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465.天生的鹰犬
    佛道正相争,苦海一脉本可选择坐山观虎斗。

    现在就直接下场,固然是瞅准小西天虚弱之际,却也无形中为外强中干的青牛观解围。

    这其中是否藏着猫腻,让陈洛阳很是在意。

    他心念电转,通过“幻”字天书与古玉,在总坛传递出江懿的声音。

    “佛家要争正宗,江某拭目以待。”

    眼下古神教的内部纷争,瞒不过其他圣地的有心人。

    苦海一脉前来打交道,看似邀请古神教相助,其实是希望古神教两不想帮,不要介入。

    古神教真要介入西秦佛门正魔之争,苦海一脉恐怕才要头疼。

    江教主现在这番模棱两可的答复,既符合自家眼下内部风云迭起无力外顾的形象,却也留下活扣,让对方难以判断古神教接下来的动向,是否真的因为内乱而无力向外出击。

    总坛中,教主所居静室外,那眉心生着暗黑逆转“卍”字符的年轻和尚,双掌合十:“贵教新开拓的疆土,敝寺绝不冒犯。”

    之前西秦大战,西秦皇朝虽然保住政阳城,但外部广阔疆域,都铎都被古神教鲸吞蚕食,纳入自家势力范围。

    眼下,除了处理郑长老带来的内乱外,古神教也在努力稳固消化这些收获。

    对于年轻和尚所言,静室中江教主不置可否,只淡然笑道:“代江某问候法空大师。”

    苦海之主,无边寺法空方丈,即为魔佛传承一脉当今的领导者,最杰出的传人,同血河老祖、古神教主、蛮荒族王等人一起并列当今红尘魔道十大强者。

    那年轻和尚双掌合十,向着静室恭敬一礼:“谢江教主挂念,小僧定将问候带给家师。”

    他稍微顿了一下后,又说道:“此外还有一事,请恕小僧冒昧,不知可否面见贵教陈副教主?”

    “何事?”静室中传出江教主的声音。

    年轻和尚恭敬说道:“敝寺有师兄弟,在神州浩土同贵教陈副教主生出龃龉,以致杀身之祸。

    家师虽然痛心,但追根溯源,乃是敝寺弟子冒犯在先,招致罪果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贵教陈副教主。

    是以小僧此来,奉家师之命,希望能面见贵教陈副教主,把话说开,化解昔日恩怨。”

    听了对方此言,江教主背后的陈副教主暗自沉吟。

    苦海魔佛传人,哪有这么讲道理的?

    要不是先前被天佛敲打,不敢轻易露头的话,之前圆嗔、不空等人在神州浩土被杀,苦海一脉肯定会像南楚、扶桑岛、小西天等实力一样大肆报复。

    现在因为“魔尊”出关的缘故,苦海一脉也敢重新冒头了,却一副通情达理,捐弃前嫌的模样,不外乎两个可能。

    其一,他们现在专注于对付死敌小西天。

    小西天普慧方丈重伤未愈,又刚刚跟道门大战一场,正是虚弱之时。

    这种情况下,苦海一脉当然希望先收拾小西天。

    相较于陈洛阳在神州浩土跟他们结下的梁子,无疑还是宿仇死敌小西天更招魔佛传人憎恨。

    陈洛阳眼下并非红尘下一方天地里势单力薄,而是红尘古神教副教主,自然会得到古神教力挺。

    苦海眼下想要专注于对付小西天,不想节外生枝,再多古神教一个对手。

    所以在跟他陈洛阳的恩怨问题上,苦海便选择暂时退让。

    等对付小西天之后,有的是机会翻旧账。

    至于第二个可能,那就是苦海之主法空方丈,已经获悉他陈洛阳魔尊传人的身份。

    这种情况下,不计前嫌主动示好,就有诚意的多了。

    某种程度来说,正是因为魔尊这位红尘主宰的庇佑,魔佛一脉传承才能在红尘界苦海繁衍生息,甚至还能跟小西天佛门正宗互别苗头,在红尘里争个高下。

    否则怕是早被红尘外那位天佛料理了。

    此前魔尊闭关不出,天佛稍一认真,苦海一脉便封山,低调安静,不敢炸毛。

    直到魔尊出关,苦海一脉才重新精神抖擞起来。

    红尘正魔诸般势力中,要说对魔尊最崇敬,或者说最为依赖者,苦海一脉绝对名列前茅。

    其他势力充其量是怕至尊亲自出手铁拳打击。

    苦海一脉则是只要至尊放话不管他们,无需亲自动手,他们就可能遭受别人的铁拳。

    这种情况下,与陈洛阳过往的恩怨,自然就变得微不足道。

    至少,在他们能在“魔尊”大人眼里比陈洛阳份量更重以前,能取代陈洛阳以前,那点恩怨自然变得微不足道。

    至于能否取代他陈某人?

