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67.骑你的龙来看你
    二长老燕赵深深看了陈洛阳一眼。闪舞

    元老阁中的魔教宿老,大多曾经手握实权,但在新教主登位后失势,被新教主投闲置散。

    如今陈洛阳分派新差事下来,看似是好事,可燕赵一眼就看出这其实是个坑。

    去别的地方天高皇帝远独当一面都没问题。

    但对于魔域最南端的交州还有最西端的雪域高原来说,简直相当于流放。

    高原之上,天大地大,不是雪山就是草地,唯独没有人。

    外地物资往来不便,本地资源不好开采。

    想在那里拉一支私人武装,隐蔽是隐蔽,问题是不好找人,很难拉起靠谱的队伍。

    庞大的武者群体,需要庞大的人口基数,有足够大的选材面才能支撑起来。

    上了高原,随便一望就是千里无人区,人烟稀少到令人发指。

    而且现在那里突然有魔僧一脉出没。

    敌方数量不明,敌方实力不明。

    燕赵这一回过去,基本上等同趟雷。

    且不说二长老无心勾结外敌,就算他真想,难度也巨大。

    因为如来魔掌传承问题,魔僧一脉跟魔教关系势同水火。

    换个人或还罢了,魔弥陀燕赵燕二长老,是魔教武王中如来魔掌造诣最高的人……

    几十年下来,当前全教上下,数他打死的魔僧传人最多。

    至于叛教改投魔僧一脉,对方肯不计前嫌,燕二长老也不会考虑。

    “老朽这便动身出发。”形容枯槁的老者,一对白眉纹丝不动,微微低垂。

    陈洛阳颔首:“如有特异之处,及时回报,本座会完宇文峰,会酌情考虑西行入高原,亲自处置。”

    燕赵拱拱手:“谢教主。”

    “二长老经验老道丰富,我不多言,只提一句。”苏伟说道:“这次的魔僧传人,跟我们熟知的罪头陀一脉传人,可能同宗不同支,当年罪头陀或许是偷学神功外逃之人,我们同这次的魔僧传人,或许不用处得那么紧张也说不定。”

    燕赵淡然道:“不无道理。”

    说罢,向陈洛阳行了一礼后便即告辞。

    燕赵从正殿出来,返回自己住处后,其房中已经有三人等在那里。

    三长老王默峰。

    四长老柴翰。

    五长老谭云生。

    “让老朽区雪域高原。”燕赵平静说道。

    其他三人都面现忧色。

    “谢老大在总坛养伤,燕二哥你远赴高原,大首座愈发势单力孤,还可能要面对宇文峰和李元龙……”柴翰沉声道。

    “眼下这个鲸吞神州的节骨眼上,陈洛阳不可能让陈初华离开中土,剩下的王飞、苏夜不闯祸就不错了。”燕赵淡淡说道:“不是老朽,就是默峰,这没什么好说的。”

    五长老谭云生说道:“老朽陪燕二哥一起去吧。”

    柴翰叹气:“越来越分散了。”

    “洪岩留在蜀州脱不开身,燕二哥去了雪域高原上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谭云生说道:“那边除了魔僧传人,可能还要跟占据西域的异族打交道,燕二哥分身乏术啊。”

    燕赵看了他一眼后,徐徐说道:“既如此,辛苦云生和老朽一起上高原一趟。”

    在五长老谭云生主动请缨,与二长老燕赵一同前往雪域高原后,陈洛阳同意了其请求。

    燕赵、谭云生二人当即便动身出发。

    而赤龙皇辇,则飞入豫州。

    魔教正式踏足这片大夏皇朝的核心领土。

    夏朝皇都禹京城,便位于豫州腹心之地。

    距离双皇决战还有四天时间,赤龙皇辇抵达禹京城外。

    此刻,这座神州第一雄城上空,正爆发一场大战。

    乌黑夜幕降临,黑暗的星空笼罩半座禹京城,将白昼天作黑夜。

    夜空里,一轮银月高悬,与如日中天的太阳相对。

    下方禹京城上,半空里则浮现一块仿佛龟甲似的巨大符阵,在不停转动,将上方星空的压力不断化解。

    陈洛阳知道上面是朱雀殿首座燕明空的武道真意所化。

    他此刻主要盯着下方禹京城。

    大夏皇朝的万岁玄灵阵,在神州浩土也声名远播,借助禹京城显化,防御力强劲,虽然不如魔教的祝融焚天阵那般声势浩大,但也是当今世上有数的守御大阵,护卫夏朝皇城。

    眼下这大阵正顽强抵挡女帝燕明空的进攻。

    陈洛阳定睛细看,就见那龟背似的符阵中央,有个人影似乎若隐若现。

    有他和大阵合力,则大阵暂时稳如泰山,将女帝阻隔于外。

    阵法光辉流转下,让其模样忽明忽暗,看不真切。

    陈洛阳双目中的乌黑玄光,变作暗金色。

    其视线穿透大阵,落在这主持阵法的人身上。

    这次他看清了对方长相,正是夏帝李元龙本人。

    夏帝也感受到陈洛阳的目光,微微转头,与之对视。

    平天冠下,那对幽静的眼瞳,此刻仿佛虚空一般静谧飘渺,不流露半点情绪。

    陈洛阳同样静静看着地方。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夏帝李元龙身旁。

    那是一个身着夏朝宫廷护卫服饰,身材高大,相貌普通的青年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无表情。

