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171.打烂你的龟壳!
    凝练的枪锋,轰然朝着下方的山河巨鼎刺落。35xs

    正施展鼎天神诀的班鸿庆,心神突然微微恍惚。

    他骤然一惊。

    不似有些绝学只能防御外在攻击,有些绝学锤炼神魂防御精神冲击。

    鼎天神诀的防御,是立体全方位的,面面俱到,基本没有短板漏洞可言。

    想破鼎天,只能正面硬碰死磕。

    但班鸿庆此刻面对蚩尤相刺落的枪锋,眼前隐约一花。

    他感觉自己仿佛重新回到当初少年时,和伙伴们一起经受历练。

    那个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就是一道无形的锋芒。

    仿佛一杆看不见摸不着的长枪,刺向心口要害。

    那枪锋,似乎只有尖头一点锋芒。

    可就这一点锋芒,无坚不摧,似乎不论什么东西,都无法抵挡,只会被洞穿捅破。

    一个又一个同伴,因此而倒下,永远没了呼吸。

    大家都感到恐惧,却避无可避,只能咬紧牙关面对。

    这一场仿佛不知尽头的劫难,直到今日,仍然深深镌刻在班鸿庆心底。

    直到此刻,面对另一支锋芒毕露的凶恶大枪,便重新从心海深处泛起。

    鼎天神诀不惧神魂攻击。

    但练武的人,心灵深处却可能存在破绽。

    班鸿庆目光一凝。

    现在的自己,跟当年已经不一样了。

    所有同伴的信念和信任都在自己肩上,与自己同在!

    鼎天神诀,牢不可破!

    山河巨鼎上光芒涌动,阻挡上方蚩尤相刺落的枪锋,阻挡陈洛阳的拳意。

    道道流光,从巨大的鼎身上蔓延出去,不断延伸,仿佛同神州浩土亿万里山川合而为一。

    光流不停抖动,有强大的气息在其中不停奔腾,川流不息。

    并非是像魔教换日那样,将敌方攻击的力量导引转移,排解到其他地方帮自己分担压力。

    而是以自身为中心,不停汇聚四方山河灵气,纳于己身,归于一处。

    茫茫山川的力量,仿佛都合兵一处,共同抵御外敌的攻击。35xs

    硬碰硬之下,作为攻击一方的陈洛阳,能感觉到明显的反震力量,凶悍程度甚至让他都觉得手腕微微发麻,有点气血翻腾。

    他面不改色,只淡淡道一句。

    “还行。”

    蚩尤相身边,暗金光辉不停闪动,形似风雨大作。

    风雨之中,无数光影起起伏伏。

    仿佛无数尊魔神,在蚩尤统帅下,降临人世,征战杀伐。

    蚩尤相也越发凶悍高大。

    滔天杀意与战意,涤荡整个天地。

    人间兵戈,在天地山川面前,显得渺小。

    悠悠岁月,古往今来,战斗的人换了一群又一群,一代又一代,但天地依旧,山河如故。

    可是,如果这战斗,这杀戮,这攻击的目标,直指这片天地本身呢?

    狂暴的杀念与斗志,就是冲着毁天灭地而去!

    这片天地,这片山川,都一起毁灭在这杀戮和破坏之下!

    暗金光芒不断闪烁。

    下方巨鼎,开始颤抖摇晃起来。

    从巨鼎上延伸出去,仿佛连接正片天地的一道道光流上,都浮现暗金色。

    然后,相继绷断!

    以双方交战地点为中心,天地仿佛整体震动了一下。

    豫州千里沃土,隐隐开始地震!

    刺落的枪锋,略微向下一点。

    而那尊山河巨鼎,则体型缩小一些。

    体型越小,其防御力似乎越凝练。

    但上方的蚩尤相,其凶暴力量也越来越强悍!

    当双方对抗达到一个临界点时,平衡终于被打破。

    乌黑的山河鼎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一条极为细小的缝隙,在枪尖落点处,悄然裂开。

    那缝隙是如此狭小,微乎其微,以至于人几乎难以用肉眼看清楚。

    乌黑的巨鼎上,缝隙却似乎比头发丝还要更细小。

    但这一战的结果,却因此揭晓。35xs

    神州浩土第一防御绝学鼎天神诀,终究还是败在魔皇陈洛阳拳下!

    暗金色的枪锋,更一路不停向下。

    鼎身上的裂痕,开始慢慢扩大,并越来越深!

    刀皇宇文峰目光沉静,但在眼底最深处,隐约有不可抑制的亢奋神采。

    即便一向高傲的他,此刻也要承认,鼎天神诀确实不同凡响。

    宇文峰可以肯定,换了昔日魔教的九式大天魔手,没可能攻破同境界下的鼎天神诀。

    换了他在陈洛阳的位置上,要攻破同境界强者的鼎天神诀,也不敢说一定能做到,需要试过才知道结果。

    鼎天防御之强,着实名不虚传,难怪古老相传,夏朝开国太祖曾在第十三境时凭此神功硬抗第十四境高手的攻击。

    有那么一瞬间,刀皇宇文峰都想插手,把班鸿庆保下来。

    并非为了收服对方为己用。

    而是希望待对方境界提升后,能与之一战,亲身尝试一下鼎天神诀的厉害。

    不过,这冲动转瞬即逝。

    鼎天神诀强大,能将之攻破的陈洛阳,无疑更强。

    这是更好的对手。

    宇文峰重新闭上双目养神,他现在越发期待四天后那一战了。

    而在此刻的洛阳城中,魔教众人一边接手城池,一边也都在关注远方战场。

    距离太远,他们不像宇文峰一样能看那么清楚仔细。

    但方才鼎天神诀所生一道道虚幻光流,因为暗金光华而在半空里一一绷断的场面,大家都看在眼里。

    魔教众人,顿时都为之大喜。

    自家教主,胜了!

