所有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魔法女神‘死去了’,不管原因是什么,不管祂是神明还是别的什么,不管祂做过什么又影响着什么,总而言之祂死去了,这个神明已经不复存在,信仰的源头已经消失,而我们将沉痛地悼念祂法师们可以悲痛,可以怀念,但无论如何,每一个人都将清晰明确地知道世界上再也没有魔法女神了。

    “这场悼念必须尽可能地郑重,必须影响够广,规模够大,形成举世共识,形成公论,让不想接受的人也得接受,让有心质疑的人找不到质疑的对象和理由。

    “当然,柏德文公爵说的也对,这也是给全国的法师们一个‘交待’,让他们能有宣泄情绪的机会。我们要把他们的情绪都引导到悼念上来,让他们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高文话音落下,所有人都在惊愕之后感到了恍然大悟,毕竟这思路本身并没有太过难以想象的地方,用葬礼之类的活动来吸引视线、为事件定性算是个较为常规的操作,关键是“为神举行葬礼”这件事实在太匪夷所思,以至于压根没人朝这个方向考虑过。

    赫蒂则在思索了一番之后忍不住又抬起头,表情古怪地看着高文:“这么做……真的没问题么?”

    “相信我,没有比这更管用的办法了,”高文对这位总是忧心忡忡的“塞西尔大管家”笑着点了点头,“这将是我们为神明举行的第一个葬礼,如果它成功起到了我预期中的引导、过渡、固化作用,那这次葬礼就将成为日后的参考。”

    日后的参考……这几个词一出来,会议室里赫蒂等人的表情顿时比之前更加古怪起来,然而作为曾跟着高文见证过两次神灾,甚至亲眼见过“伪神骸骨”的一群人,他们却知道这几个词背后恐怕便是未来不可避免的情形。

    只要文明还在前进,只要这个世界残酷的规则还在运转,就一定还会有别的神明陨落,而每一个神明倒下之后……高文·塞西尔大帝都将对祂们风光大葬。

    就连处于隐身状态旁听会议的琥珀都忍不住现出身形,多看了高文两眼,心中微有感叹盖棺定论……这真是个贴切的词组。

    不愧是曾经揭棺而起的人。

    高文则等着会议室里的人消化完上一个话题,一旁的赫蒂也完成了会议进程的记录,随后才清清嗓子开了口:“接下来,我们该讨论讨论提丰那边的问题了。”

    “那边还有一个可能已经疯狂的战神,”维罗妮卡表情淡然地说道,“如果单从学术意义上来讲,这算是一个宝贵的观察样本,我们可以直观地了解到神明陷入疯狂之后所逐渐表露出来的特点以及后续对现世的一系列影响。”

    “但这不单是一个学术问题,”高文说道,“我们该给罗塞塔·奥古斯都写封信了魔法女神弥尔米娜的‘异常变化’或许是个不错的开篇话题……”

    ……

    薄雾笼罩着提丰的帝都,微漠的阳光透过了云层和雾气,在下方的城市中营造出雾中黄昏的意境,在这秋意渐浓的时节,黑曜石宫的庭院和露天回廊中也开始吹起了日渐寒凉的风,唯有被温室屏障保护起来的皇家园林里,绿意盎然,暖意依旧。

    玛蒂尔达·奥古斯都踏入位于黑曜石宫中庭的皇家花园,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迅速驱散着从外面带回来的寒气。她沿着那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向花园深处走去,在临近黄昏的晦暗天光中,她看到她那位雄才大略的父亲正站在一株兰叶松下,似乎正注视着脚下的花圃。

    那是一片长势不佳的花圃。

    “父皇,”玛蒂尔达在罗塞塔身后数米的地方站定,低下头,“我从大圣堂回来了。”

    罗塞塔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和地问道:“马尔姆·杜尼特是在内部圣堂接待你的么?”

