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2.你想太多(求推荐票!求收藏!)
    “教主,如何处置这二人?”萧云天躬身行礼。

    陈洛阳高居座上,目光扫视下方赫连喆与扎勒二人。

    他心中飞快盘算。

    视线首先落在扎勒身上,语气随意的吩咐道:“这个,天恒领走审讯。”

    张天恒当即出列:“是,教主。”

    扎勒被擒之后,心境还算稳定。

    这时听见要审讯自己,这异族老者也面不改色,显然早有预料。

    陈洛阳再扫了一眼赫连喆:“这个,云天领走吧。”

    说罢,便收回目光,不再关心。

    萧云天当即说道:“谢教主恩典。”

    一旁的王独豹这时问道:“萧左使,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明正典刑。”萧云天淡淡答道。

    王独豹委婉的说道:“萧左使,黑帝修哲眼下虽然重伤,但毕竟还没死……”

    金刚呵呵笑道:“修哲在教主手下一败涂地,哪还有脸再来挑衅本教?”

    “话虽如此,但要是杀了这个小白脸,难保修哲日后不报复。”王独豹说道:“他当然没胆子来找教主了,但本教圣域幅员辽阔,教众人数众多,修哲若是舍了身份脸面不要一心报复,不得不防啊。”

    金刚脸上笑容略微僵硬,偷瞄了座上的陈洛阳一眼。

    他有些心虚的说道:“修哲刚才一心只顾自己逃跑,都不理会这个小白脸,可见也不是那么看重此人吧?”

    “正因为这样,才说明修哲很看重这小白脸。”张天恒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先前已经重伤,再与我等缠斗,万一惹得教主不快,他们今天全都要死在这里。只有修哲自己逃出去了,才具备日后报复的威慑力,我们抓住他的人以后,便可能像现在这样有所顾忌,反而保住这小白脸的小命。”

    张天恒话虽如此说,但神情桀骜,语气轻佻,完全一副混不吝的模样。

    王独豹摇摇头:“毕竟还是要小心的。”

    他们抬头看上方的陈洛阳。

    陈洛阳安坐不动,神情淡然。

    “今次,先解决本教总坛这边的问题,之后,不用等他冒头,本教先直接搜他出来处理掉便好。”

    魔教众人闻言,都精神一振:“谨遵教主谕令。”

    王独豹冲着流风笼罩下的萧云天拱手说道:“今日看来,黑帝对这赫连喆确实极为看重,萧左使不妨将此人小命暂且先寄下,稍后搜索黑帝下落,或有用处。”

    萧云天看了一眼赫连喆。

    沉默半晌后,他微微点头。

    陈洛阳坐着,看似漫不经心,但一直暗中观察手下众人的反应。

    目前来说,萧云天此人对魔教事务不算热心。

    但能保证尽心。

    同时忠心耿耿。

    为人处事以魔教利益为优先,不惜压制其自身的想法。

    不过,这在以后会不会达到某种极限呢?

    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要设法化解才是……陈洛阳心道。

    赫连喆此刻脸色苍白,情绪还算稳定,但全无生气。

    扎勒则深深看了他一眼。

    赫连喆仿佛知道这位老前辈的意思。

    他苦笑着摇摇头。

    修哲黑死天书有缺陷,对此他并不知情。

    虽然赫连喆不确定魔教是早有准备还是歪打正着,但这方面的秘密肯定不是从他这里泄露。

    魔教众人没给他们继续交流的机会,萧云天和张天恒当即将二人分别带下去。

    “独豹,接下来,你便留在黔州。”陈洛阳吩咐道。

    王独豹单膝跪地:“谨遵教主谕令。”

    黔州西北连接着魔教刚刚新打下来的蜀州。

    北边是因为五色堂新降的渝州。

    自身则是滇州的东北门户。

    向东南去,是魔域统治核心的象州与粤州。

    东边的湘州,则是与大夏皇朝争锋的最前线之一。

    镇守滇州的张天恒可以跟随陈洛阳回援总坛。

    但镇守黔州的王独豹则有必要留在自己的分舵坐镇,勾连魔域东西南北。

    异族左贤王修哲败退。

    虽然还有其麾下部分异族高手,但等王独豹回到魔教黔州分舵后,凭借眷养的众多搬山金猿,也大可支撑一时。

    决胜负的地方,终究还在魔教总坛。

    其他人,便随教主一起继续向东南而去。

    众人得令后,纷纷退下。

    陈洛阳也离开大殿,返回自己的房间。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掌。

    一声轻喝,震死武王“黑枭”额汉柯。

    一拳,击败黑死天书大成的武帝修哲。

    但施展孤注一掷大法后,自己身体虚弱,伤痛感觉明显增强,无法再跟人动手。

    按照经验,一天一夜过后,方才能恢复。

    如果不使用孤注一掷大法的话,眼下的自己大约也就是个武宗的水平。

    诚然,在神州浩土上,武宗其实已经有开山立派,雄踞一郡乃至于立足一州的资格,无数后天武者和先天武师可望而不可及。

    放在魔教内部,也是正宗嫡传骨干了。

    但对自己当前的处境来说,就太惨了,完全不够用。

    陈洛阳拿起一块碎石,手指轻轻摩梭,感受其中蕴藏的昊天神剑剑意。

    尽快疗伤是正经。

    他目光渐渐变得锐利。

    一天一夜过去。

    六龙皇辇飞天而行,穿越黔州万里山川。

    晚些时候,陈洛阳传召张天恒。

    “禀教主,那老头很贼滑,属下需要多点时间验证他的口供。”张天恒汇报道。

    “本座见见他。”陈洛阳淡然吩咐道。

    张天恒当即领命,去把人带来陈洛阳面前。

    扎勒身上看着无伤,但神情委顿不堪。

    陈洛阳摆摆手,张天恒便即退下。

    “老朽见过陈教主。”扎勒强打起精神,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却没有看扎勒本人。

    他的视线,落在扎勒的随身物品上。

    这些东西经过张天恒检查,这时也如数奉上,供自家教主过目。

    陈洛阳站起身来,走到这些物品前,伸手拿起其中一方小鼎。

    “异族医术,也用中土鼎炉炼丹炼药?”他淡然问道。

    扎勒答道:“中土有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兼收并蓄,去芜存菁。”

    陈洛阳淡淡点头。

    扎勒心中念头飞转。

    魔皇单独召见他,是否要借重他的医术和炼丹术?

    这么看来,魔皇到底还是重伤未愈?

    先前击败自家王上,其实是取巧?

    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能否假意帮忙疗伤,暗中寻找机会除去眼前这个盖世魔头?

    他知道对方的秘密,等帮对方疗伤后,肯定会被灭口。

    如何才能多拖延些时日,并找到机会联系外界,通知王上等人?

    老头心中正思索。

    忽见面前的陈洛阳微微一笑。

    “跟中土炼丹鼎炉一样就好。”

    陈洛阳说罢,轻描淡写,一掌拍在扎勒头顶!(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