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94.尽情压榨剩余价值
    “很好。手机端 hps:.”陈洛阳淡淡说道。

    赵日眠向着黑暗的虚空行了一礼,心中却在不断猜测。

    青牛观如果真的跟小西天对上了,天河就少一个重要帮手,某种意义上来说,血河是最大受益方。

    莫非这个神秘人,是某位魔道巨擘?

    其实这对青牛观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有小西天在背后支持,太乙山一直跟青牛观顶牛。

    现在小西天分不开身,青牛观刚好收拾太乙山。

    假如小西天真的为了太乙山跟青牛光撕破脸,其实那群和尚跟太乙山之间同样面上不好看。

    现在就看小西天如何抉择了。

    陈洛阳心念动处,赵日眠便被红光重新笼罩。

    红光笼罩,隔绝内外感知前,赵日眠视线看过去,就见另一个光团,红光退去,露出那个代号“玄四”的华服男子。

    在隔绝赵日眠的感知后,陈洛阳望着那个华服男子,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跟照镜子一样。

    他笑了笑,默默等了一段时间后,便将其他笼罩另外三人的红光撤去。

    “给你们的任务记下,现在都散了吧。”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响起。

    下方四人,齐声应诺。

    燕明空目光沉静,眼底深处杀意凛然。

    她五指轻轻虚握,仿佛握住一柄无形的剑柄。

    其整个人,处于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

    按照之前的经验,陈洛阳让她们离开后,她们会出现在原先消失的地方。

    也就是她方才跟两个敌人交手的地方。

    如果对方在那里守株待兔的话,她就等于直接自投罗网了。

    虽然大多数人的猜测,她是利用某种特殊宝物逃跑,或者有大能强者接应带走她。

    但肯定还是会有不死心的人守在原地碰碰运气,甚至可能有武圣在,哪怕可能性再小也不得不防。

    所以燕明空严阵以待,做好一露面就拼命的准备。

    陈洛阳留心到了白衣女子的动作,但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的意念下,四团星光同时在黑暗的虚空里消失。

    他自己小号的那团星光直接当场散掉,韩莓和赵日眠所在的星光则直接远离变小,重新化作“星辰”模样。

    唯有燕明空所在的那团星光缩小后,陈洛阳没有放任不管。

    他心念动处,尝试对这枚“星辰”施加影响。

    然后,在他的操纵下,象征燕明空的这枚“星辰”,在重新回到虚空深处后,并没有返回原地,而是将原先包围她的其他“星辰”甩开,远远落在另外一边。

    做完这件事,陈洛阳隐隐有头晕目眩的感觉,神魂损耗非常巨大。

    但他心中却满是振奋。

    成功了,除了把人带来以外,他开始能更多的影响这些人。

    虽然还不能确定把人转移到哪里去,但燕明空的落点,肯定不是先前所在的地方,并且相距很远。

    不过,象征燕明空的那团星光,现下似乎黯淡了一些。

    这样的转移,对她的负担看来比陈洛阳本人更大。

    陈洛阳心神从“左眼”中退出来,重返现实世界的自身。

    回来后,他又有点晃神儿,晕晕乎乎的。

    “生”字天书同那株神树的滋养,在这时候似乎也不起作用,只能陈洛阳自己慢慢养神调息。

    片刻之后,陈洛阳重新振作精神,对结果还算满意。

    不能让燕明空过早落入血河之手,又或者被天河除掉。

    相较于南楚皇朝来说,他其实更在意天河、血河、小西天这三家。

    苦海暂时要安静蛰伏,而南楚皇朝本就是红尘界里古神教的老对头。

    没有其他人帮忙的情况下,楚皇定然顾忌红尘古神教总教教主的存在。

    哪怕红尘古神教明确表示不管他陈洛阳死活,或者将他开革出教,南楚那边都未必会相信。

    能促使楚皇彻底下定决心不理红尘古神教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他有了靠谱的盟友,能联手压制古神教教主,自己好腾出手脚来神州浩土收拾陈洛阳。