    呵呵……

    所以在红尘界这边渐渐稳住阵脚,坐实自己魔尊传人身份,也坐实魔尊存在感的情况下,陈洛阳早已不担心苦海一脉的威胁。

    相反,对方最可能成为他手中的利器,天生的鹰犬。

    当然,要先确定一下对方是否从一些消息渠道,已经知晓他同魔尊的关系。

    古神教总坛内,江教主的声音从静室中传出,语气温和如故,听不出情绪倾向。

    “法空方丈的气度与明理,叫江某钦佩,相信洛阳也乐于接受贵寺的好意。”

    静室外年轻和尚听了,向静室一礼:“谢江教主,小僧告退。”

    留在总坛静室中的古玉,同“幻”字天书的力量,将这一切讯息,都传递给远方的陈洛阳。

    陈洛阳沉思不语。

    接下来,就看苦海一脉还会否有人谋求跟他本人会面。

    届时,或许便可知道对方真实想法。

    至于现在,向料理郑池正长老这边的事情。

    目前种种迹象表示,郑池一系人马,并没有潜逃离开,寻求其他家势力的庇佑,而是继续留在古神教势力范围内。

    从这一点来讲,对方显然没有服输,而是在谋求反攻。

    这其中可能因为江懿本人坐镇总坛不出,事情全交给陈洛阳等人,让郑池觉得有机可乘。

    也可能是因为,类似蛮荒族王那般巨头强者,可能亲自介入古神教内乱,所以给了郑池底气。

    陈洛阳目光变得幽深。

    …………

    红尘古神教白虎殿首座侯荆扉,向自家陈副教主汇报过之后,便继续自己手里的差事。

    他联系彭峰彭长老等人的同时,也吩咐自己手下白虎殿弟子,继续认真追查郑池等人隐匿的行踪。

    在此过程中,侯荆扉本人也亲自出马,巡查四方。

    不过,趁着这个机会,也让他可以做一些私密的事情。

    一片灵秀的大湖中,侯荆扉步入其中。

    湖水在他面前自动分开,然后又在他身后重新合拢。

    侯首座再三确认无人跟踪,然后一路来到湖底。

    湖底水下,存在一个洞穴。

    侯荆扉步入其中,一路来到洞穴最深处的尽头,将土石大量破开,向下深挖。

    人工深挖一大截距离后,就见这里露出一块巨大的完整岩石。

    岩石上刻着一片玄奥符文,侯荆扉此刻不再暴力破坏,而是以特殊手法,触动符文。

    符文变化成符阵,亮起光芒,洞开一座虚幻的门户。

    随着侯荆扉步入其中,这门户立马关闭,关闭的同时震塌湖底的洞穴隧道,将门户入口重新掩埋,从湖底看不出异样,仿佛侯荆扉凭空消失。

    穿过门户的侯荆扉,出现在一座幽静的山谷中。

    山谷内,已经有人在其中。

    一个看上去与侯荆扉同龄的青年男子,可是行为怪诞。

    在其面前半空里,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水球。

    水球中,可见几尾活鱼在其中来回游动。

    青年男子神色平和,安静看着水中游动的鱼,对侯荆扉的到来,随意的说道:“你迟到了。”

    侯荆扉淡然道:“我要确保行踪隐秘,不为人察觉。”

    青年男子笑笑:“谨慎是个好习惯。”

    他转身看向侯荆扉。

    被那对眸子一道,侯荆扉心中隐隐生出寒意。

    面前这个与他同龄的青年,姓雨山。

    一个对于红尘中大多数地方而言,都显得陌生怪异的姓氏。

    但在蛮荒,却如雷贯耳。

    蛮荒百族当中,雨山族乃最顶尖的强族之一。

    而眼前这个名唤雨山鸣的青年,正是雨山一族当代族长,同时也是蛮荒百族族长中最年轻的一位。

    蛮荒以外,红尘上下,大家一般来说,更熟悉他另外一个身份。

    蛮荒后起之秀中的第一高手,红尘十杰之一,素来同天河小剑仙、南楚凤翔侯程应天、古神教练步一等人并称于世。

    “能让你这么谨慎,看来陈洛阳、练步一都名不虚传?”雨山鸣随口问道。

    “练步一无需多言。”侯荆扉言道:“至于陈洛阳,林岩可能就是死在他手上。”

    雨山鸣神色平静无波:“林岩和你一样,都是贵教江教主嫡传弟子吧?江教主居然能忍下这口气?”

    侯荆扉言道:“昔日政阳城上,他掌握一式幽冥剑术,同血河老祖交易,换得血河老祖支持本教,以此作为给家师的交待。

    此外不知是何缘故,他似是与‘疯皇’别东来有交情,先天宫一战,传闻中魔宫凌宫主找他麻烦,却为‘疯皇’所阻。”

    “确实不简单。”雨山鸣微微点头:“如此,最好不过。”(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