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40.剑仙与剑仙
    本是为老剑仙压阵的东周女皇,此刻不得不出手。

    血河老祖一式绝剑生出独到的破阵威能,破开天河守山大阵。

    但被破开的天河当中,女皇一式大九天神掌倾覆天地,让血海无法落下。

    遮天蔽日的茫茫血海被那紫色的手掌接触,仿佛变成一块红布,被抓得抖动扭曲。

    但血河老祖似乎并不意外,剑势变化间,接下女皇的大九天神掌。

    不过,另外一边,天河剑光冲霄而起,反攻血河老祖。

    血河老祖以一敌二,犹自凶恶,招招强攻,没有丝毫退去之意。

    在茫茫血海间,那道白茫茫的恐怖剑气上下翻飞,流露出令一切绝迹的凶狠剑意。

    天河里,紫龙冲天而起,化作巨大的手掌,居然后发先至,快过那白色的剑气,抢先一步击向血海。

    血海中,血河老祖目光微微一闪。

    然后茫茫血海波涛里出现又一个旋涡。

    从旋涡中心,有一道红色的剑光闪现。

    红光凶恶至极,仿佛能毁灭万物生灵,与血河之剑迥异,但是一样凌厉凶狠,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洛阳远远望见,心中一动。

    正是他给血河老祖的那一式灭剑。

    凄厉的剑光同血河之剑相得益彰,彼此产生奇妙的共鸣,竟相互助长,让大家的威力都更上一层楼。

    幽、冥、灭、绝四路剑术中,灭剑显然同血河本身剑术最为相得。

    血河老祖这一剑凶狠至极,仿佛天罚一般落下。

    整个血海,都像是集中于一点,朝下倾泻。

    不过下方的东周女皇出手,却像是不知变通一样,只是一掌又一掌向上击出。

    似乎不管上方可怕的对手如何出招,她都只按照自己的习惯来。

    然而诡异的景象出现了。

    女皇九式大九天神掌连出,掌势叠加到一起,竟似乎扭曲了天河仙山上空广阔的时空。

    从陈洛阳等观战者的角度,在外围远远看去,就见那片天空下,时光仿佛倒流。

    从天而降倾泻而下的血河,竟然重新倒转,返回天空之上。

    紫色的手掌一路升起,随着逆行的血河,一起攻向上空血河老祖。

    站在血云里,陈洛阳所化身的血暗天,可以站在另外一个视角观察这一战。

    但此刻也心神微微恍惚,感觉自己对时间的感知陷入紊乱。

    恐怖的血海,似乎被颠倒。

    血河老祖面不改色,袍袖一挥,逆转倒流的血河剑光,没回到他自己面前,便在半空里炸裂开来,同时阻挡那紫色的倾天巨掌。

    破碎的血光散而不溃,重新凝聚,化为滔滔血河,又将另一边攻向血河老祖的天河挡住。

    正当此时,天地间突然现出黑色的龙卷风,仿佛一条条咆哮的黑龙,贯穿天地,密布四方。

    恐怖的龙卷风,仿佛骤然压缩凝聚成乌黑的锋刃,以斩天裂地之势,劈向天河。

    “燕然山山主!”谢不休脱口而出。

    陈洛阳暗自点头。

    血河老祖的帮手,也终于现身了。

    北海燕然山,红尘魔道七大圣地之一,山主“扶摇王”韩商,同血河老祖、江懿、别东来等人并称红尘魔道十大强者。

    血河一脉同北海燕然山关系素来亲厚,一直互为奥援。

    今日一战将决定天河、血河日后气数,血河老祖自然请了燕然山山主相助。

    此刻出手,目标直指老剑仙,既是紧盯今天的首要目标,同时也是瞄准老剑仙有伤在身。

    老剑仙同女皇也早预料到这一点,之前同血河老祖交手时暗自留有余力,随时戒备。

    现在骤然遭遇山主袭击,两人皆有余力应变。

    老剑仙剑光涌动之间,继续攻向血河老祖。

    而女皇则分出一掌,凌空一握。

    天地间大气在这一刻,仿佛都被紫光巨掌抓在掌心中,全部压成凝固不动的固体。

    那一道道乌黑的龙卷风,也像是被人空手入白刃抓住的利刃,停在半空里。

    不过下一刻,天穹之上血海再次倾泻,浊浪滔天。

    四大巨头强者,当即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陈洛阳、谢不休等观战者,身形都开始向远方退去,以免被恐怖的余波卷入其中。

