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3.看似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得一批
    青青姑娘……

    应青青?

    陈洛阳想起自己那份人生经历。

    他手指在座椅扶手上无节奏的轻轻敲击。

    应青青。

    一个非常神秘的女子。

    魔教教主在这次跟剑阁阁主决战前,无意中捡回来一个妹子。

    一个失忆的人。

    一身武学修为尚在,但忘却自身过往的少女。

    决战后,魔皇在这里休养,应青青也被带到这座庄园。

    相识之初,就曾吩咐教众查她底细。

    然而以魔教收集情报之严密,关于应青青也所知不多。

    让人疑窦丛生。

    这就是那份人物经历的薄弱之处了,不能反应人的情感关系……陈洛阳有点头疼。

    天晓得这位青青姑娘跟自己这个魔教教主曾经有多深的纠葛?

    失忆…………

    某种程度上来说,咱俩也是同病相怜。

    陈洛阳心里正盘算,忽听灰衣老者有些犹豫的开口。

    “禀教主,老奴依您闭关前的吩咐,又重新确认了一下,青青姑娘她……确实通晓昊天神剑!”

    陈洛阳心里陡然一紧。

    他定了定神,仍然一副淡然的表情,转头看向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点点头:“神州浩土,众所周知,昊天神剑是剑阁阁主的独门绝学,其门下嫡传弟子都不曾学得。

    而青青姑娘看上去不认得剑皇,先前在她没显露自身武学的情况下,剑皇也从没关注过她。”

    陈洛阳没出声。

    他疗伤就需要昊天神剑。

    可这么巧,就有人送上门来?

    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是不是美人计?

    她跟那位剑阁阁主,是什么关系?

    思索片刻后,陈洛阳吩咐道:“本座现在用晚膳,安排她一起。”

    “是,教主。”灰衣老者恭声应道,然后告退。

    他离开后,陈洛阳的心神重新沟通自己脑海中的神秘黑壶。

    能不能告诉我有关这个应青青的相关情报?

    黑壶内的血红琼浆,瞬间见底!

    但壶口上没有出现血字。

    很快,血红琼浆重新出现在壶里。

    数量比起这次提问前,不增不减。

    琼浆不足?

    陈洛阳微微愕然。

    获取自身资料消耗很多琼浆。

    获取十转归元丹丹方也消耗不小。

    但剩余的血红琼浆,至少还比获取十转归元丹的消耗略多。

    也就是说……

    这个应青青身上的隐秘,比十转归元丹的丹方更稀贵,更高级?

    好半晌后,陈洛阳喃喃自语:“这真是有意思了。”

    娇花动人。

    但天晓得这是不是个坑啊……

    自己的伤势是同剑阁阁主一战造成,体内尚有昊天神剑剑气纠缠,需要化解。

    借助同源的剑气相助,对方若有歹心,那他就危险了。

    陈洛阳一边想着,一边起身出门,来到前面花厅里。

    在那儿已经摆满佳肴。

    除此以外,桌边早早坐有一位佳人,正静静等候。

    应青青年纪约十六、七左右,容颜清丽脱俗。

    她端坐桌边,看着陈洛阳走进来,起身道:“陈教主。”

    “住的可还习惯?”陈洛阳径自走到主位上坐下。

    “这里环境很好。”应青青答道:“不过,我今天是来向陈教主辞行的。”

    菜的味道真不错啊,虽然食材我第一次见……陈洛阳并没有因为应青青旁观而有顾忌,一个人大快朵颐,挨个品尝桌上的菜肴。

    “这里的人怠慢你了?”他一边夹菜,一边淡淡问道。

    “并没有,他们对我很好。”应青青摇头:“是我自己有事想要离开。”

    陈洛阳问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没有,还是只到一个月前。”应青青神色微微黯然,但很快又打起精神:“不过,同陈教主比武的那位剑皇前辈,其身负剑法,竟似乎与我所学出自一源,所以我想去请教一番,或许他知道我的过往。”

    少女性情虽有些直,但也知道眼前的魔教教主与剑阁阁主是敌非友,刚刚大战过一场。

    她看向陈洛阳,轻声说道:“感谢陈教主先前相救之恩,但我始终对自己的过去比较在意,欲往剑阁一行,还请教主原谅则个。”

    “你是本座的客人,来去自由,想要离开,随时可以。”

    陈洛阳有些玩味的看着对方。

    “不过,你似乎,在害怕本座?”

