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60.你,玩得起吗?
    地面上的太岁深吸一口气后,朗声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朽愿为族主前驱,迎击来犯之敌。”

    “很好。”刀皇宇文峰微微颔首,看向赤龙皇辇说道:“最好的理应留到最后,陈洛阳,你我便静候五天后的那一刻吧,眼下,看各自麾下儿郎们玩玩如何?”

    “你手下洪覆他们玩得起吗?”陈洛阳随口说道。

    宇文峰大笑起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下方的毛文锋心中五味杂陈。

    他不想看到太岁走出这一步。

    自打加入太岁帮以来,太岁帮便也是他的心血,他跟帮主一样不想看到太岁帮沦为别人附庸。

    只可惜形势比人强,虽然已经尽了全力,但终究还是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如果一定要选,他宁肯太岁帮倒向大夏皇朝。

    问题是夏朝此刻自身难保,南荒魔教咄咄逼人,太岁帮想要自保,唯有投靠漠北异族。

    毛文锋看向身旁的帮主。

    太岁徐徐向前走出。

    他将第一个迎战魔教高手,可能是单挑,也可能面对围攻。

    但此刻他必须站出来。

    刀皇宇文峰已经替他抗下魔皇陈洛阳这个最可怕的对手。

    女帝燕明空和阳帝谢冲如果都没有与魔皇同行的话,眼下太岁要面对的魔教高手最高跟他一样是第十二境的温养层次。

    他没有任何理由回避,更必须冲在最前面。

    否则,是他投靠异族,还是异族给他卖命?

    理论上不可战胜的魔皇既然不出手,剩下的敌人,他就要战到底。

    这也算是他投身异族,为异族南下做先锋了。

    正是眼前的魔教,让他失了地盘,不得不做别人的马前卒。

    虎老雄风在,太岁心中也升起一股暴虐火气。

    他准备动手,陈洛阳却不着急了,淡淡问道:“陆彦呢?”

    太岁哼了一声。

    然后转头看向毛文锋:“请老陆也一起来吧。”

    毛文锋点点头,吩咐手下去请人。

    “邪心雾隐”陆彦,曾经神州浩土上横行一时的老魔,之后忽然销声匿迹。

    种种蛛丝马迹显示,他被魔教教主降伏,成为其座下福、禄、寿三仆之一。

    灰蝠黑鹿丹顶鹤中的黑鹿,也就是老禄。

    不过,这老魔终究还是对魔教教主生出异心。

    其人当年同太岁是旧识。

    同剑阁二先生无形剑项平的接触,也是太岁帮牵线搭桥。

    他本来藏于太岁帮总舵,但现在也不得不出来了。

    就像太岁不能指望异族人都傻乎乎给自己当挡箭牌。

    陆彦也不能指望太岁帮忙把所有锅都一起背了。

    想要生路,需要大家一起杀出来一条。

    赤龙皇辇压在津海城上空,魔教高手众多,陆彦也无路可逃,这时索性光棍点,随毛文锋一同出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魔教众人面前,

    男子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袍里,斗篷帽子下,露出半张惨白的面孔。

    其人脸上隐隐浮现一股黑气,令人感到不祥。

    男子仰头,风帽下苍白的面孔露出。

    同当初无形剑项平冒充之人,一模一样。

    他张嘴正要说话。

    陈洛阳则完全没有要听的意思,径自淡然道:“谁为本座拿下这个反复无常的东西?”

    一旁的老寿微微低头:“禀教主,请交给老奴。”

    福、禄、寿,老福已死,老禄叛变。

    老福虽然不是老禄亲手所杀,但若非项平扮作老禄模样,也没那么容易杀死老福。

    如今三仆只剩老寿,虽然同老福、老禄平日里交情也只是一般,但现在由他来清理门户,自然最合适不过。

    “去吧。”陈洛阳随意的挥挥手。

    老寿便出了赤龙皇辇,身形飘飘,从天而降。

    老禄见状,也索性闭口不言。

    在老寿落到半空即将着陆之际,地面上的老禄突然冲上来,出手时机拿捏的又准又狠。

    既然决心动手,他就不留任何余地,倾尽全力只求击杀老寿。

    老寿处变不惊,见招拆招,让老禄的杀招落空。

    两人顿时斗在一起。

    太岁神情平静,手掌一伸,丈三长短,名震天下的太岁枪便到了其手中。

    一枪在手,老者的气势更加强悍。

    一头白发,原本梳理的一丝不苟。

    而现在则为煞气所染,无风自动。

    前一刻似乎还有些暮气沉沉的老者,霎时间仿佛重新回到壮年极盛之时,再现那一方霸主的雄风。

    身为一帮之主,他的决断与眼力或许退化了。

    但在武道上,他仍然是天下武王中有数的最顶尖高手,仅次于三皇五帝的几人之一。

    无需起手式,只是人站在那里,就慑人心魄,叫敌胆寒。

    刀皇麾下一群异族高手,都看得暗自点头。

    却听赤龙皇辇上,陈洛阳淡淡说道:“本座这里有你一个最合适的对手。”

