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59.你什么废物都收啊?
    大夏皇朝在冀州的州牧治所,并非冀州第一大城。

    冀州最大的城市,最繁华的中心,乃是太岁帮总舵所在的津海城。

    就像这里有黑白明暗两套秩序一样。

    太岁帮主导的地下秩序,才是冀州真正的主宰。

    不过眼下的津海城和太岁帮,前所未有,风雨飘摇。

    在魔皇同刀皇约定决战后的第二天傍晚,津海城出现惊人的异象。

    西半边天空,落日余晖,火烧云密布,赤红的晚霞绚烂多彩。

    但突然,东半边天空,竟然也被火光染成一片红色。

    一朵几乎覆盖大半个津海城的火红祥云,以遮天蔽日之势,降临这方天地,正位于太岁帮总舵上空。

    冀州霸主,太岁帮帮主“太岁”洪覆,同他的左膀右臂,帮中二把手毛文锋,一起走出总舵,神色严肃看着上空火红祥云,感受其中恣意的龙威,紧盯云中若隐若现的炎龙身影。

    还有炎龙背负的巨大宫殿。

    “迎不迎,都无妨。”

    宫殿中,传出魔皇陈洛阳淡漠的声音。

    太岁二人听了,心中都是一沉。

    魔皇这句话,其实便已经摆明了态度。

    这一次,就是杀人立威来了!

    他不会接受太岁投诚。

    别人或许还罢了,但太岁本人必死无疑!

    太岁最后一点侥幸心理,这一刻也被彻底打破。

    他静静站在原地,仰望天上火红祥云,心中颇为慨叹。

    之前一念之差,结果便是天地之别。

    现下想补救,甚至都为时已晚。

    一步踏错,便步步落后。

    现在再想当机立断不再犹豫,对手却不给他机会了。

    “陈教主要赶尽杀绝,老夫虽然不才,但也唯有力战到底了。”

    太岁徐徐说道。

    一旁的毛文锋闻言,则有些担心的转头看过来。

    却见这一刻的太岁,神情反而彻底安然。但目光中则流露出决绝之色。

    “帮主,您莫非要……”毛文锋低声道。

    “既然避不过,那便索性放开顾忌吧,好歹有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尾,方才不负老夫多年威名。”太岁平静说道。

    天空中传来陈洛阳的声音。

    “多年威名?前几天你亲自南下来本教圣域,本座或还能高看你一眼。”

    太岁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他掌心中,多出一只小瓷瓶,掌心劲力一吐,瓷瓶瞬间化作齑粉。

    其手心里,只剩一枚血红色的丹丸。

    就在这时,天地间的炽热,突然为之一清。

    远方,仿佛有一道强悍的刀意,化作飓风席卷,如刀一般切断火红祥云散发的热力。

    然后,一个黑点从天边出现,由远及近,快速变大。

    地上的太岁和毛文锋二人,呼吸都微微一窒。

    他们眼看着那黑点变作一头无必庞大的巨鹰,双翼展开如移动的乌云,载着几个人影来到津海城上空。

    巨鹰头顶当先一人笑声远远传来。

    “你果然到了!”

    一个大汉,身上一件皮氅,腰悬酒壶,赫然正是异族族主,刀皇宇文峰!

    在他身后,“天狼”博撒尔、“魔狼”巴昆等异族高手,面面相觑,都心叫侥幸。

    刚听说魔皇亲自统军北上,自闽州魔域而出进入浙州,自家族主就判断对方可能会一路狂飙不停,把冀州作为首要目标,哪怕为此放过江州、鲁州。

    于是完全不考虑太岁这个冀州之主的想法,刀皇立即动身出发也一路直冲冀州。

    果然魔皇已然赶到。

    要不是族主当机立断,也全速冲来津海城的话,这里怕是已经换了主人。

    一众异族高手心境平复下来。

    当然了,现在也要换主人。

    或者应该是,冀州换个主人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只不过,是换成他们塞外八部,漠北皇庭!

    赤龙皇辇上,魔教众人则都微微蹙眉。

    刀皇居然也这么快就赶到冀州津海城来,让魔教的突袭计划落空了。

    虽然他们不惧,但拿下太岁帮,和跟异族全面开战,无疑是两个难度。

    之所以抢先拿下冀州,清扫太岁帮防止其北投异族,就是为了把异族堵在北大门外。

    异族抢先占据冀州,强龙与地头蛇合流,有太岁帮配合的话,能很快稳定掌握当地情况。

    魔教再想拿下冀州,难度将大幅上升。

    至少,可能付出很多原本不必要的辛苦。

    而更关键处则在于,双皇之战,会否因此提前?

