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43.听我号令动手(4更)
    血浩然,可能从来都不是王地自己心目中的对手。

    陈洛阳静心旁观眼前的战局。

    “苍生泣血”血苍生。

    血河一脉最老资格的宿老之一,成名数百年,早已臻至武道第十八境,站在武圣境界的巅峰。

    整个血河之中论实力,不管怎么排名,苍生泣血都稳居前三。

    准确来说,除血河老祖之外,血河内血苍生谁都不服。

    放眼红尘之中武圣境界高手,没几人敢说自己稳胜血苍生。

    但这纵横多年的老魔头,此刻碰上一个棘手的对头。

    一个比他年轻太多,年纪未必够他领头的对手。

    沈天昭。

    剑号天河,又有小剑仙美誉。

    十五岁成就武帝之境时,便被视为天河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传人,未来可继承老剑仙衣钵。

    尚未达到第十八境的武圣巅峰境界,却已经被许多人认为,他是老剑仙、血河老祖、北冥剑主这剑道三大巨头以下,红尘第四剑客。

    这赞誉,也为他带来诸多争议。

    但今日,沈天昭证明自己当得起这赞誉。

    天河之中,日月起伏,剑气弥漫长空,纵横无忌。

    面对修为尚高过自己的血苍生,小剑仙丝毫不让对方专美于前。

    一正一邪两大剑道高手拼了个旗鼓相当。

    然而血苍生却心头烦闷。

    因为眼前这个对手,同他交手的同时,还在避免双方剑斗,波及周围的平民世界。

    两大剑圣出手间,剑气纵横千万里。

    周围自然有大量平民聚居之地分布。

    斩天裂地的剑光剑气波及下,只是余波扫过,也足以让生灵涂炭。

    但在沈天昭周全下,无数人的性命得以保全。

    可落在他对头眼中,便只剩心惊。

    因为那意味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对手,始终都没能尽情施展自己所长。

    如此的平手局面,实则胜负已分。

    不过,血苍生这般老江湖,始终沉稳,剑光化作滔滔血河,在天地间流淌的同时,肆无忌惮降下无穷血雨,为苍生带来死亡的阴影。

    沈天昭同样冷静,滴水不漏,涤荡血雨,匡扶众生。

    双方相持不下,激战不休。

    以他们为中心,还有其他天河剑客与血河剑客在不停交战冲杀。

    “大矩剑”王地也在其中。

    虽然仍有血河的邪厉剑意彰显,但看上去,却也颇有几分血浩然以正气御邪剑的模样。

    只是这样一来,便如同剑锋不出鞘一样,难以真正发挥其中威力。

    不过,王地也不愧剑道奇才的赞誉。

    如此带着镣铐枷锁与人动手,实力仍旧不弱。

    至少同对面一位第十六境的血河剑客交手,不落下风。

    陈洛阳旁观,以一个谨守己心的天河剑客标准来衡量,对方算得上是尽力了,丝毫没有划水的意思。

    看起来虽然有隐患,但似乎不复天河师门长辈一番教导,重新赢得同门信任,也着实不曾辜负这信任。

    哪怕压抑了自身实力,有时为此付出自己遇险的代价,但始终严格恪守底线,不肯向血河剑意的戾气深渊滑落。

    陈洛阳看了半晌,简直都要怀疑自己之前是否冤枉了人家。

    正在这时,地面上,突然大肆震动。

    然后,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在天地间纵横交错,勾勒出一道又一道诡异邪厉的阵纹,共同化为大阵。

    大阵里,无数血水涌现,瞬间化为滔天血海。

    王地等天河传人,顿时被陷在阵里。

    他们试图冲出,但大阵中道道血光纵横,让他们寸步难行。

    无穷血光自血海里跳跃而出,仿佛无数道血色的雷霆。

    这些血色的雷电,在血海上空交织,很快化为一个巨大的雷球。

    雷球通红如血,澎湃震动,仿佛戮世神魔的心脏,一下一下跳动不停。

    充满毁灭意味的恐怖力量,在其中涌动,令人心惊肉跳不说,力量还在不停积蓄增长。

    “血海惊雷阵……”谢不休舔舔嘴唇:“教主,咱们是不是后退远一点的距离再观战?那血心魔雷炸开可不是闹着玩的,被陷在阵里的人有多少死多少。”