    所以眼下的关键不在于南楚,而在于另一边大战中的天河、血河还有小西天。

    只要这三家有一家调转枪口跟南楚一起盯上古神教,神州浩土便有危险。

    因此陈洛阳才要通过赵日眠与青牛观给小西天找麻烦。

    而天河与血河,同样不能让他们闲下来。

    眼下,即便没有燕明空,因为往日积怨以及解星芒的缘故,这两个死对头也会斗个你死我活。

    但如果一直无法彻底决胜负,一方压倒另一方的话,时间久了,就会重新陷入相持对峙的阶段。

    双方大战的烈度,便会降低。

    哪怕某一方不肯善罢甘休,暂时也要先缓口气再说。

    就像他们以前经历的无数场大战一样。

    可这就不是陈洛阳想看到的场面了。

    他们两家不打,歇一口气,这中场休息的时间,说不定就该奔着神州浩土来了。

    所以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及时的给他们重新添把火,让他们的下半场尽快开始。

    燕明空和她身怀的幽冥剑术,无疑是个合适的选择。

    可以在“树屋”那边把燕明空的情报一卖,让天河与血河再次因她引爆大战,自己在“树屋”那边还可以多赚一笔。

    打工者的剩余价值,能压榨就要尽量压榨嘛……

    在此之前,燕明空成功再杀另一个圣地级势力的嫡系真传,便可能将另一个圣地级别势力拖进战争。

    她落入天河、小西天一方手里,多半难逃一死。

    但如果落入血河那边的手里,则未必会死。

    这样一来,被她杀了真传的那家圣地,便也可能同血河为敌。

    相信并不是所有家都跟苦海一样有难言之隐。

    万一小西天彻底跟青牛观开打,便有人能补上它的位置。

    这中间或许会有偏差的地方,但只要这场正魔大战一直打下去,天河、血河、小西天三家别闲着,陈洛阳的目标就算达成。

    至于能拖多久,就是尽人事安天命了。

    先尽人事。

    然后才可安天命。

    陈洛阳望着那株神树,重新开始思考。

    “左眼”这边,他应该可以拉新人了,不过暂时不急,可以先看看“树屋”这边,在李故城后,能否增添新的人员。

    两边都有相同的问题,找谁是随机的,陈洛阳难以决定被他拉来的新人是谁。

    “左眼”那边其实还好一些,能看出不同人之间的强弱。

    越是强大的“星辰”,数量便越少。

    红尘界最顶尖的强者数目本就有限,虽然仍然无法确定谁是谁,但至少知道大致范围。

    “树屋”这边就有点略坑了,看起来每个变成“果实”前的光点都没什么分别,真正的随机。

    陈洛阳正思索间,忽然心中微动。

    他取下腰间随身的玉佩,此刻玉佩迥异于往常,闪动诡异的红光。

    这是早就约定好的超远程通讯。

    不同于当初第一次因为五长老谭云生的传信而惊讶,此刻此刻陈洛阳已经了解其中门道。

    为了迎战一众红尘高手,并防止他们破坏神州浩土,所以陈洛阳直接来东海这里挖坑堵门。

    于是一众红尘高手来多少,就掉坑里多少。

    甚至后续试图打探消息的人,也全被陈洛阳埋在这里。

    他本人也因此一直驻守东海这个虚空门户入口处。

    这个玉佩上的红光,是陈洛阳同陈初华、苏伟等人约定的紧急联络方式,如果有意外发生,超远距离第一时间联系他。

    如此预防,并非杞人忧天。

    毕竟神州浩土上除了东海这边外,至少在南荒还有一个通向红尘的大门。

    那里连接古神教的地盘,理论上来说,古神教不会容忍别人越境踩到自家地盘上为所欲为。

    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其他势力不知道也就罢了,但如果他们得知消息,说不定便会有铤而走险的人。

    至少,也下来人再打探一下情况。

    红尘古神教同样会好奇神州浩土的动静。

    陈洛阳更新黑壶中人物的信息,按照屠山夷的生平经历显示,红尘古神教总教,替他和神州浩土背了黑锅,眼下整跟南楚战成一团。

    战事激烈,南楚一方除了楚皇还没有亲自下场以外,其他能上的手段,几乎全用上了。

    虽说两边是老对头,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基本成习惯,但那也都事出有因。

    现在这一场大战,则肯定让红尘古神教心下郁闷不已。

    雪山那一仗也就罢了,好歹屠山夷真的下了神州浩土,并且帮忙抵挡南楚景王。

    但这次,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干……

    当然,郁闷的同时,肯定也好奇,陈洛阳到底是如何解决那么多红尘高手,又或者,谁帮他解决?

    双方既然没有彻底撕破脸,红尘古神教总教下来人查探,是可以预期的事情。

    汤辛明被留在神州大陆上,在这方面什么有用的消息都传递不了。

    当初随汤浩而来,暗中散开的探子,眼下同样不清楚东海上的状况。

    陈洛阳敲击玉佩,红光在半空散开,化为简短的书信。

    就三个字。

    “屠山夷。”

    意思已经很明了。

    陈洛阳见状笑了笑,看着面前幽暗的地底世界,轻轻一招手。

    我夺舍了魔皇(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