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74.心有所念易脑补(4更)
    通过黑壶,查阅那年轻道士的信息,陈洛阳发现一个问题。

    这几天,对方没有返回青牛山师门,也没有向他师门长辈联络汇报被陈洛阳掳了的事情。

    这显得很矛盾。

    如果说认命了,那应该返回青牛山青牛观,思考寻找盗取太清妙玉的办法。

    如果说不肯屈服,那应该索性向师门长辈求助。

    现在这么一副听之任之,仿佛没事发生的模样,总不能是等到陈洛阳给他定的十五天时限到了后,坦然等死吧?

    难道说,他自救的办法就是等时间到了以后看陈洛阳到底能不能干掉他?

    看是你刀快,还是我头硬?

    这太无厘头了。

    上次那个和尚的遭遇,已经充分告知对方,只凭自身,不可能反抗。

    如果说对师门长辈还抱有希望的话,那也应该快速求救才对。

    从这个年轻道士的反常举动里,陈洛阳隐约读出对方心思的矛盾。

    他不确定自己猜的一定对,但他决定试一试,看能否助推对方一把。

    年轻道士现在心里确实很矛盾。

    他不甘心就这样被神秘人控制,随时可能生死不由自己。

    暂时重获自由的这几天,年轻道士心中一直在思索办法。

    对方能轻易摄拿自己,自己一点反抗余地也没有,说明对方实力确实强大,那和尚瞬间灰飞烟灭也佐证这一点。

    只凭自己是无法反抗的,必须借助师门的力量。

    青牛山青牛观,乃红尘道门第一圣地。

    观主乃道门第一高手,在整个红尘界也是最顶尖的存在。

    年轻道士担心自己口吐秘密的瞬间,就会被神秘人杀死。

    但也不是全无办法。

    自己回到观里,一天到晚,连上厕所洗澡睡觉都算上,始终保持身边有别人在。

    尴尬归尴尬,但这样一来,那神秘人再带走自己,必然会被人发现,届时或许就会惊动观主。

    这不能算是我泄密吧?

    虽然那和尚说他也是在寺里长辈面前失踪的,事后其师门长辈没有找来,但有可能是和尚自己虚张声势吓唬人,或许他当时也是私下里一个人时,就被带走了。

    我时刻保持自己身边有别人盯着,或许可以试试看?

    不主动吐露秘密的情况下,那神秘人总不至于因为我不一个人独处,就干掉我吧?

    以其高傲性格,如果真的本领高强,多半就是无视青牛观的人而已。

    之后青牛观能不能找来,就要看自家师门的本事了。

    年轻道士生出如此主意。

    但他始终有些犹豫。

    虽然有危险,但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场机缘。

    危机危机,危险的同时也是机会。

    继续这么按部就班下去,自己在一众师兄弟中,很难真正脱颖而出。

    如果这个神秘人提供的奖励很可观的话,这或许将助力自己更进一步。

    可是第一个任务就是盗取自家观里的宝物,这让年轻道士心里打鼓。

    万一是外敌要对观里不利,那可就糟糕了,自己稀里糊涂就成了内奸。

    虽然太清妙玉这东西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即便遗失也对观里没有实质危害,但年轻道士心中多少有些没底。

    尤其是,偷盗这太清妙玉等于给对方拿住把柄,自己就再难走回头路了。

    正当年轻道士心中迟疑不定之际,他眼前忽然一花。

    视线再恢复正常的时候,人已经重新置身于星光笼罩的黑暗空间里。

    年轻道士沉住气,没有出声,只是四下打量。

    然后他发现,除了之前见过的那两个女子以外,这次又多了一个人。

    新来的人笼罩在星光下,仍然看不清具体模样。

    勉强分辨身形轮廓,似乎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衣着貌似比较考究隆重,但看不清具体样式。

    这男子正左右打量四周,似乎也在费力观察他们三个。

    “敢问三位怎么称呼,此地又是哪里?”这新来的华服男子沉声问道:“此间主人可在?”

    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不见响起。

    年轻道士琢磨一下,大概明白这是此地主人的老规矩,老人给新人介绍情况。

    “此地主人神秘莫测,带我等来此,是为了他跟友人的一个赌局。”年轻道士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违逆那神秘人,于是便徐徐开口。

    他将情况大致介绍一遍后,那华服男子答道:“感谢道长为我解惑,不知道长怎么称呼,师出何门?我同太乙山常有走动。”

    年轻道士沉默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回答。

    那华服男子似是恍然:“道长你也身处星光中,能否看清我的相貌?”