    话音方落,火红祥云里人影一闪。

    然后就有一个少年人,站在太岁对面,眼睛发亮,上下打量太岁。

    正是苏夜。

    其速度之快,叫异族众人除了刀皇外,其他人都只感觉眼睛一花,难以捕捉其动作。

    大家顿时心头凛然。

    太岁也很重视面前这个对手,没有掉以轻心。

    不过,看着眼前这个披头散发的少年,太岁心中就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对方,真的太年轻了。

    与垂垂老矣的他形成鲜明对比。

    如此年轻的人,便已经赶上穷尽一生的他,同为第十二境,温养的层次。

    想到陈洛阳那句“最合适的对手”,太岁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苏夜则没有想那么多。

    他瞳孔中仿佛有紫色的电光在跳跃闪动,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对面老者手里那杆太岁枪上。

    “我也是用枪的。”苏夜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天真的笑容,冲太岁打招呼道。

    说着,他手里也多一杆长铁枪。

    相较于太岁枪,不起眼许多。

    但关键却在于拿枪的人。

    苏夜一枪在手,连上方的刀皇宇文峰都眼睛微微一亮,目光中隐约流露出一分赞许之色。

    太岁紧紧盯着苏夜手里长枪。

    陈洛阳的话似乎又在脑海中浮现。

    但很快就被清除干净。

    太岁直觉敏锐的告诉自己,眼前这个披发少年,绝对轻视不得!

    如果不认真对待,自己要吃大苦头。

    一切私心杂念,这一刻全部被抛掷脑后。

    太岁的心境也变得古井无波,冷静到堪称冷酷。

    他没有什么让小辈儿先亮几招的意思,一点都不跟对手客气,手里太岁枪猛然一抬,枪尖直指苏夜。

    既然动手,就全力以赴杀死对手,其他想法,都是多余。

    在太岁举起长枪的那一刹那,其枪锋上,有光芒亮起。

    极为炽烈,极为燥热,极为刚猛的光辉。

    仿佛初升的朝阳。

    光辉扩张,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

    就像是太岁用枪挑起一轮太阳。

    随着长枪刺出,就是一轮辉煌烈阳,正面向苏夜碾压过去,霸道绝伦。

    在太岁举枪的刹那,苏夜也动手了。

    他出枪速度,比太岁还要更快,以至于有了后发先制的效果,抢先一步向太岁刺出。

    太岁抢先动手,反而慢了半步,可是那轮飞速扩张的大日,巨大无必,将苏夜攻击的角度全部封死。

    速度再快也没用,到头来还是要跟老夫的枪硬拼!

    这便是太岁霸道狂猛的枪法。

    而对于苏夜来说,则是……

    硬碰就硬碰!

    诡异邪厉的鬼龙咆哮着冲出,笔直的同太岁枪尖上太阳对轰。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有了较为短暂的静止。

    直到下一瞬间,时间流速骤然加快,方才有刺眼的白光向四周散开,狂澜横扫。

    双方高手紧紧盯着白光的中心。

    在那里,狰狞的鬼龙,赫然生生凿破烈阳表面。

    然后将之一路贯穿!

    烈阳仿佛被扎破的气球,轰然炸裂,狂猛阳刚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包围那条鬼龙。

    鬼龙身体被炸得不停抽动,现出一副遍体鳞伤的模样。

    但仍然一路向前,所向披靡!

    仿佛没有什么能阻挡其去路,无坚不摧,攻无不克。

    不过,太岁的枪锋上,立马又现出一轮新的烈阳,继续同鬼龙硬碰硬。

    第一轮……

    第二轮……

    第三轮。

    正是“太岁”洪覆成名天下数十载的绝学,三泰枪。

    于近些年的神州浩土上,一直有第一枪术的美誉。

    三轮太阳同时汇聚于太岁枪锋,转动间,终于将鬼龙身躯碾碎。

    但苏夜反而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双目紫光亮的刺眼,充满喜悦。

    然后,一条又一条黑紫色的鬼龙浮现。

    苏夜杀得兴起,一枪快过一枪,狂风暴雨一样,疯狂攻向太岁。

    三轮烈阳,不停汇聚转动,聚了散,散了聚,然后又不停被鬼龙击碎。

    双方在天地间翻飞,战场挪移到了津海城旁边的海面上。

    方圆数里乃至数十里大海,全都变成战场。

    烈阳和怪龙交替,金光与紫光碰撞,将大海都激荡的波澜起伏,风雨大作。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烈阳越来越慢,而鬼龙越来越快。

    在鬼龙的对比下,烈阳渐渐显得暮气沉重。

    仿佛老牛破车。

    东升朝阳,流露出夕阳西下之意。(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