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92.左右互搏
    心神分出部分进入黑镜中,陈洛阳停留在“左眼”,望着眼前繁星一样的存在,没有第一时间动作,而是沉思起来。

    魔尊在红尘下诸天地,包括神州浩土在内,都立下藩篱障碍,这对眼下的陈洛阳来说,自然是好事。

    但并非万无一失。

    要尽快积蓄自身实力的同时,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

    虽然眼下还不能确认这位姓唐的魔尊到底人在哪里,但既然自己有了这么一重便利,就要设法将之兑现才好。

    不过这其中存在个问题。

    这位魔尊大人,有没有随身的弟子仆从一类的人存在?

    或者说,有没有直接听命于他,守着他闭关的直属势力?

    就像陈洛阳自己刚刚来到神州浩土的时候,身边有魔教众人一样。

    有熟悉的人自然不利于冒充。

    但有这些人在中间,现在身为“魔尊”的他,则可以发号施令,在自己真正具备相符的力量前,影响红尘,把权威和地位变成实实在在的东西。

    可是从目前对红尘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位姓唐的魔尊,似乎并没有贴身弟子或者直系传承?

    红尘里每个人提起至尊虽然都敬畏有加,但整体局势像是群雄割据的模样。

    魔尊本人闭关隐世不出的情况下,红尘里各大顶尖圣地各行其是,雄踞一方,但没有哪家明显盖压天下领袖群伦。

    这就让陈洛阳感觉有点难办了。

    堂堂“魔尊”,想耍一下威风都没有对象,属实寂寞。

    在他还没有找到办法显圣人前的时候,他跟红尘里南楚、小西天、天河、血河、苦海等圣地中间,隔了一层,影响力无法直接施加到楚皇、小西天方丈等人身上。

    所以陈洛阳一直在谋划,在彼此之间,建立起一道桥梁。

    不过,不能操之过急。

    一定要稳妥才行,否则很容易被别人发现他的秘密。

    燕明空、韩莓等人便是初步尝试,借助她们,通知红尘中人一个消息。

    魔尊大人出关了。

    但这其中分寸把握,着实困难,陈洛阳丝毫不敢大意,否则很容易被人直接找到幕后的自己。

    一切只能徐徐图之。

    但现在又多出一个“树屋”来,陈洛阳更劳心劳力的同时,却也感觉自己活动空间大了不少。

    姑且算是有利有弊吧。

    借助“树屋”来主动寻找魔尊。

    同时,另一边则有魔尊直接掌握的燕明空等人。

    两条线一起前进,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左右互搏,最终营造出魔尊重临红尘,但隐于幕后的形象。

    至不济,两边吃拿卡要给自己谋好处,效率也高得多。

    陈洛阳思索良久之后,注意力重新放到眼前那些“星辰”上。

    此刻,所有星辰都是白色的。

    陈洛阳明白,在自身修为实力突破至第十五境后,他可以真正选取第四个乃至更多的人,将对方带到这片虚空下,而不是自己唱双簧假扮。

    具体现在能掌控多少人,陈洛阳眼下还不确定,但他不急着拉新人。

    他此刻的注意力,更多放在,自己能否更深入的掌控这“左眼”?

    陈洛阳细细揣摩片刻后,心中渐渐有数。

    他看向之前的燕明空三人。

    象征她们的三团星光,此刻正起起伏伏。

    看似一模一样,但陈洛阳能很清楚的分辨出三个人谁是谁。

    不过眼下,代表燕明空的那枚“星辰”,正与另外两团星光纠缠,一如当初陈洛阳将她和韩莓第一次带来时的情景。

    看样子,是正在跟人交手,并且遭受围攻。

    陈洛阳没有第一时间插手,而是细细观察了片刻。

    半晌后,他终于动了动念头。

    并非把燕明空或她那两个对手带到自己面前。

    而是直接在红尘中移动燕明空。

    就见象征燕明空的那团星光猛然晃动了一下,但仍然被那两团星光纠缠。

    看来直接移动是不行的……陈洛阳心中一边思索,一边第二次动念头。

    这一次,象征燕明空的星光骤然变大,被直接带到陈洛阳面前。

    他这次吸取当初第一次时的经验,没有动燕明空那两个对手,将之留在原地。

    在那两人的视角下,则是虚空中突然裂开一道缝隙。

    然后燕明空便即消失。

    那诡异的虚空缝隙也马上愈合,让他们想追都来不及。

    如此场面,自然让人诧异,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燕明空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镇定如恒,看着自己同另外三团星光一起来到熟悉的黑暗世界里。

    在陈洛阳将燕明空带来这里的时候,韩莓跟那个青牛观嫡传的年轻道士赵日眠,也都一并被带来。

    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的小号“玄四”

    韩莓看见燕明空,便即笑道:“我听说了呦,你正被追杀,是不是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你真该感谢这里的前辈,依我看,你下个任务的奖励,就拿这救命之恩抵消了吧?”