    年轻道士答道:“贫道只能看出三位居士的大概轮廓,看不清具体相貌。”

    华服男子言道:“这么看来,此地主人,不想我们知道彼此身份。”

    正在这时,那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夫并不介意你们互通名号,之所以维持现在这样,其实是为了你们着想。”

    年轻道士、燕明空和韩莓都心中微动。

    威严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们人数渐多,随着老夫相中合适人选,还会有更多人来此,现下告知你们一件事。

    老夫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者有奖励,完不成的人将接受处罚,事不过二,超过两次无法完成任务,老夫会废弃他。

    交给你们的任务都有时限,提前完成任务,节约下来的天数,会做一个排名,五次任务一个小结。

    节约最多的人,有额外奖励,节约最少的人,也会被老夫废弃。”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心头顿时揪紧。

    韩莓深吸一口气,然后再吐出。

    果然如先前猜测的那样,大家彼此之间是存在竞争关系的。

    那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老夫与朋友的赌局,需要用到的人手并不很多,所以会从你们当中拣选,择优取之。”

    年轻道士心头沉重,惊疑不定。

    韩莓则不满的看了旁边燕明空一眼。

    燕明空默然不语,眼观鼻,鼻观心,像是入定一样。

    那华服男子深吸一口气之后说道:“敢问前辈,在不向别人提及您存在的情况下,可否找这里以外的人帮忙完成任务?”

    威严的声音响起:“无妨,人脉也是能力的一部分,老夫只看结果,不过有些任务,旁人帮不了你。”

    华服男子沉稳的答道:“晚辈明白了。”

    那神秘人便说道:“很好。”

    说着,红光便将年轻道士、燕明空、韩莓三人封闭。

    他们并不意外,知道这是神秘人要给那个华服男子布置任务了。

    片刻之后,红光散去,三人重新恢复对外的感知。

    再看那华服男子默然不语,似乎也在因为任务而犯难。

    神秘人则说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各自散了吧。”

    四人于是便是齐声说道:“是,前辈。”

    年轻道士心里感觉此事弊大于利,危险太高,正琢磨设法让师门长辈知道此事,忽然听见那新来的华服男子提高声音道:“前辈且慢。”

    大家都感到诧异。

    那华服男子的视线,望向韩莓所在的星光:“这位姑娘,我有一事相询。”

    韩莓莫名其妙:“什么事?”

    话音未落,就听华服男子大声喝道:“好啊,韩莓,果然是你,我就觉得刚才听见你声音了!”

    韩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很确定,自己从来没听过这华服男子的声音,难道是认识的人,之前伪装了声线?

    她此刻想伪装自己的声音也来不及了,只能索性冷哼一声:“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华服男子,自然便是陈洛阳自己再次造的小号,在这里鱼目混珠。

    他发出冷笑的声音:“你打伤我侄儿,抢了异宝后跑的无影无踪,我正要找你算账。”

    韩莓稍微有点心虚。

    她打过的人还真不少……

    换个其他时候,敢作敢当,她直接就认了。

    但现在这个场合,很多事情还没摸清楚底细,所以她也唯有死鸭子嘴硬到底:“那你就去找人报仇呗,眼睛放亮点,别找错人,我没时间陪你发疯。”

    一边说着,她一边暗自庆幸。

    一旁的燕明空虽然跟她打过一场,但似乎并不认得她。

    但是,另外一边,那年轻道士的目光猛然一亮。

    韩莓……

    这个名字,他有所耳闻。

    二十岁的第十四境,当真如凤毛麟角,基本上个个名动红尘。

    其中韩莓尤其具有传奇色彩。

    因为她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没有名门背景的人。

    剩下人里,连那个新近在红尘下一方天地声名鹊起的陈洛阳都算上,也有古神教的背景。

    韩莓的名字与这样一群名门子弟凑在一起,尤其惹眼。

    有些强大的宗门势力,都有意招揽吸收她。

    此女能有现如今的成就,实在不简单。

    缺乏名师指点已经不易,精深的绝学秘传也难得,但想要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修为实力,实打实的物质资源也不能少。

    她都从哪里得来的?

    如果,她很早的时候就跟这神秘人打交道,完成对方的任务以换取奖励,一切似乎便都说得通了。

    之前可没提过,这赌局从什么时候定下的。

    这女子又是玄一,排序在最前…………(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