    陈洛阳饶有兴致,望着血海和海面上那越来越庞大的血红雷球。

    这阵法布置起来可不容易,血河果然有备而来。

    但应该还难不倒小剑仙。

    果然,就见天河在半空中划过,仿佛将整个天穹劈成两半。

    浩荡天河,将大阵附近的血河剑客,全部扫荡开,并且去势不休,直接冲向血海,意图将大阵破开。

    但是霸道的血河,则拦截在小剑仙面前。

    血苍生这一刻也豁尽全力。

    血河一脉传承三大至高剑术之一的血洗天河诀,以倒转天地,毁灭众生的气势,朝小剑仙沈天昭猛攻。

    小剑仙唯有先静下心来,天河扩展开来,仿佛化为一片曼妙宇宙,承载无尽血河。

    双方一时间,呈现僵持之势。

    陈洛阳眼睛轻轻眯起,无声的望着血海惊雷阵内的“大矩剑”王地。

    如果要动手,此刻就是最合适的时机了。

    小剑仙以自身剑意所化之天河宇宙,融汇天剑书各种意境妙谛于一身,全力对抗血苍生的血洗天河诀。

    这时,如果有一个他意想不到的敌人突然从背后暗算,他就算不死也必然重伤。

    接下来,自然难逃血苍生的攻击。

    但是王地,没有任何异动。

    他和其他被困在阵中的天河同门一样,都在努力抵挡大阵侵袭,试图破阵突围。

    陈洛阳暗自皱眉。

    按照王地的生平经历,他在习得血河之剑后,可是跟血河老祖私下见过面,亲身接触过那老魔!

    之后才被天河捉回去关押软禁,压制抵御血河剑意的侵袭。

    如果有什么安排,他应该不会受制于血海惊雷阵才对。

    毕竟,按照陈洛阳的观察,踩进血海惊雷阵的陷阱,很可能是他王地故意为之。

    他特意营造这个机会,目标,难道不是小剑仙吗?

    按照陈洛阳脑海中白玉瓶里有关王地生平经历的反应,他同小剑仙之间的关系,可能并不单纯。

    今日如此关键的一战,他们二人也果然凑到一起。

    这让陈洛阳很难不怀疑,王地的真正目标,是他在天河里为数不多的挚友,小剑仙沈天昭。

    因为双方截然相反的命运?

    因为地位落差带来的妒忌?

    因为自己当前处境的不甘?

    陈洛阳能给王地找到很多个理由。

    但此刻王地却没有动手。

    陈洛阳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地方猜错了又或者疏漏了。

    可是他觉得自己没有看错王地。

    这个人,在今日,肯定要搞事儿。

    但仿佛要打他陈洛阳的脸一样,王地没有任何动静。

    是因为,旁边有一位天河长老,也在暗自留意的缘故?

    陈洛阳注意到,跟王地一起陷在血海惊雷阵中,有一位第十七境的天河长老,努力同大阵对抗的同时,多少还分出些许注意力,落在王地身上。

    似乎,在戒备他。

    不知是陈洛阳当初提醒老剑仙留意王地,老剑仙听进去了,还是他与天河上下其他人,本就戒备习得血河之剑的王地。

    总之,那位天河长老,即便自己也身在大阵里危在旦夕,但仍然在戒备王地。

    阵外小剑仙沈天昭是他们脱困的希望。

    只要小剑仙没事,他们便生机未绝。

    不过,如果王地真的早有准备,不受血海惊雷阵所困,那么他仍然有机会得手。

    那位天和长老虽然在暗中关注他,但受大阵所困,此消彼长之下,未必一定能及时截住王地。

    毕竟王地真要反戈一击偷袭小剑仙的话,肯定放开一切顾忌,血河剑术威力全开,非现在这副缩手缩脚自我压制的模样。

    可王地,始终没有异动。

    简直要让怀疑他的人,自我羞愧,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后背没有隐忧,小剑仙就稳稳守住血苍生的攻击。

    宇宙群星流转间,他更开始导引净化血苍生的血河,化作天河剑锋,试图破开血海惊雷阵,营救王地等同门出来。

    但就在这时,血海上空那个血红色的雷球,开始加速跳动起来。

    大阵,即将爆发。

    小剑仙目光变得凝重。

    他脸上少见的现出犹疑挣扎之色。

    陈洛阳看着这一幕,忽然心中一动,似乎把握到了什么。

    其心中,生出一个奇异的猜想。

    但直觉上,他感到那就是真相。

    应青青神色凝重,有些紧张的望着远方被血海惊雷阵笼罩的广阔天地,血色铺天盖地覆盖远方地平线,望不到尽头。

    天河与血河之间,她心中的天平很自然倾向不滥杀无辜的天河一脉。

    此刻眼见天河局面吃紧,她难免紧张。

    不过回想起陈洛阳当初提及与天河当下是友非敌,她便沉住气,不发一言。

    “不休,稍后听我号令动手。”陈洛阳这时开口出声。

    他将黄金龙符交给谢不休,并吩咐一番。

    就在说话间,远方那血海惊雷阵上方,犹如心脏一般的恐怖雷球,突然停止急促跳动,一瞬间变得静止不动。

    意味着血海惊雷阵便要爆发。

    小剑仙见状,目光中浮现决然之色。

    他一身强横修为此刻发挥到了极致,强行顶住血苍生攻击之余,竟还分出一道剑气,斩向那雷球!

    在大阵爆发前的一刹那,剑气斩破雷球。

    血海翻腾未破,天河众人无事。

    但是雷球独自炸裂,无数道血红电光在天地流窜,化为难以计数的血色落雷,布满周遭世界,仿若众生末日。

    八月飞鹰说

    ps:感谢魔皇“大佬秋哥”盟的加更2/2,这一更来得晚了些,向大家致歉。(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