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 38.4 事了拂衣去
    471年5月24号,神临地区心灵之火和铁龙集团的冲突前线。

    随着一个个火箭(实心)空投箱的降落,一座座炮塔直接咔嚓咔嚓地在纳米云中拼装。(可参考变形金刚展开)

    在炮塔树立的四百米外,一个临时的地下基地也被机器蠕虫快速的雕琢出来,并且由纳米云,完成了地下空间打印。

    洁白的指挥部,异常的整洁,完全看不出距战场只有七公里不到。

    玫刃擦拭着自己的战甲。

    她也刚从战场回来。嗯,刚也就差点没能回来,擦拭自己手指上沾染的泥星,将胸前防弹铠甲重新擦亮。现在她已经不是机械躯体了,燃轮提供的纯碳基再生技术,也让她这种半机械义体残疾恢复为自然人。当躯体恢复了温热感,她骤然发现自己先前的种种想法很极端。

    “那是我苦涩的过去。”玫刃嚼碎了自己的感受,目光看着前方的战争地图,己方兵团代表的蓝区域和铁龙脊代表的红色区域相互交错。

    而刚刚她被偷袭的地点就在红色区域内,己方的二十架次低空战斗机无声无息的穿梭过铁龙脊军团的哨塔封锁线,沿着她刚刚走的道路突入了进去切出了一条通道,让三个重甲集团突入禁区。虽然三个重机械团直接报销了三分之一,但还是完成了战术嵌入。

    但是,玫刃现在并没有成功的喜悦是的,她已经不极端了,不会为侥幸取得的胜利,窃喜。

    这场战争,己方并没有像自己的口号那样充满正义。因此这是消耗战。

    ……

    乱纪元471年6月。

    红木大厅中,因为操劳掉头发的荷山坐在沙发上,宛如石雕一样看着前线僵持的场面。他的兵团损失得非常快。战前重重假设出来的成功可能,非常现实的没有发生。双方进行了消耗战。各方似乎都看懂了自己的小心思,没有实质性跟着自己一起并肩子上。毕竟,在这个大时代中,各种狐狸都上场卖了一把骚。这个世界的人们对这个味道都已经熟悉了。当大家都聪明了,也就没有什么‘多智如妖’的角色了。

    与此同时。

    在战局的另一侧,铁龙脊也孤坐在沙发上。

    这个月派出的三十六艘,三万吨全地形浮动战列舰,现在已经被重创了二十二艘。还被某些特工突袭俘虏了三艘战舰。

    这些战列舰都是新舰武备呀!是北极军团采纳全球最新技术制造的现役武装。依托强磁约束的喷流和地面形成反推,让数万吨的陆地战舰犹如小轿车一样在地面漂移行动。

    注:铁龙脊研发的陆地战列舰,有巍山启参与,而此时巍山启的幽浮战机现在是心灵之火这边的空中主战装备,所以说每次看到天空中有大盘子飞,铁龙脊这边就气得喷血。

    当下,这场战争越来越朝着双输的局势演化。当没有赢家时,野心家曾活跃的时代自此划下界限。

    ……

    白鈦星表面。

    新世会,现六千七百二十八人,进行虚拟会议。

    一个个屏幕在空间中漂浮,不同的边框代表着不同的领域区域。

    其中蓝色代表着资源内的议案,绿色代表材料开采议案,白色代表人体生理调节分配,紫色代表军工生产加工议案,红色代表正在或者已经发生的前线冲突,黄色代表某些环节的人员物资短缺项目。

    这三年的时间,宙游总算是理清了整个白鈦的工业链和工业步骤,建立了和芳明星燃轮那边的合作机制这包括各个部门之间每日视频通讯的规章流程,以及定期的人员互派。

    这种交流大部分没有事,所以很无聊很形式,交流一定会浪费一定的时间,但是不交流绝对会错过重要问题。所以看似低效率的“沟通形式”是必要的。

    当一项一项模式理清后,在今天会议的末尾,宙游看着在座的众多人:“各位,这里我的事情都了结的差不多了,八月我该走了。”