    “闲着也是闲着。”赤龙皇辇上,陈洛阳用很轻松的口吻说道:“有人进犯本教圣域,本座自然要一一回礼,洪覆他是第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太岁”洪覆目光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

    掌心中暗藏的血红丹药,被悄悄收起。

    生机的曙光重新在他眼前出现,让他生出几分指望。

    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他当然不想就此结束。

    只可惜,再无法像先前那般逍遥。

    这些年,因为大夏皇朝和异族都想拉拢他,彼此牵制,所以才能左右逢源。

    但现在,魔教教主已经言明不接受他的投诚,一定要拿他脑袋祭旗。

    太岁便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托庇于异族族主,指望对方帮忙抵挡魔教教主。

    冀州,确实要换主人了。

    他辛苦打拼多年的太岁帮,即便不烟消云散,也势必不能像以前一样继续在冀州横行。

    从一方霸主,到寄人篱下听人差遣,这样的落差让太岁尤其难以接受。

    若不然,当初也不会拒绝魔教招揽。

    可现在,他不得不接受。

    唯如此,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太岁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当机立断,向异族族主宇文峰恭敬一礼。

    “早闻族主神功盖世,气度恢宏,今日得见,老朽心下佩服不已,望能投入族主麾下,听候差遣,还请族主收留。”

    既然做了决定,他便索性将姿态彻底放低,不再抱有任何保留或者侥幸心理。

    “洪老来投,朕当然欢迎。”宇文峰也丝毫不含糊。

    巨鹰振翅间,靠近那团火红祥云。

    炎龙皇辇上,陈洛阳并无过激反应,像是完全不为所动。

    他静静坐着,手指轻轻敲击座椅扶手。

    看似淡然自若,其实心思电转,脑海中瞬间浮过诸多念头。

    自己一身伤势,已经恢复很多。

    现下,基本能自如发挥第十三境,真形境界的实力。

    同时,还有两招第十四境层次的“祝融”打底。

    凭借神魔血和神武魔拳的威力,对面如果是闭关前的刀皇,他不说稳胜,但也有底气直接对刚。

    但刀皇宇文峰一场闭关下来,实力明显比闭关前更上一层楼。

    虽然当初只惊鸿一现,但陈洛阳对此有清楚认识。

    如果这场双皇对决提前的话,黑壶里的血红琼浆眼下还不足以套出刀皇宇文峰的信息。

    自己之所以北上大开杀戒就是为了增加胜利的筹码。

    现在筹码还没到手,且不说提前开战胜负结果如何,这一战后,万一再有其他威胁或者突发状况,自己是否有余力应变?

    但今天之事要是就此轻轻放下,那堂堂魔皇也颜面扫地了。

    而且,对面的刀皇宇文峰会不会因此生出怀疑,改变原有态度?

    陈洛阳心中飞快思索。

    最后不紧不慢开口,只有一句话。

    “你什么废物都收啊?”

    他声音听不出怒意,反而流露出几分漫不经心的态度。

    刀皇宇文峰听了这话,眉毛轻轻扬起:“朕麾下的儿郎,都是豪杰与勇士,洪老投我漠北,不会辱没他。”

    陈洛阳淡淡说道:“早二十年前的洪覆,能入本座的眼,但现在的他,不过一条心气尽丧的守家犬罢了。”

    下方地面上的太岁闻言,面无表情。

    上空巨鹰背上,“天狼”博撒尔和“魔狼”巴昆等异族高手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说话,但心中却都有相同想法。

    魔皇的话,略显刻薄。

    如今的太岁确实年事渐高,但仍然是神州浩土最顶尖的武王强者,登临第十二境,温养的层次多年。

    虽然一直没能跨过那道天堑登临武帝之境,但武帝之下的强者,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最顶尖的那批人。

    几十年来,除了武帝强者,没几人敢说自己能稳胜太岁掌中那杆一丈三尺长的太岁枪。

    太岁帮如今的基业,雄踞北地多年,都是他自己一刀一枪亲手拼回来的。

    现在的帮中第二高手,大总管毛文锋那个事后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异族高手大都桀骜好斗,但以他们的心气也要承认,太岁投身漠北,能稳稳压在其头上的异族高手,满打满算能不能凑齐三人都难说。

    不过,相较于从前的雄才大略,气魄逼人,最近这些年来的太岁,确实给人不如从前,垂垂老矣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否多年修为停滞不前始终无法突破至武帝层次,以至于折损了其信心和锐气。

    或许他的一身武道实力还在,但昔日雄心壮志似乎已经消磨殆尽,做事开始瞻前顾后,只想守住自己冀州一亩三分地的独立王国,眼力和决断都下降,昏招频出。

    大不如前的太岁,似乎真不再是曾经那个雄踞一方的黑道霸主了…………

    “洪老,你自己怎么想?”宇文峰问道。

    八月飞鹰说

    ps:这是今天的保底第一更。看到有读者朋友反应我加更时间太晚,看起来不方便,我尽量努力,争取调整更新时间。(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