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73.本钱更厚(求推荐票!求收藏!)
    攻破金顶华严寺,拿下蜀州。

    迫使渝州的五色堂归降。

    这两件事,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它们从侧面证明,陈洛阳不是单纯在画大饼忽悠人。

    在此刻的上官松心目中,眼前这个青年,并非志大才疏,好高骛远,只会空口白话之辈,而是一位真正雄才大略,能带领魔教走向更高巅峰的领袖。

    同时,这位领袖现在表现出用人不拘一格的气度和胸襟。

    这让上官松一直以来的信念,遭到动摇。

    不过,这位魔教宿老,并非那么容易头脑发热的人。

    他很快冷静下来。

    对于眼下的教主和魔教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始终还是眼下,几乎整个神州所有势力联合起来一起南征魔域的进攻。

    能粉碎这次举世伐魔之战,才能谈以后的事情。

    蜀州、渝州的归属,才能最终确立。

    否则魔教打下蜀州,收服渝州,最终可能都还要还回去,甚至赔上自身。

    这场大战最终的胜利者,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尘埃落定以前,谈什么都尚早。

    不过,上官松也很清楚。

    此刻他必须有个决断。

    陈洛阳不计前嫌,在溟鹏道姑和李泰手上救下他,他若是无动于衷的话,这条命,恐怕就要被自家教主收回去。

    敬酒不吃,那就该吃罚酒了。

    “九命飞龙只要诚心归顺本教,忠于教主,那他就是本教兄弟,老朽与他之间一定会相处融洽。”上官松向陈洛阳叩首:“关于他的任命,想必教主早有谋断,老朽见识浅薄,哪敢轻易置喙?唯听从教主谕令行事。”

    陈洛阳微微点头,不再提宋伦,而是说道:“若本教上下人人皆如七长老这般明大义,有远见,那本教自当无往不利。”

    上官松恭敬说道:“老朽愧不敢当。”

    “不,你当得起。”陈洛阳貌似随意的说道:“有些事,你正合适。”

    上官松心里一跳。

    陈洛阳扫他一眼:“在回总坛以后。”

    “老朽……明白了。”上官松深吸一口气,最终拿定主意,沉声道:“神教,是教主的神教,大首座、大长老他们那边,老朽……会私下里留心,寻找机会,导他们回归正途,忠于教主,忠于神教。”

    “很好。”陈洛阳淡然点头:“七长老该知道本座一个习惯。”

    他闪动乌光的眸子盯着上官松。

    “机会,本座从来只给人一次。”

    上官松心中又微微一寒。

    老者连忙低首道:“教主谕令,铭记五内,老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身体无大碍的话,准备动身吧。”陈洛阳随意的挥挥手。

    “是,教主,老朽告退。”上官松恭敬行礼,退出殿外。

    他下了六龙皇辇,独自远行,赶返魔教总坛。

    陈洛阳一行,不紧不慢,朝老寿追踪黑帝修哲的方向追去。

    张天恒、金刚、老禄、明镜长老等人收拾了冰谷那边之后,重返六龙皇辇上。

    对于上官松离开,几人私下各有猜测,不过也没有如何在意

    对他们这些教主心腹来说,少个元老派的人碍眼,求之不得。

    陈洛阳则在揣摩自己的身体状况。

    非常好……

    他心中极为喜悦。

    催动孤注一掷大法,施展一式广寒孤伤后,他身体并未像之前几次那样,贼去镂空,近乎脱力。

    服用十转归元丹,伤势大幅度痊愈后,让先前元气大伤的他,得到长足进步。

    雄厚的底蕴,开始渐渐彰显。

    陈洛阳默运玄功几周天后,心中渐渐有了数。

    先前的感觉是正确的。

    如今虽然伤势未愈,但自己眼下可以施展不止一次孤注一掷大法。

    至少可以两掷。

    或许……还可以三掷?

    不过,达到极限后,可能又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恢复元气。

    就是不知道,如果两次之间间隔世间足够长,是否就可以避免极限状态?