    “是的,”玛蒂尔达点点头,“而且仍然是按照合乎礼仪的规格和流程。”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不是么?”罗塞塔点点头,目光仍然没有从苗圃上移开,“说说你的见闻吧,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知道大圣堂里的情况。”

    “我直接向教皇询问了近期有关各地教会的传言因为这些传言已经流传开来,不问的话反而不正常,”玛蒂尔达点头答道,“马尔姆冕下没有正面回答和解释,只说是有人在恶意攻击战神教会,而大圣堂方面已经对出现传言的教区展开调查……这是符合他身份以及当时情境的回复。

    “教皇本人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我们的交谈也很符合正常情境,但我在大圣堂里明显感觉到了有些诡异的……气氛。

    “有一种紧张压抑的气氛笼罩在整个大圣堂里,尽管我所见到的每一个神官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然而那种气氛是确实存在的,而且在空无一人的地方也是如此。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紧张压抑的气息是大圣堂本身所散发出来的一样。

    “我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和一些神官进行了交谈,大圣堂里的普通神官显然也都知道各地的传言,他们的回答都和马尔姆冕下没什么分别。但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有一些神官在回答我的时候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就好像受到了某种冒犯但我可以肯定自己言行没有任何不妥之处,针对那些传言提出的问题也用了很平和甚至偏向于战神教会的词汇。”

    玛蒂尔达提到的后一点异常听起来只是个不怎么重要的细节,但罗塞塔却回过头来,脸上表情很是严肃:“你觉得那些神官的‘激动情绪’里有……别的‘东西’?”

    “只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玛蒂尔达说道,“他们的情绪来的很突然,而且过后都有紧张且略带茫然的道歉,在和他们交谈的时候,我始终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视线在周围移动,而且那些神官有时候嗓音会突然沙哑一下……我觉得他们的情绪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外部因素的影响,那种因素让我很不舒服。”

    “你还看到什么了?”罗塞塔皱起眉,“关于大圣堂本身的,你有什么发现么?”

    “……大圣堂里某些走廊有些灰暗,”玛蒂尔达仔细思考了一下,用不太确定的口吻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大圣堂中有数不清的烛火,还有新的魔晶石灯照明,但我总觉得那里很暗是一种不影响视线,仿佛心理层面的‘暗’。我跟侍从们确认了一下,似乎只有我自己产生了这种感觉,其他人都没察觉到异常。”

    罗塞塔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他注视着自己的女儿,久久不发一言。

    由于那源自两个世纪前的诅咒影响,奥古斯都家族的成员……在“感知”方面有些异于常人,尤其是在某些涉及到神明的领域,他们时常能看到、听到一些普通人无法察觉的东西,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让玛蒂尔达去查看大圣堂的情况。

    这一点,玛蒂尔达自己显然也很清楚。

    但这位年轻的帝国明珠并不如自己的父亲“经验丰富”她只观察到了那些细节,却不像罗塞塔·奥古斯都一样敢做出可怕的结论。

    “父皇,”她忍不住开口了,“您认为……”

    “战神教会在提丰的影响力……根深蒂固,”罗塞塔突然打破了沉默,说着在玛蒂尔达听来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就如一株扎根千年的古树,它的根须已经成为这整片土地的一部分,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一切,都多多少少受着它的影响。”

    玛蒂尔达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却突然听到有不掩饰的脚步声从旁传来,那位黑发的女仆长不知何时踏入了花园,当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她已经来到十米外了。

    “戴安娜,”罗塞塔看向对方,“游荡者们查到什么了?”

    “那些出事的神官可能有着非常亵渎扭曲的死状,因此尸体才被秘密且快速地处理掉,多名目击者则已经被当地教会控制,游荡者尝试确认了那些目击者的状态,已经确认了至少四名神官是因遭受精神污染而疯狂,”女仆长戴安娜用冷静平淡的语气汇报道,“另外,已经确认部分地区教会缩小了每周祝祷会的规模,并以教会修缮的名义关闭了教堂的部分设施相关命令来自大圣堂,是由马尔姆·杜尼特亲自授意,且未经过枢机主教团。教皇亲自授意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反常。”

    玛蒂尔达旁听着戴安娜的汇报,突然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战神教会一向独立且封闭地运转,皇权对他们无从下手,可什么时候……隶属皇室的游荡者特务们已经能把教会内部的秘密调查到这种程度?( 黎明之剑 http://www.ranwen5.com/2_2571/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