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58.“魔尊”出手
    黑暗中,那只手掌抬起伸出的动作,显得极为缓慢。

    但落在江懿、凌苍二人眼中,他们却同时生出窒息的感觉。

    让他们心中一沉的是,这压力并非来自身后那尊鼎炉中的宝物,而是来自面前那黑暗中的身影本人。

    而当那只手真正伸出来的一刻,仿佛也就不存在“面前”、“身后”的概念。

    恐怖的气息,似乎源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无所不至。

    他们,像是完全被那手掌,抓在掌心中。

    周围的景象,飞速远去消失。

    大殿景观陈设消失不见。

    那尊炼制宝物的鼎炉也没了踪影。

    江懿同凌苍二人,甚至已经看不见彼此。

    在他们的视野和感知内,只有一片黑暗。

    无边无际,吞没一切的黑暗,将他们同自身以外的存在完全隔绝。

    而渐渐地,他们开始连自身的存在,都无法再感知到。

    身体同意识,似乎要一起消亡。

    两位傲视红尘的魔道巨头,立马警醒。

    坚定的意志促使他们哪怕面临绝境,也要尽己所能,而不是坐以待毙。

    暗金色的光辉顿时亮起,构筑成庞大的神魔相。

    不过,神魔相迅速压缩凝练,所有暗金光辉凝聚到极点,使得神魔相几乎同江懿本人身形等大,将他牢牢护在中间,抵挡外界笼罩的恐怖黑暗。

    神魔不灭身的力量被他凝聚到极点,惊人的防御,让他的意识略微灵动几分,似乎摆脱了镇压,至少能重新把握住自身存在,不至于身体意识一起消灭。

    只是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这一次,看来是真的估错了……

    一步踏错,便是深渊。

    只是不知,还有没有回头的机会……

    江懿念头刚刚兴起,耳边忽然听见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神魔,灭;一念,废。”

    语气淡漠而又随意,不含任何感情波动,似乎只是随口而言,陈述世人皆知的常识真理。

    但随着声音响起,江懿一身凝练到极致的神魔不灭身,当即开始崩碎瓦解!

    红尘诸般绝学,古神教神魔血所得之神魔不灭身,论防御力,堪称绝顶,乃至红尘最强防御绝学之一。

    部分情况下,甚至这“之一”两个字都可以抹去。

    以江懿今时今日的修为境界,放眼红尘,只有叶天魔敢说能强行攻破。

    余者便是天河、血河之剑,只要江懿全力收缩防御,老剑仙同已故的血河老祖也没有十足把握能攻破。

    但即便是叶天魔攻打这神魔不灭身,如果不用吞天魔功等特殊法门,想要破开,也不容易。

    而归根结底,都是要努力打破。

    可是现在,江懿本人,感觉不到有任何力量攻击自己。

    但他周身暗金光辉,瞬间散落,完全起不到任何防御效果。

    神魔不灭身的破碎,似乎不是因为外力攻击而破碎,而是因为其本身便理应脆弱如灰尘,微风一吹即散。

    让红尘诸强者全都头痛不已的神魔不灭身,弹指即破,犹如从来不存在。

    唯有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仿佛永恒不息,回响于世间。

    一句“神魔灭,一念废”,所谓神魔不灭,便成虚幻泡影。

    而在另外一边,魔宫宫主凌苍虹光聚集护身,将自身一念神功全力防御催动到极致。

    千思万想,尽皆摒弃,全部集中于一念之间。

    凌苍此刻对一念神功的驾驭,更超乎当日同别东来激战之时。

    他的信念,前所未有的集中与凝练。

    但在这一刻,虹光陡然烟消云散,像是从来都不曾存在一样。

    所谓一念,完全废了。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凌苍忍不住失声脱口而出。

    但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作为魔尊唐天海闭关消失多年后才出世的人,凌苍师门绝学渊源,对魔尊诸般传说,耳熟能详。

    可只有真正面对的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对方的力量与威能,知道典籍与传说中的一切,都仍远远不足以形容那位红尘至尊的可怕。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只手掌,自黑暗中伸出,轻描淡写,按在他的脑门顶心。