    某种程度上来说,相当于缩短了原本一天一夜的恢复时间。

    这期间,时间上的具体间隔长短,陈洛阳一时间还有些拿不准,需要更多揣摩或者实验。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本钱更厚,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老子终于不是一招男了……

    陈洛阳苦中作乐的想道。

    回过神来,他又想起别的事情。

    正剑司怀飞。

    我记得之前看魔教收集上来的情报,这人应该是随同夏帝还有东海王一起行动,在对方中路主力那边……

    陈洛阳一边琢磨,一边轻弹自己的玉佩三下。

    负责青龙殿情报收集整理的青龙三很快出现在面前。

    “今日以前,有关司怀飞的情报,报上来。”陈洛阳貌似随口问道。

    “禀教主,约五日以前得报,司怀飞从对方中路军消失,行踪不明,本教弟子正忙着查探,直到今日他突现踪迹,接应温六,害了福老的性命。”青龙三禀报道。

    陈洛阳挥挥手,让对方下去。

    意思是司怀飞特意赶来象州这边,同联军的西路军汇合,同他几个师兄弟一起汇合?

    可惜晚到一步。

    陈洛阳黔州千潮山、象州鼎台山两战,再加上陈初华出手。

    三连击之下,对方西路军已然瓦解,近乎全军覆没。

    距离聂华和石镜落入魔教之手还不久。

    司怀飞可能还不知道自己两个师弟命在旦夕,只刚好救下温六。

    是这样吗?

    陈洛阳蹙眉思索。

    怎么总感觉心里有些不托底呢……

    老福。

    教主座下三仆,“灰蝠黑鹿丹顶鹤”中的灰蝠。

    以身法速度见长。

    武王之中,少有人能在速度上胜过他。

    正剑司怀飞实力在武王中极强,但并不以身法见长。

    其风评较为良好,传闻没有偷袭的先例。

    老福如果人够机灵,纵使不敌司怀飞,也仍然该有几分逃生的希望。

    倒不是说一定能跑掉。

    司怀飞如果上手就全力以赴不容情,剑势完全展开,萧云天都未必能逃。

    但这与其传闻中的作风不符。

    老福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被对手解决,总让陈洛阳有点犯嘀咕。

    他心念沟通黑壶。

    看着黑壶内的血红琼浆,陈洛阳沉吟了片刻。

    如果可以,他想尽量多积攒琼浆。

    有关丹后的事,陈洛阳犹豫再三,没有拿定主意查询。

    按理来说,丹后目前与他无关。

    但可能同剑皇有关。

    不确定其修为境界,还不知道壶里现有血红琼浆是否够用。

    魔僧明法、王期颐、溟鹏道姑、李泰等等。

    不少人的死亡,让陈洛阳如今好不容易攒起来一些血红琼浆。

    但真要想用的话,消耗起来更快。

    眼下的积攒,恐怕都仍未够黑壶提供一位武帝的资料。

    除非像当初黑死神珠那样搞大屠杀。

    陈洛阳自问道德水平很有限。

    但有些事情仍然干不出来。

    所以唯有勤俭持家过日子了。

    黑帝修哲暂时已不足为虑。

    但他接下来可能很快就要面对其他武帝强者。

    夏帝。

    东海王。

    以及魔教内部跟他不对盘的朱雀殿首座还有元老阁大长老。

    随便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说不定哪个就需要紧急应对。

    所以陈洛阳现在希望尽可能多的积累一些血红琼浆。

    家有余粮心不慌嘛……

    不过此刻,陈洛阳思索再三后,终于还是向黑壶提出问道。

    他没有直接查询司怀飞。

    而是查老福。

    血雾很快凝结成漫长的血字篇章。

    陈洛阳直接看老福生平经历的最后一行字。

    然后他不禁一怔。

    “……死于项平剑下。”

    项平?

    陈洛阳眉头拧成一个结。

    折剑项平。

    剑皇二弟子。(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