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47.说你玩完,你就玩完
    天穹之上,几位巨头激战之地。

    因为古神教总教教主江懿参战的缘故,战局的天平不断倾斜。

    本就有伤在身的老剑仙,岌岌可危。

    只是战至酣处,那尊暗金神魔,忽然换了目标。

    仿佛能粉碎天河的拳头,却落向血河。

    不过,血河老祖似乎有所提防,及时一剑斩出,拦下江懿对自己的攻击。

    “他伤愈之后,你也是他除魔卫道的对象,何苦?”血河老祖剑光挥洒,荡开江懿的攻击,但没有反击,而是继续紧盯老剑仙穷追猛打。

    “你也说了,他现在伤重。”江懿微笑道:“如何比得上你,已有成为又一个叶天魔的苗头?”

    血河老祖并不否认:“叶天魔仍然在世,老夫更进一步,也是跟他两虎相争,你们该乐见其成才对。”

    “说不定你惦记着先易后难,先扫除后患呢?”江懿言道:“你跟叶天魔为人处世,差别还是蛮大的。”

    血河老祖剑光流转间,化作滔滔血海。

    “这个自然,他是他,我是我。”

    血海中,白色与红色的剑气一起飞涌,分别挡下来自女皇许若彤和古神教江懿的攻击。

    正说话间,虚空里突然紫气浩荡!

    太极图转动间,无声出现。

    然后一只手掌,从中伸出,拍在血海上。

    “俞青牛?”血河老祖面不改色,但心中少有生出诧异感。

    其他人给老剑仙助拳也就罢了,可是青牛观主出手却令人意外。

    青牛观同天河一脉,在东周纠缠多年。

    若非老剑仙一直压制,女皇崛起前,东周早已经是青牛观的天下。

    或许,会否有女皇崛起,都要画上问号。

    同为正道,又或者顾忌血河坐大,青牛观两不相帮倒是可能。

    但此刻居然出手帮天河、东周,别说血河老祖,连老剑仙本人同女皇都感到出乎预料。

    大家第一反应,甚至是提防观主像江懿方才一样,假意帮忙,实则准备突然反戈一击。

    唯独血河老祖是例外。

    他能清楚感觉到太极图里伸出那只手掌,朝血海拍击而来的力量,是多么决绝而又恐怖。

    滔天血海,瞬间炸裂,爆发出骇人力量。

    一式血染苍穹诀,将天穹之上黑暗的虚空,都尽数染上血色。

    太极图中伸出的手掌停顿。

    但马上有另一只暗金色的拳头打来。

    江懿,倒似乎一点不怀疑青牛观主的立场,确信对方不会倒戈暗算。

    看见这一幕,不管是血河老祖、燕山山主,还是老剑仙和女皇,心中都有所明悟。

    青牛观此来,同古神教有关。

    不对……

    准备来说,不是江懿跟古神教,倒更可能是跟古神教有关的另外一个人。

    可即便是那个年轻人,如何说动青牛观主出手?

    至尊弟子,毕竟不是至尊本人。

    这其中,藏着什么猫腻……

    血河老祖一念至此,心头笼罩阴霾。

    今日局面,已经超出他的预料和掌控。

    血河流转间,果断脱离战圈退出。

    他动作再及时不过。

    因为去除顾忌之后,女皇同老剑仙的攻击,也第一时间攻向他这边。

    血河老祖险之又险,方才避过。

    但对面攻势如排山倒海一般,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

    老剑仙终于松口气,剑势由刚转柔,由急转缓,慢慢跟北海燕然山的“扶摇王”韩商周旋。

    而女皇、青牛观主和江懿三人,则一起攻向血河老祖。

    仅女皇一人,便可同血河老祖一战,何况现在以三对一?

    滔滔血海,被三大巨头不断撕碎。

    紧要关头,同时有三道剑气,从血海中冲天而起。

    一红,一白,还有一黑。

    红色是灭剑,白色是绝剑。

    而黑色,则是幽剑。

    除了从陈洛阳手里得到的一式灭剑,和从解星芒处得到的一式绝剑,血河老祖果然已经通过其他渠道,得到一式幽剑。

    幽冥三剑连出,阻挡三大巨头一瞬。

    而血河老祖自身所化血河,迅速远遁。

    “云几重,看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

    血河老祖远去,女皇、江懿、观主仍然紧追不放。

    另外一边,燕然山主眼见事不可为,也唯有退去。

    老剑仙没有追击,静静调息,抚平作乱的旧伤。

    地面上,谢不休望着这一幕,连忙转头看向自家副教主大人,就见陈洛阳并不意外的模样。

    小谢同学舔了舔嘴唇。

    青牛观主今日到来,恐怕是自家这位陈副教主当初青牛山一行的结果。

    他居然说动了观主下山,相助老剑仙,真难以想象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自家教主江懿,居然也是相助老剑仙,对血河老祖反戈一击。

    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今天血河败局已定。

    老剑仙是肯定没事了。

    那陈洛阳方才说有人注定会死,是指血河老祖?