    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只能绝望看着对方落下。

    而在另外一边,同一时间,江懿面前,也现出那只手掌。

    两人面前,都是同一只右手。

    并且,同一时间抵达他们面前,同一只手,同时抵在两人脑门之上。

    仿佛这只手掌,同时间,存在于时空中每一点上,无处不在。

    凌苍有心想要拼死一击,触动自己身后那尊鼎炉,影响那明显饱含凶煞的异宝冲出来。

    但他此刻做不了任何动作。

    那只手掌落在他额头上,他一身傲啸红尘的盖世魔功,就全都烟消云散。

    一念,废。

    与此同时,他的意识,也彻底消失。

    红尘界魔道十大强者之一的黑水绝宫宫主凌苍,就此无声无息间陨落。

    而同一个瞬间,那手掌也按在江懿脑门上。

    红尘古神教总教教主一身旷世神魔血的修为,也化为乌有。

    神魔,灭。

    江懿的意识,也一起随之消散。

    大殿之外,正在同别东来交手的青牛观主,身形猛地一震,霍然转头望向那看似仍然静谧无声的中央大殿。

    大殿的殿门仍然紧闭。

    但却有无形的压力,从中散布而出。

    仿佛一尊沉眠中的古老神祇苏醒,睁开双眼,朝殿外望来。

    整个黑暗洞天,轰然一震。

    周遭黑暗的天地,似乎一起向中心挤压收缩,把青牛观主挤在中间。

    与之缠斗的别东来被这压力一迫,恢复冷静,不再继续纠缠青牛观主,而是冷笑着退向一旁。

    青牛观主望着那封闭的中央大殿,目光中流露出复杂之色。

    他徐徐向大殿一礼。

    “青牛观俞青牛,参见至尊。”

    大殿中,传出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却没有理会青牛观主。

    “机会,老夫已给过,道君你今日再来,是拿红尘当清微了?”

    黑暗洞天与外界虚空交界处,现出一黑一白两道气流,然后交织成太极图。

    太极图下,现出一个穿着道袍的女子身影。

    她徐徐说道:“魔尊言重了,红尘,是阁下的红尘,贫道今日来此,是代青牛,向魔尊致歉。”

    黑暗洞天,中央大殿中,那高居座上的身影,徐徐抬头,双眼如同明星一样,视线穿透建筑与洞天,平静的与太极图下的女子对视。

    陈洛阳,从未像现在一刻这样,自身意识同魔尊遗蜕,紧密相连。

    往日沉重到仿佛连根小手指都难以移动的魔尊遗蜕,这一刻轻灵许多。

    虽然仍有沉重不便的感觉,但比起原先可是要强出太多了。

    当然,为了这一刻,消耗也巨大。

    他本尊远在洞天外的红尘里,这时安静闭目打坐养神。

    而洞天里,心神同魔尊遗蜕结合,使得这位离奇陨落的红尘主宰,于这世上再次重生。

    此刻面对同为一界主宰的道君,陈洛阳语气波澜不惊:“道君客气了,你现在,是代我红尘中人,向老夫致歉?”

    道君言道:“自然要他自己认识到错误,向魔尊赔罪,贫道充其量只是做个保人,担保他不会再犯。”

    黑暗洞天里,青牛观主深施一礼:“晚辈先前先天宫里妄自干预天机,对至尊不敬,深感惶恐。

    此前至尊传人陈洛阳陈居士造访青牛山,晚辈托陈居士向至尊转达忏悔之情。

    后来思及仍难以表达自己的懊悔,亦缺乏诚意,因而这次特地赶来至尊洞府,以期至尊原谅。”

    他说话同时,头顶现出一个光团。

    光团中,是一页书籍残章。

    书页上,有玄妙光辉,隐约够了出一个古朴深奥的文字。

    “晚辈此前得到一页天书残章,特带来此地,献于至尊。”青牛观主说道:“红尘内诸般宝物,莫不归至尊所有,晚辈于至尊闭关期间得到天书残页,也不过是帮至尊代为保管,如今至尊出关,自当献上,不敢奢求至尊恕罪,只望至尊能容我青牛一脉在红尘存续。”

    大殿中的“魔尊”没什么动作,但那页天书已经漂浮起来,离开青牛观主,径自飘入大殿内。

    陈洛阳扮做“魔尊”,不疾不徐开口问道:“你跟进殿的二人同行进入老夫的洞天,与他们二人,是同伴了?”

    青牛观主答道:“至尊容禀,古神教江懿、黑水绝宫凌苍居心叵测,居然意图冒犯至尊,晚辈欲探明他们根底究竟,因此与之虚与委蛇,一道同行。

    只是不曾想到殿外后,晚辈同守在这里的别居士起了冲突,以至于没能盯紧江懿、凌苍二人,使得他们冲撞至尊,万望至尊恕罪。”

    别东来闻言,欲言又止,只冷笑看着青牛观主不语。

    “今日看在道君面上,老夫不再多开杀戒。”大殿中,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传出:“既然道君做担保,老夫自然信得过,不过如果真再有些意外,那么老夫将往清微一行,届时,要叨扰道君了。”

    太极图中的女子颔首:“魔尊宽宏,贫道谢过。”(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