    会场上一顿寂静,犹如班主任通知学生自己不再带大家。

    虽然,宙游早就说过做完事情就要离开,但是现在亲口定下了时间,现场上人员百味杂陈。

    ……

    会议结束后,

    皎清走到了平台上,她的房间是玻璃房间,仿太阳光光线,将地面的每一块瓷砖照射的纤尘不染。

    皎清打开了对宙行的通讯。她维持着平静的表情看着宙行。

    由于两人现在的通讯是能被公众看到,所以尽管打了三年的交道,双方一直是若即若离的形式,谁也没有越过线。这是社会通明化的一个小小的缺陷,那就是再也没有给男女之间提供私密空间的可能。当然,文明种族繁衍已经不需要男女,故这个缺陷不致命。

    两人对视了足足三十秒。

    宙行忍不住问道:“什么事呢?”

    皎清:“你也要走吗?”

    宙行认真点头:“八个月后所有来自芳明星的人全部撤离,法律和制度已经完善,那么接下来,就必须将法律外自由空间让给后来者们竞自由!

    对于文明来说,我们的权威太强了,法律是尽可能协调可能出现的社会矛盾,让所有人拥有总自由最大化。但是当我们完成规则制定,所有人其他所有行为都随时由我们的金口玉言待定。这不开明。”

    此时在公共检查体系中,一组数字正在快速跳跃,这是现在关注皎清和宙行对话的人数。

    而此时这个数字已超过八千,白鈦星现在的总人数也就只有七万人。宙行的话显然不只是对皎清说的。

    ‘这不是征服,是缔造共同发展的命运。’

    皎清没有理会他人的目光,回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低嘲:“所以,你准备回哪里?”

    宙行:“当然是,回芳明星,罗天板块嗯?”宙行反应过来,看着皎清。

    皎清微笑说道:“如你一样,我也有归宿,最近我收到那些呼应了。”宙行顺着皎清的方向,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

    【此时,太阳上正是辰合文明和钟声文明天体级智慧的聚集处,】

    宙行话语一顿,最终决定礼貌的回应道:“恭喜了。”

    ……

    乱纪元471年,白鈦2453自转周期。(对应芳明星7月17日)

    新世会开始对整个白鈦星做最后的整肃。

    整个白鈦星很大,在战争发生后,就代表着有许许多多地表地区,就如同封建王朝时代出现的土匪山寨势力一样,他们在主干道之外,依托小型地下水库建立独立王国。

    其中芳明星联邦派来的降临军团,是这批军阀势力中的绝大一批,他们甚至搞到了一些尚未销毁的缸中脑改造出了智能兵器。

    这些被八瓣花联邦近乎“流放”投放到白鈦星的登陆军们曾经是被压迫者,而现在当头顶上最大的压迫已经解除了,他们可没顺入时代的潮流,对更弱势阶层解放。反而开始接借联邦名义,要求和宙游、宙行谈白鈦上自治,继承帝国主义,妄图玩分割占领的把戏。

    所以在宙游第三次对其警告无效后,代表新世会开始了战争。

    这是一个重大新闻,因为这些登陆军或多或少都挂名在联邦麾下。燃轮将军站在白鈦这边发动战争,其已经彻底无视了四百年来联邦的法理规则了。

    但是,芳明星上,联邦并没有对这件事进行发言。北掠明那边非常安静,只是发表了一篇中立声明:“希望各方能妥善解决白鈦上各区域的矛盾。”

    此时联邦元老院在各个板块内都近乎名存实亡了,对遥远的白鈦星也实在是没有发言的力气了。

    ……

    在三十六艘近空间巡洋舰的信息指挥下,数千颗卫星开始在近芳明星轨道上释放,完成了星球近地控制,宙游轻车熟路地在各个区域部署完毕了导弹和轨道炮双重远程火力。

    庞大的战争准备完成后。

    太空角度:晨昏线随着白鈦星的自转而移动,宙游在全球的兵团依次发动的顺序,是跟着着东边朝阳浩荡升起而进攻的。

    各个战区的导弹车在凌晨的时候就进入阵地,当东边微亮时,万箭齐发,将敌占区内所有疑似机场,发射井等大型设施全部消灭掉。

    五分钟后,龙卫兵集团开始突击,这个时候高空中所有轨道炮刚好在这个区域内随时待命,为龙卫兵冲锋提供更精确的火力支援。

    在不到七个小时内,芳明星一共三十七个非控制区域一次被剿灭了,原先声势浩大“决不投降一定要消灭白鈦人”之类的运动,水花都没有飘起,就瞬间湮灭了。(军事行动只消灭了百分之四十地域盘踞者,剩下的被吓倒了,主动投了。)