    看着血河老祖消失在天边,谢不休咽了咽口水。

    毕竟是成名千年的盖世老魔,人又警觉,血河老祖见势不妙,并不多纠缠,立马及时抽身撤退,便是其他三大巨头联手,也没有足够把握能将他截杀。

    谢不休有些担忧的看了身旁某位姓陈的副教主一眼,没敢吭声。

    对方先前断言巨头陨落,看来要落空了。

    偏偏还是当着一个妹子的面,这么打脸的事情,实在让人难堪。

    如此窘况,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可他谢不休偏偏也在旁边,全看在眼里,这就更尴尬了。

    现在有应青青在一旁,陈副教主可能不会发作。

    但之后会不会干掉他谢不休灭口啊?

    小谢同学此刻只感觉浑身冷汗直冒。

    对方那句“今天有人确实要死”,该不会最后着落到他姓谢的头上吧?

    谢不休现在只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躲开,结果留在现场目睹自家副教主被打脸的瞬间。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脑筋急转,寻思着如何能帮自家副教主圆一下脸面,在妹子面前有台阶下,不至于恼羞成怒。

    谢不休正焦虑思索,却见一旁陈洛阳也在望着远方,微微颔首。

    “成了。”

    成了?

    这还成了?

    谢不休愕然。

    他偷眼观察,自家副教主大人不像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这是另有神机妙算吗?

    正好奇的时候,突然就见头顶天穹之上,绽开血色的涟漪!

    谢不休目瞪口呆。

    还真成了?!

    血河老祖此刻,同谢不休差不多的心情。

    他及时遁走,虽然女皇三人紧追不放,但只要他舍得付出些代价,仍有把握负伤离开,不至于被当场围杀。

    血河老祖一边应付强敌追击,一边则试图把握战局其他方面。

    例如王地同沈天昭那边。

    例如陈洛阳化身而成的血暗天。

    一想到这里,血河老祖都暗自皱眉。

    这么短时间,别东来应该伤势未愈,就算痊愈了,应该也不至于真像看门狗一样被陈洛阳随意使唤,来这里再插一手。

    但青牛观主既然能来,那别的方面也不得不防……

    念头刚刚转到这里,血河老祖便心头警兆浮现。

    眼前一道白色的剑气涌现,挡在面前,朝他当头斩落!

    不同于幽冥十二剑中的绝剑。

    却是同样凌厉非凡,神鬼莫测之剑术!

    北冥剑气!

    血河老祖深深吸一口气,心情前所未有沉重。

    他稳稳挡住这一剑,却也因此不得不停下脚步。

    面前,北冥剑主竹瀶,平静与之对视。

    “来给陈小友还天书。”竹瀶言道:“车轮战和围攻都非我所愿,但陈小友的人情需要还,万幸你现在无伤在身,咱们就换一剑好了。”

    血河老祖神情已经恢复如常,对身后追上来的其他三大巨头视而不见,只平静注视北冥剑主竹瀶。

    “一剑定胜负?”血河老祖言道:“很好。”

    说罢,也不废话,滔天血海化作至凶至厉,毁天灭地的一剑,直接就朝北冥剑主当头斩落。

    “一剑。”

    北冥剑主点点头,恢弘而又缥缈的白气迎上,惊艳红尘的一剑,迎击血河老祖。

    那惊天动地的力量,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忘记,红尘正道十大强者中,他年纪仅比女皇许若彤年长,相较其修为而言,同样年轻的令人发指,却已经不会有人将他视为后起之秀年轻一代。

    今日,注定在红尘剑道历史上留下辉煌一笔。

    老剑仙重伤之下,红尘里最强的两大剑道高手,巅峰对决于一剑之间。

    天穹下,红尘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为之吸引。

    众人眼中只能看见血色与白色的涟漪,一起在天空里绽放。

    但心头,则无不升起凛然寒意。

    无形的剑意,已经让众生一起为之颤栗。

    “是竹前辈。”应青青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点头:“是啊,他来还我那一页天书,只是可惜,其夫人亡故已经三十年,阴阳永隔,早入轮回,便是天书也无法使之复生。”

    谢不休在一旁听得,嘴角暗自抽搐,心脏也跟着抽搐。

    现在是这么轻描淡写讨论天书,能不能令死了三十年的人重新复生的时候吗?

    我的教主大人您可真有闲心啊。

    现在是一位巨头真有可能要在我们面前陨落啊!

    现在……

    谢不休忽的一窒。

    面前陈洛阳神情淡定。

    一如先前断言“有人今日确实要死”时一样。(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