    名唤赵日眠的年轻道士闻言,心中微微一动:“这两个女子,看来认识,其中一个是那个韩莓,另一个正被追杀的话,会是谁?”

    燕明空听见韩莓的话,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

    虚空中则响起那低沉而又威严的神秘声音:“从玄一开始。”

    他这次没有别的话,直接开始发布命令。

    燕明空、赵日眠被红光笼罩,只剩下韩莓还留在面前。

    韩莓眼睛转了转:“前辈,我上次经受您布置任务的考验,还没有完成,南楚的人,仍然在追查我,您看这…………”

    陈洛阳言道:“无妨,就也算作第二重考验的一部分好了。”

    韩莓顿时泄了气,无奈点头:“好吧。”

    “属于你的第二重考验,去青锋山,将山顶一株青果树连根拔起。”陈洛阳吩咐道。

    韩莓闻言,直接愣住:“拔树?”

    陈洛阳言道:“不错,限时七天完成。”

    韩莓回过神来,脸上露出牙疼的表情。

    青锋山,她之前有所耳闻。

    那是一个魔道门派,在红尘界里算中等规模,跟圣地无法相比,也比一般的名门大派要弱,不过堪称一方豪强,门中也有不少高手。

    这其实无所谓,比青锋山还强的势力,韩姑娘也是闯过的。

    进出青锋山,拔一棵树,对她而言没有难度。

    唯一值得注意的问题在于,这个青锋山素来依附血河一脉,是血河非常听话的小弟之一,血河一脉平日里也时不时会照拂一二。

    此次任务的难点,看来就在这里了。

    韩莓倒是不惧,但就是觉得太阳穴疼。

    因为事情未免太无聊了。

    拿啥不好,就拿一棵树?

    “敢问前辈,哪里一共几株青果树,您要的又是哪一株?”韩莓无奈的问道。

    她这一问,其实还真把陈洛阳给问住了。

    陈大教主当然不是真的无聊到为了一株普通的树就大动干戈。

    要这株青果树的原因在于,之前血孤村就是这里,无意中得到那枚竹简模样的神秘符诏。

    陈洛阳通过这第二枚符诏,化生出创命神树。

    但他很快发现,这株神树隐隐有点问题,似乎缺了些什么。

    虽然招呼李故城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不利于自己以后继续谋划更多。

    出于解决问题的考虑,陈洛阳花费了黑壶里部分血红琼浆,查询血孤村的信息资料。

    对方生平经历最后一句话,自然是显示他被陈洛阳干掉了。

    陈洛阳关心的是对方得到这枚神秘符诏的过程。

    然后便发现,血孤村是在此前偶然路过青锋山留宿做客的时候,无意间在山上一株青果树下,发现这枚符诏。

    青锋山是血河一脉的附庸,血孤村作为血河嫡传,上级视察下级,住一晚上,倒没啥奇怪的。

    看样子,青锋山此前应该没有发现符诏所在,结果白白便宜了血孤村。

    而血孤村虽然那一驾驭此宝,但知道宝物不凡,于是悄悄收好,秘而不宣。

    最后到头来,则是便宜了陈洛阳。

    不过这符诏常年埋藏在青果树下,似乎也有了变化。

    解铃还须系铃人,陈洛阳怀疑,问题可能还是要到那株青果树下去寻找。

    他自己眼下无暇去红尘界青锋山,唯有给其他人布置任务。

    “树屋”那边本身同神树有关,为求保密,还是不要动那边的人手为妙,于是陈洛阳便将任务吩咐给星空这边的韩莓。

    不过韩莓的问题问得好,陈大教主也不知道是哪一株青果树啊。

    看血孤村的生平信息,只能看出他在树下捡了符诏,却根本没提一共几株树,到底哪一株树下。

    不过,陈洛阳在召唤韩莓等人来这里之前,便仔细思考过。

    有符诏在,这株青果树肯定不一般。

    之前符诏没有力量气息外流,所以果树应该没有特异之处,否则青锋山上的人应该早就发现问题,不会轮到血孤村捡便宜。

    但现在符诏不在了,原先的均衡被打破,则那株青果树很可能出现变化,甚至枯萎。

    只不过,陈洛阳不好直接这样提示韩莓,万一就只有一棵树呢?

    “你去了青锋山,一看便知。”

    最终,陈洛阳如此吩咐道。(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