    至于太空中,联邦和白鈦的战列舰编队则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任何发言。

    真的就如这么平静吗?不,这太骇人了。

    在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宙行一共布置了十七个军团,采用了信息光点进行控制,每个军团部署了自己思维系统的人工智能。自我的意志已经顺着构建同经验人工智能,抵达军团指挥系统末梢。

    卫星,轨道炮走起后,战争开始了以秒为计算的进程。

    在外人眼中,十七个军团是同时进攻的,而实际上,是宙游通过人工智能驱动十七个军团运动,而最终和敌人分别接触的时刻,则是选择好不同的时机接触,接触时间表非常精密,基本上不超过一分钟。最激烈的战斗打完之后,转交给人工智能转场。所以一个人打出了一个军团的战力。如果列出一个时间表,可以发现宙游是连续不断的在操作,每个操作都是没有时间上的冲撞,统筹到了极致。

    【抗战时候,某位赵姓的真兵王(后来是将军)在某次战斗配了12名助手,这些助手听他口令完成装弹开火装引线这种重复工作,而他一个人同时操作3门迫击炮角度、精度,六分钟连续发射240发炮弹。俘虏后来口述,以为是炮兵团在轰击。】

    以上是宇宙历智能科技时代上位指挥官的基本素养。现在却惊艳了整个世界,实则是这个的世界四百年上升渠道堵塞,使得整个领域暮霭沉沉。

    ……

    新世会,此时一百二十七个地区小组共计1583人参与此次战争数据处理。

    这场剿灭战前各个导弹集群的情况监控,都是由他们来参与。

    参与的越多,震撼感就越强,全球各地各组成员几乎是张着嘴看着前线‘指挥官’无与伦比的战争技巧。

    这些近三年来才成长出来的年轻人一直以来对芳明星来的某人单枪匹马挑了整个白鈦星的防御,心里非常堵。一直以来,或多或少认为这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当然,每次宙游和宙行笑眯眯的传授他们战法流程的时候,都在说:“这个环节,我比你们只是强那么一点点,你们要努力。”之类的话,鼓励大家来挑战。

    其实宙游也没撒谎,每一个环节就高一点点,总体上也就天差地别。

    ……

    随着滴滴滴,一连串“遥测”……“初步调查”……“残余可疑点”之类的数据被智能系统统计完毕后,各个地区‘参战’成员们也渐渐缓过来,开始了灵活的瞎想。

    在场的年轻人不乏一些敢于联想,并且擅于观察的。

    在这场随着晨昏线移动而扫荡的战争中,皎清全程凝视屏幕,没有一丝一毫惊诧,一切仿佛是理所当然。这让这些聪明人结合她这些年来和宙游宙行的频繁对话,发掘出一些接近事实的猜测。

    在地图上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战法碾压结束后。终于,一位成绩优良的学生忍不住对自己的皎清导师问出了这个问题。

    孜新:“上者(皎清),宙行是神降者吗?”

    皎清猛然回头看着她,似乎质问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孜新尴尬道:“难怪,总觉得他与您有一种般配感。”(孜新脑子内相关的污秽揣测,省略两千字。)

    皎清抬头看了看屏幕喃喃道:“般配?呵。”心中低语道:“他如朝阳,而我需要再恢盛况。”

    她伸出手对着身边这个小姑凉耳朵一捏说道:“自强自立,强者不可能永远靠着。”

    孜新龇牙咧嘴中,皎清松开了,随后补充道:“要追上去并行而立,而且要加紧。因为啊”皎清默念道:“保不准那人就不在了。”( 归向 http://www.ranwen5.com/8_89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