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84.冥海咒印(求推荐票!求收藏!)
    冥海咒印?

    这是什么?

    陈洛阳微微皱眉。

    幸好,生平经历之外,还有苏远其他信息,其中便简单提到冥海咒印。

    简单来说,冥海咒印是源于冥海祭礼这一邪门法仪。

    法仪作用不一,但需要献祭众多活人。

    如果被献祭的人中,不巧正好有身怀玄阴之身的人,则可能保下自己一条小命。

    不过其身上会留下冥海咒印。

    冥海咒印同玄阴之身相互抵消,都不再显现于外。

    但如果此人有了子嗣,冥海咒印则可能转移到其子嗣身上。

    没有玄阴之身压制,冥海咒印会迅速壮大,并影响主人。

    咒印壮大到一定程度,直接显化无形冥海,吞噬主人周围的生魂,鸡犬不留。

    其主人,很难控制这一进程。

    甚至可能因为冥海影响,而心灵步入死寂,只剩湮灭众生之念。

    陈洛阳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这简直相当于一个会自己移动的黑死神珠。

    跟黑死天书一样让人讨厌。

    某种程度上来说,修练黑死天书的人,自控甚至都还更强。

    异族左贤王修哲手上血腥无数,但并无大面积屠杀的先例。

    赫连喆动用黑死神珠,是近些年来黑死为祸最猖獗,对平民众生危害最大的一次。

    苏远的冥海咒印,源于其母刘思。

    血字提供的资料,所用措辞是“转移”。

    这说明刘思身上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冥海咒印。

    但她作为冥海咒印的源头,当年是什么情况下,被卷入冥海祭礼呢?

    看来她应该是玄阴之身,所以才能在祭礼中幸免于难。

    谁折腾的冥海祭礼?

    用来做什么?

    陈洛阳心中瞬间浮现许多念头。

    对苏远本身,他倒不担心。

    按照其生平经历显示,他出生后,就被教主亲自以大日天王诀的至热至阳之力贯体,镇压冥海咒印。

    孩子还小。

    咒印目前也处于微末状态,还未壮大。

    武帝出手,翻不了船。

    现在的陈洛阳,就更不愁了。

    因为黑壶缘故,他的天魔血化为神魔血。

    大天魔手化为神武魔拳的一式“蚩尤”。

    但神武魔拳并非只有一式“蚩尤”。

    此刻看着冥海咒印的字样,陈洛阳不期然间就想起神武魔拳中另外一招。

    玄冥。

    对陈洛阳来说,眼下重中之重是疗伤。

    伤势痊愈,恢复健康,昔日魔皇便自然重临天下。

    一身所学,大都不用他再特意去练,自然有底子。

    但如果想继续向上攀登,就该他自己努力了。

    这个身怀冥海咒印的孩子,或许便是个契机。

    目前据陈洛阳观察,魔教内部对此事,知情者似乎很有限,从不见人谈论提及,应该不至于出乱子。

    可苏远现在跑丢了,落到中土正道中人手里,对方没发现他身怀冥海咒印也就罢了,一旦发现的话……

    陈洛阳眉头蹙起。

    小家伙的生平简历最后一句话让他很是无语。

    “偶遇清凉寺住持明观大师,被扣留,携带北返……”

    明观,与明镜、明法同辈的清凉寺宿老,在“病摩诃”明觉长老隐退后,接掌清凉寺住持之位。

    病摩诃隐退不出,明观大师就是目前神州浩土佛门第一高手。

    这次也率清凉寺高手,参与伐魔联军南来魔域。

    陈洛阳沉吟片刻后,摇摇头,轻敲自己的玉佩,唤来人吩咐道:“召天恒和苏伟回来。”

    同时,吩咐萧云天等人,加紧搜集清凉寺众人的下落。

    苏伟和张天恒奉命赶回六龙皇辇。

    “教主……”顶着对黑眼圈的青年紧张的搓手,眼巴巴望着自家教主。

    陈洛阳淡然道:“孩子落在清凉寺手里,暂时没事。”

    苏伟脸色瞬间一变。

    他没有怀疑陈洛阳的说法。

    自家教主有不止一套情报系统,教内顶尖大员基本都心知肚明。

    苏伟脸上忧心忡忡,紧张谄媚的表情消失不见。

    仿佛一张面具直接摘掉。

    这位魔教玄武殿首座英俊的面孔上此刻只剩沉静之色。

    “一切凭教主圣断。”苏伟平静的说道:“神教为重。”

    陈洛阳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语气没有半点起伏:“本座已命人,搜那些和尚出来。”

    苏伟一躬到地,重重叩首:“谢教主隆恩!”

    旁边的张天恒说道:“属下也立即带人去找。”

    说罢退了出去。

    苏伟留下没走。

    待殿内只剩他和陈洛阳两人后,他轻声道:“教主,经此一事,不论结果如何,小远身上的冥海咒印,可能再难保密了。”

    陈洛阳淡淡说道:“无妨。”

    听他这么说,苏伟更为安心,再次叩首谢恩,然后也匆匆出去,寻找清凉寺中人的下落。

    陈洛阳独自坐在大殿中,等待消息。

    既等手下人报信,也等黑壶中苏远的信息更新。

    一段时间后,苏伟等人那边先有了收获。

    一个中年和尚,被魔教教众擒下。

    “真闻大师,之前失礼了。”苏伟静静说道:“小儿走失,我手下兄弟们难免急躁,得罪之处,大师勿怪。”

    中年僧人修为受制,想要双掌合十却动弹不得,只能作罢。

    他看着苏伟说道:“魔教玄武殿的苏首座吗?久仰大名。”

    “首先感谢贵寺诸位高僧照料小儿,真闻大师乃清凉寺住持明观大师的嫡传弟子,想必知道明观大师和贵寺其他同门,以及小儿的下落。”苏伟问道:“小儿年幼,不能离开我夫妻身边太久,还请大师见告,我好尽快接他回来团聚。”

    真闻和尚肃容说道:“佛祖慈悲为怀,贵我双方虽然道不同,但一个普通孩童,本寺当然愿意送其与苏施主团聚,哪怕之后就要立刻同苏施主见个真章。

    但苏施主你该知道,令郎并非普通孩子,而是天降魔星!

    冥海咒印一开,立马生灵涂炭!”

    “小儿早已得本教教主至阳至热神功镇压咒印。”苏伟摇头。

    真闻和尚看了他一眼,也摇摇头:“魔皇素来喜怒无常……”

    “所以,你们要杀小儿?”苏伟面无表情问道。

    真闻和尚言道:“要杀的话,当场就动手了,佛渡世人,魔童亦不例外,家师愿带令郎回返清凉寺,寄希望于佛法化解冥海咒印。”

    苏伟淡淡问道:“如果化解不了呢?”

    真闻和尚面现悲悯之色:“那便是缘法使然,为众生计,我等唯有拿起屠刀,背起罪业……”

    话未说完,他面前的苏伟猛地上前!

    一脚正踹在真闻和尚嘴上。

    顿时满口牙拌着血飞出。

    “动我儿子?”

    苏伟揪住对方衣领,双目血红,仿佛要择人而噬:“我儿子在哪儿!”

    真闻艰难挣扎:“我佛慈悲,苍生为重……”

    砰!

    苏伟一拳,将对方再次打倒。

    “李黑水!去河渠里给老子抓几条鳝,扒了他裤子,塞他后面那个洞里!”苏伟神色狰狞:“请这位大师体验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登极乐,直到他肯开口为止!”(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