    而战场中,大阵被破的天河仙山,难以避免,遭到波及。

    一道道明亮的剑光飞起,开始向外围冲刺。

    山中天河中人,此刻全都突围避难。

    眼下的大战,老剑仙同女皇不占上风,无法照顾其他人周全。

    血河老祖与扶摇王显然也不会避让这些天河传人,恐怖的攻击如同天灾一样一扫一片。

    天河中顶尖高手虽然不会怕了巨头之战的余波,但他们要照料其他修为相对较低的门人弟子,因此大家一起相互扶持,先向外突围再说。

    而随同血河老祖征伐天河的血河一脉传人,也当即动手,向天河众人掩杀过去。

    战场外围,同样响起大动静。

    有东周武者现身,接引天河武者的同时,反过来包围血河中人。

    但很快,他们也遭到北海燕然山武者的攻击。

    双方里三层外三层,彼此穿插杀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战成一团。

    周遭天地,全部化作惨烈的战场。

    其他势力看热闹的人,不停向外撤离一避再避,以免自家被卷进去。

    “教主,咱们也……”谢不休开口请示。

    陈洛阳点点头:“咱们也该动身了。”

    说罢,招呼应青青、谢不休二人行动。

    不过,不是向外撤。

    反而是向里走。

    谢不休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后,才惊呼出声:“教……教……教主?我们……”

    他话已经说不利索,陈洛阳则神色如常:“镇定。”

    谢不休张口结舌。

    怎么可能镇定?!

    一旁的应青青,这时也感到惊心动魄。

    不过,眼见陈洛阳并没有靠近核心战圈的意思,而是向一众突围的天河武者靠近,应青青心中便若有所悟。

    这是要去找陶忘机。

    陈洛阳不用通过白玉瓶查询陶忘机行踪下落。

    他的分身血暗天,同其他血河中人一起攻下来的时候,就在关注陶忘机的位置。

    更何况,陶忘机身边还有其弟子石镜跟着,也是个可能发挥作用的路标。

    战场面积广阔,方圆数千里此刻都已经被战火笼罩。

    正邪双方交手,渐渐呈现犬牙交错状,彼此各自散开。

    唯有中央地带,呈现一片真空,那里是属于四位巨头的战场。

    离开那片中央地带后,突围的天河众人,便开始调转剑锋,毫不退让的迎战敌人。

    这其中最瞩目者,自然是几位武圣巅峰境界的老牌强者。

    他们之间的交手,对于其他绝大多数人来说,也同样是最好不要靠近,以免有所损伤。

    东周和北海燕然山也还罢了,毕竟是帮人助拳,自家大后方要有留守之力,所以不可能全部高手云集于此。

    天河与血河这对世仇之间,则高手尽出,真正斗个你死我活。

    双方早就对彼此知根知底,恩怨纠缠多年,上手完全不需试探,第一时间拼出真火。

    红尘里各大圣地嫡传武学,皆各有所长,称雄于世,千锤百炼。

    但要论攻击杀伐,天河、血河这剑道双壁,无疑都名列前茅。

    几位站在武圣巅峰,第十八境修为的剑圣交手之间,剑气纵横,将周遭天地仿佛都切割得七零八落。

    便是他们的同门,都不敢轻易靠近。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者。

    一道璀璨天河,不停于天地间纵横穿梭。

    在这天河中,可见日月起落,群星流转,仿佛无尽天象,都尽数融汇于一剑当中。

    天河一脉至高典籍天剑书,门人弟子参悟,各有所得。

    但大体仍然能被归纳为“星河”、“日轮”、“幻月”、“苍穹”等几个大类。

    而这道剑光里,却仿佛同时将星河苍穹,明日幻月包容其中。

    可以诸法合一,也能分别变化。

    奥妙无穷的同时,也威力无穷。

    浩荡荡的天河,横扫四方。

    谢不休战战兢兢,跟在自家副教主身旁,须臾不敢离开左右,这时注意力也略微被那道天河般的剑光吸引。

    他仿佛在那道天河里,看见老剑仙的身影。

    不过谢不休很快就回过神来。

    “小剑仙名不虚传啊。”谢不休赞叹着说道:“简直感觉比练大姐都还要更猛。”

    那道横扫四方的天河,无需多言,自然便是红尘十杰之一,天河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传人“天河剑”沈天昭。

    陈洛阳当日在西秦皇都政阳城就曾经见过对方出手,先后力抗南楚凤翔侯程应天与古神教新任青龙殿首座练步一。

    虽然相距时间不长,但不知道是否其恩师老剑仙重伤的缘故,巨大压力化为动力,陈洛阳现在看沈天昭出手,感觉对方比当初政阳城上似乎又有进步。

    血河同龄人,完全无法与之争锋,被那天河扫荡的七零八落,唯有一众宿老才可勉强接战,但也仍然不敌。

    到得后来,第十七境的沈天昭与天河般的剑光相合,竟直接杀入那几位巅峰武圣的战团中,剑光起起伏伏,不停穿梭。

    因为他一点的优势,甚至使得眼下巨头之外的战场里,天河有反守为攻的迹象。

    陈洛阳平静看着这一幕,玩味的笑笑,便收回目光,带着应青青同谢不休继续奔着自己的目标而去。

    少倾,就见一道昊日般明亮的剑光,在远方闪动。(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