    他来到李元龙面前后单膝跪下:“还请陛下保重龙体,稍后这段时间请让臣支撑。”

    “陈洛阳已至,怕是休息不了多久,不如一起待在这里吧。”李元龙言道。

    那侍卫应声道:“臣遵旨。”

    然后站起身来,从李元龙身上接过万岁玄灵阵的担子。

    李元龙也并未离开,只是站在一旁,默默调息。

    “鸿庆,辛苦你了。”李元龙喟叹道:“大夏千万里江山社稷,此刻都在我们肩上。”

    名唤班鸿庆的青年侍卫言道:“臣万死不辞。”

    “鸿庆言重了,我们君臣携手,一起守住这江山,却不止朕和你两人,他们,都和你我在一起,就在我们身后,一起为大夏撑起天穹,不叫南蛮北戎染指,涂炭生灵。”李元龙说道。

    他身旁的班鸿庆,目光微微凝练:“陛下所言甚是……”

    其心头,浮现一个又一个人名,一张又一张面孔。

    大家仿佛都在拍着他的肩膀,把无形的力量传递给他。

    左右周围,都是稚嫩天真,但朝气蓬勃,斗志昂扬的少年。

    高大的汉子,这时似乎也变作一个少年模样。

    十几年前,他自己的模样。

    一群少年站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努力。

    人数越来越少。

    大家都知道,消失的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但他们没有惶恐颓丧,反而更斗志激昂。

    那些失败的同伴们,希望和梦想,将由他们继续背负,更成为他们前进的动力。

    要连同伴们的那一份儿一起努力。

    守护大夏,守护苍生,守护陛下。

    艰难险阻一定有,痛苦牺牲一定有。

    但为了那光明的未来,一切都值得!

    渐渐地,人越来越少。

    到了最后,只剩下他班鸿庆一人。

    终于,他成功了!

    昔日的伙伴都已不在身边。

    但他们没有消失。

    他们的信念和梦想,都在我身上。

    为了他们,我绝不会输!

    陛下定鼎天下,大夏气吞八荒的时刻,一定会来临!

    少年们的身姿都消失。

    原地只剩下高大的青年一人挺立,仿佛擎天支柱一般,撑起万岁玄灵阵,将上方的夜空隔绝在禹京城之外。

    李元龙平天冠珠帘后的双目中,则有一抹浓浓忧虑,从眼中闪过。

    他视线望向远方。

    该来的,不该来的,全来了。

    除了此刻正跟万岁玄灵阵较劲的女帝,以及刚刚抵达的赤龙皇辇外,在另一个方向,远离禹京城的一座高山顶,立着一头身形庞大无朋的巨鹰。

    巨鹰头顶的人,抓着一只酒壶,正往嘴里灌酒。

    “咕咚咕咚咕咚”半天后,他方才放下酒壶,摸了一把嘴,视线也看向出现在天际的赤龙皇辇。

    燃烧的祥云,将天边染红。

    祥云中,有一声声龙吟不断响起。

    龙吟声中,流露出焦躁不安的抗拒情绪。

    越接近禹京城,越是如此。

    城上,夏帝李元龙面无表情。

    那头炎龙,是他大夏朝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

    然而彼时只是一条极为幼小的雏龙。

    人来喂养,雏龙发育极慢,更要担心夭折。

    夏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保住雏龙,然而等它成年,实在是太费时间了。

    夏帝李元龙想尽办法,终于另辟蹊径,尝试借助冥海祭礼之力,以极寒生出极热,孕育这条炎龙快速成长,终于获得成功。

    最近十来年间,炎龙成长飞速,终于在近年便将成年。

    此龙战斗力基本相当于一位第十三境的人族高手。

    为求多一些把握,李元龙留下班鸿庆守卫禹京,自己秘密带了炎龙南下。

    可南云山之战,魔皇实力远超预估。

    不仅没有受之前决战剑皇的伤势影响,甚至还比先前更上一层楼。

    完全邪门的反差,致使中土大败亏输。

    而夏帝李元龙,更将这条炎龙也输出去,遭魔皇重创,并被擒拿。

    现在,炎龙更被降伏,反倒成为魔皇的坐骑,重返禹京城!

    饶是夏帝李元龙心境再镇定,这一刻也气往上顶,有吐血的冲动。(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