    应青青略微沉默一下后说道:“不是害怕,是……有些矛盾。”

    陈洛阳手指摩挲着酒杯杯沿:“说说看。”

    “我虽然只有一月左右的记忆,但这一月来,时时刻刻都听人提及……贵教凶狠霸道,无孔不入,兴起腥风血雨,意图称霸神州世界,魔度众生。”

    应青青答道:“但我曾得陈教主您相救,这几天来不论是您还是您身边的人,对我都很好,行事间也温和有礼,不失光明磊落……”

    我猜是因为某人好奇你为什么会昊天神剑的同时,还想泡你……陈洛阳心里吐槽。

    应青青说道:“我想站得稍远一些,看看孰真孰假,谁对谁错。”

    我也想看看你是真是假呢……陈洛阳心道。

    他淡淡一笑:“看似矛盾的两件事,有可能都是真的,因为这世上很多事的真假对错,因人而异。

    旁人称我们为魔,然而,古神教才是本教的名号,你随便找本神州志一翻都能知道。”

    应青青一怔。

    继而沉吟不语。

    陈洛阳若无其事:“今日已晚,明早再走不迟。”

    应青青醒过神来,点点头:“好。”

    陈洛阳一边夹菜,一边微笑说道:“本座会命手下人帮你打听,若你在剑阁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或许回来这边会有新收获。”

    “谢过陈教主。”应青青闻言,起身郑重的向陈洛阳一礼。

    “不用这么一板一眼。”陈洛阳筷子敲敲盘沿:“不吃点什么吗?”

    “谢教主。”少女重新落座,便也动筷。

    不过,这顿饭吃下来有些沉默。

    对面的少女本就不是多话的人,陈洛阳则担心言多有失。

    用餐完毕,应青青告退。

    陈洛阳目送对方离开。

    他轻轻敲响玉佩两下。

    灰衣老者很快出现在花厅中,恭敬行礼。

    “请教主吩咐。”

    “明早应青青离开后,你暗中跟上,看她都干些什么,跟哪些人接触。”陈洛阳淡淡吩咐道:“如果有剑阁以外的人,尤其留心。”

    灰衣老者恭敬答道:“是,教主。”

    “有需要时,本座会传令你带她回来。”陈洛阳问道:“能做到吗?”

    说话内容有些暧昧,但他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面无表情,语气波澜不惊。

    灰衣老者犹豫着答道:“禀教主,如果不在剑阁内的话,老奴有信心能做到,如果在剑阁内……”

    “在剑阁内,本座会另命人助你一臂之力。”陈洛阳淡淡说道:“在此之前,你要确认她的底细。”

    “老奴谨遵教主谕令。”灰衣老者叩首道。

    对方退下后,陈洛阳也离开花厅,在庭院里散步。

    他拿着那枚玉佩,好奇心起。

    这次,他主动敲了玉佩三下。

    三声悠长的鸣响后,很快便有人来到面前。

    不过,人又不一样了。

    这回是两个中年男子。

    他们单膝跪地。

    “属下青龙殿,青龙五,参见教主,教主万安!”

    “属下青龙殿,龙爪十一,参见教主,教主万安!”

    陈洛阳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代号当名字?

    这又是哪路英雄好汉?