    鼎天神诀,也无法阻挡教主神威。

    不仅仅是九龙皇拳,大夏皇朝另一门旷世绝学,此刻也拜服在自家古神教脚下。

    夏朝,是真的要被历史淘汰了。

    正如眼下洛阳城取代禹京城,成为神州浩土新的中心。

    鼎天神诀重现,也不过回光返照而已。

    元老派众人,面面相觑,心情复杂。

    自家神教入主中原,所有人都高兴。

    但连鼎天神诀都挡不住教主锋芒的话,大首座诸般神功加身,恐怕也难以抵挡……

    一时间,大家都心绪起伏。

    旁观者有空胡思乱想,作为直面魔皇铁拳的班鸿庆,则脸色雪白,目现难以置信之色。

    昔年弱小无助,苦苦挣扎的阴影,仿佛再次浮上心头。

    不过,这软弱的念头,转瞬即逝。

    下一刻,便是坚定不屈的信念与悍勇决绝的斗志重新占据脑海。

    或许,我真的不是你对手。

    但我会尽我所能,将你的脚步拖延在这里。

    我每多坚持一刻,陛下那边的希望就多一分。

    一定要坚持下去……

    不,不对!

    是我一定能坚持下去!

    班鸿庆面无表情,强忍已经“蚩尤”拳意开始侵入他体内后带来的破坏与痛苦,咬紧牙关,继续全力催动一身神功。

    山河巨鼎上的裂痕虽然越来越大,但仍然不肯放弃。

    无形的力量在远远不断试图修补裂痕。

    只是暗金的枪锋仍然在不停刺入。

    枪锋甚至隐隐带上旋转之意,形同钻头一样,不断扩大山河鼎上的裂缝。

    任凭班鸿庆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其脚步。

    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努力,让对方慢一点,不要加快。

    陈洛阳神色平静。

    他现在催动第十三境层次的力量,可不像当初重伤时使用孤注一掷的时候。

    那时候的一招,力量暴烈,堪比武帝。

    然而只是爆发一下,并不具备持续性。

    如果是要持续出招的话,其实顶不了多长时间。

    要么无以为继,要么变招,爆发第二次。

    而眼下,同样第十三境层次的一招,暴烈迅猛的同时,力量还源源不断,攻势连绵仿佛没有尽头。

    比爆发力班鸿庆比不过,比耐力他同样不是对手。

    所以陈洛阳一点都不着急。

    相对班鸿庆而言,他其实更警惕一旁的刀皇宇文峰。

    就在此时,陈洛阳心中猛然生出一分淡淡心悸的感觉。

    但并非来自宇文峰。

    事实上,刀皇宇文峰此刻也生出同样的感觉。

    他本已经闭上的双眼,猛地重新睁开,往另一个方向看去。

    女帝燕明空追击另一道白光的方向。

    既然班鸿庆在陈洛阳这边,那么另一边就该是夏帝李元龙了。

    就在陈洛阳同班鸿庆交手的时候,那边也陡然升起一股极为凶戾的气息,孤寂冰冷至极,令人惊心动魄。

    仿佛地狱冥府的大门,在那里洞开!

    李元龙,还是燕明空?

    这感觉……剑意!

    燕明空终于出剑了?

    陈洛阳和宇文峰心头,闪过同一个念头。

    李元龙纵使突破至第十四境,也不可能跟现在的刀皇宇文峰相提并论,更未必能对女帝造成生命威胁。

    女帝那么顽固,哪里会轻易动剑?

    那一剑对方一心留给他陈大教主的……

    陈洛阳眉毛轻轻扬了一下,看向面前的班鸿庆。

    “先到这里吧。”

    已经集中精神到近乎意志模糊,完全无闲暇去思考其他的班鸿庆一怔。

    然后就见陈洛阳另外一只手伸出,五指也握成拳。

    第十三境的“祝融”施展开来,高大的火焰神祇同蚩尤相一起立于天地间。

    然后,爆炸性的火焰力量,和暗金枪锋一起轰击在山河鼎上。

    已经被暗金枪锋凿开一道缺口的位置,火焰之力侵入缝隙中,轰然爆炸!

    缝隙缺口,瞬间被撕裂变大。

    然后,暗金枪锋继续猛刺下去。

    缺口更深。

    火焰再炸!

    于是缺口进一步扩大。

    一个集中于一点凿穿,一个后续炸裂扩大裂缝。

    还在苦苦支撑的山河鼎,转眼工夫,便破碎裂开!(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