    魔教的内部构架和规矩,那本笼统的神州志可描述不来。

    黑壶提供的那份教主生平经历,也只是管中窥豹。

    等等…………

    陈洛阳念头转了转。

    他似是漫不经心的随意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考较一下你们。”

    面前两人都有些紧张,连忙说道:“请教主示下。”

    陈洛阳首先看向龙爪十一:“本教的教规教典,本座也不抽查了,你直接背吧。”

    那龙爪十一有些意外,又有些惶恐,以为自己犯了哪一条教规。

    但魔教规矩森严,陈洛阳没有其他表示,龙爪十一只能老老实实背诵。

    一旁的青龙五也暗自惴惴不安。

    陈洛阳双手背负身后,悠闲的站着。

    其实他正竖起耳朵用心听,用心记。

    等龙爪十一全背诵完毕后,已经是全身冷汗。

    陈洛阳不置可否,转而看向青龙五:“到你了,青龙殿的规矩,自己说。”

    青龙五心里打鼓,一边思索自己有没有踩线越界,一边硬着头皮向自家教主陈述。

    他们二人非常紧张。

    陈洛阳则暗地里松口气。

    待青龙五说完后,他淡然问道:“你们各自担的差事,都干的怎么样了?”

    青龙五和龙爪十一,连忙汇报。

    陈洛阳静静听着,捋出一些头绪。

    魔教总坛,地处神州南荒。

    那里,被外界称为魔域。

    这些年来,魔教一直力求入主中土,乃至主宰整个神州。

    教内有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殿,乃核心枢纽。

    四殿之一的青龙殿,专责对外征讨,是魔教入侵中土,称霸神州的先锋,担负着收集情报,渗透潜伏,收买策反,暗杀狙击的任务。

    殿中高手如云,同时最为隐秘,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青龙殿首座之下,有魔教嫡传七大高手为其臂助,合称青龙七宿。

    此外还有十八龙爪,一百零八龙鳞。

    龙爪、龙鳞中有嫡传魔教弟子,也有被收买策反的中土高手或者异族高手。

    因为常有扩充或折损,所以龙爪和龙鳞的真实人数经常变动,十八和一百零八是虚数,可能超出这个数字,偶尔也略少。

    另有传说中的三条龙,则皆是名门耆宿强者,平时在自家势力仍旧道貌岸然,其实暗中已投身魔教。

    整个青龙殿,兵强马壮,树大根深。

    完整名单,只有一教之主陈洛阳和直接负责的青龙殿首座两人掌握。

    他眼下暂住的这座甘露山庄,在这里方圆千里都名声远扬。

    庄主万壑松,素有及时雨之名,为人豪爽,光明磊落,常接济同道,朋友遍四海,实是蜀州云武郡当地首屈一指的大豪,隐隐有一郡盟主的威势。

    却无人知晓,他在魔教青龙殿有另一个名字。

    龙爪十一。

    更无人知道,常为四方朋友主持公道,堪称云武郡一方圣地的甘露山庄,是魔教青龙殿在中土的秘密香堂之一。

    在这里,情报汇总,人员训练培养,财富粮草储运,多种功能集于一身,同时井井有条,从来没出过岔子。

    陈洛阳这次在雪域高原同剑阁阁主大战之后,便先在这里休养。

    他身为教主,随行仆从众多,但入了甘露山庄后,都被安置妥当,没出半点乱子,亦没有消息走漏。

    “做的不错。”

    陈洛阳看着面前的男子说道。

    魔教青龙殿的龙爪十一,大夏皇朝云武郡甘露山庄的庄主万壑松,先前提心吊胆,这时总算松一口气。

    他连忙恭敬的说道:“全赖教主、首座和五先生教导点拨。”

    旁边胆颤心惊的中年男子也松口气,立即说道:“是教主和首座指点有方,区区不敢居功。”

    青龙第五宿丁琛,在青龙七宿中,不以武力见长。

    但他精于经营建设。

    魔教青龙殿在中土和塞外异族范围内建设的秘密香堂据点,背后都有这位青龙五辛苦的身影。

    这座甘露山庄初期营造,便是青龙五和龙爪十一共同努力的结果。

    “谁忠于本教,用心办差,本座一清二楚,你们二人,都值得嘉奖。”陈洛阳负手而立,淡然道。

    单膝跪地的青龙五和龙爪十一闻言都面露喜色:“谢教主,为神教,属下肝脑涂地!”

    陈洛阳看似满意的微微颔首。

    心底却在吐槽。

    应青青念叨魔教兴风作浪,好像还真没冤枉我们。

    他开口又问道:“现在庄子里,还有多少担差事的人?”(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