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534.各怀鬼胎
    血凤凰体内,可见白色的凶恶剑气,仿佛要断绝一切,轰然爆发出来,同燕明空冥河所化的冰蓝剑气对抗。

    不管是陈洛阳还是燕明空,目光都微微一闪。

    燕明空虽未见过类似剑意,但凭着对幽冥剑术的熟悉和了解,她第一眼便认出,血夜雨此刻,剑道中竟然爆发出几分绝剑的剑意。

    虽与她修行的冥剑不同路数,可是系出同源。

    而陈洛阳通过半海道人的视角看见这一幕,则立马联想起半年多以前,天河同血河血战时,血河老祖也曾施展类似剑道。

    那正是源于解星芒的一式绝剑。

    当初尚在神州浩土时,陈洛阳于海岛上见到剑皇陶忘机。

    彼时的解星芒在隔壁静养,但那隐隐流传出来的凶恶剑意,让陈洛阳印象深刻,一直记到如今。

    两相对照,也可以知道,眼前的血夜雨偷偷掳劫了解星芒,并非全无收获。

    这半年多时间来,他也渐渐从解星芒身上,参悟了几分绝剑剑意。

    不过,相较于当日的血河老祖血苍穹,眼前血夜雨的收获,还显得有限。

    此刻被逼到绝路,虽然出剑凌厉,但在陈洛阳同燕明空眼中,仍显得稚拙。

    燕明空以冥河开启黄泉之门,剑意显化幽冥炼狱降临人世镇压,血夜雨纵是修为境界高过她,也难以抵挡。

    这位血河宿老,只能使尽浑身解数,试着从冥狱里逃脱。

    血凰轮回诀融入那一式绝剑剑意,被他催动到自身极限。

    终于,血光一闪间,狼狈逃出冥狱。

    但血凤凰同白色的剑气,同时被冥狱冻封,仿佛生命陷入死亡,被燕明空剑意所化冥狱之门吞噬。

    而跌跌撞撞逃出的那道血光里,露出血夜雨的身形。

    只见他身上,有一道凄厉恐怖的剑痕,几乎横过他半边身躯。

    伤痕处不见鲜血流出,只有幽兰晦暗的冰晶。

    血夜雨,感觉不到痛楚。

    伤口,已经完全没有知觉。

    他试图以自身剑气粉碎冰晶,却没有效果。

    相反,这些冰晶更通过他的伤口,向身上其他部位蔓延。

    血河长老的努力,只能尽可能延缓这些意味着死亡的冰晶将他冻封吞没。

    这位第十七境的血河宿老“长夜血雨”血夜雨,惨败在燕明空剑下。

    他此刻再不敢跟燕明空纠缠,连忙化作血光,拼尽全力远遁。

    燕明空面上表情无忧无喜,只是马不停蹄,继续追杀血夜雨。

    陈洛阳的分身半海道人依旧不疾不徐跟在后方,将一切尽收眼底。

    他这具分身虽然不修剑道,但见识过不止一式幽冥剑术。

    此刻对照燕明空出手,若有所思,对着邪门至极的剑术,有了更多体悟。

    燕明空毕竟是刚刚踏足武圣之境,然后便急着来找血夜雨同解星芒。

    她实力虽然大进,但在自身剑道上,还处于参悟蜕变的成长阶段。

    其脚下仿佛忘川黄泉一样的冥河剑气,尚不够精纯,否则不会是刚才灰蒙蒙的模样。

    按照陈洛阳揣摩三式冥剑的领悟,燕明空根基稳固后剑化冥河,多半是透明的。

    现在观察燕明空继续追击血夜雨,其实便可以看到,她脚下剑光,灰色越来越淡。

    就仿佛那条冥河越来越清澈似的。

    看这模样,她本人应该也知道自己新领悟的剑术,尚未彻底圆融纯熟。

    但她将血夜雨,以及接下来可能遇上的敌人,当成了磨剑石。

    方才同血夜雨一轮交手,立马就让她再次有了脱胎换骨的征兆。

    对解星芒那一式绝剑,她志在必得。

    陈洛阳见状,微微一笑。

    虽然击败了血夜雨,但燕明空想要成功,可没那么容易。

    两个武圣高手交锋,动静大到说惊天动地也不过分。

    而在这青雾山脉崇光岭周围,眼下可是已经聚集了不少高手。

    天河一脉的人,就在附近,只是还没能找到具体位置而已。

    现在有燕明空同血夜雨一场大战,立马给天河中人指明方向。

    就见几道明亮的剑光,已经在远方天边闪耀,正朝燕明空、半海道人、血夜雨他们这边追来。

    对方飞速追近。

    燕明空则看似不为所动。

    显然,她打的主意,是抢在天河中人赶来前,先将血夜雨和解星芒拿下。

    她身法速度本就在血夜雨之上,现在血夜雨受伤,就更跑不过她,只不过燕明空也在分心提防与她同行的半海道人。

    这个看似也为了绝剑而来的邋遢道人,现在像是看戏一样,一直老神在在,没有出手,举动实在反常。

    相较于其他人,这个诡异的半海道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才是燕明空眼下最为忌惮的事情。

    不过,天河中人出现,蛮荒高手也随时可能赶来,燕明空很快当机立断,抛开顾虑,飞速追上血夜雨。

    她二话不说,凶狠一剑,直刺血夜雨要害,仿佛恨不得一剑将之杀死。

    血夜雨感受到对方剑锋的威胁,仿佛死神在自己后脖颈吹气。

    他暗自咬牙,猛然一展宽大的袍袖。

    虽然血河一脉此前围捕燕明空,双方算是有仇怨,但血夜雨相信对方如此气势汹汹找上门来,不止是报仇那么简单。

    就像他眼馋燕明空手里三式幽冥剑术一样,他相信掌握三式剑术的燕明空,也会想要他这里的第四式剑术。

    这白衣女子的目标,是解星芒。

    血河长老暗地里几乎将自己牙咬碎。

    但最终他还是从袖子里,抖落出一个巨大的包袱。

    包袱中,像是裹着一个人。

    血红的布料破碎散开,便露出一个黑衣少年。

    陈洛阳通过半海道人的视角看去,正是昔年神州浩土上被血河一脉拐走的剑皇四弟子,解星芒。

    血夜雨抓着解星芒,举起手来,赫然是打算将之抛向另一边的半海道人。

    这血河老魔,当机立断,准备要断尾逃生了。

    他从解星芒身上,尚没有得到完整的绝剑剑意,就此将人扔了,自然是肉疼到了极点。

    可要是再带着这个小子跑,那结果只会是被燕明空追上杀死。

    两相比较,血夜雨也唯有放弃解星芒。

    将解星芒杀死,大家一拍两散,谁都别想得到好,固然也是一个选择,可但凡有一线生机,血夜雨自然还是希望自己能逃出生天。

    不过,不能将解星芒直接交给燕明空。

    这女人接手之后,八成还要继续追杀他。

    血夜雨打算赌一把,将解星芒交给那个邋遢道人。

    祸水东引之下,惹得这两个追兵之间起争夺开战,他血夜雨才有机会逃走。

    甚至,找机会翻盘也未尝不可能。

    那邋遢道人看似是同燕明空一起同行,可两人之间相互忌惮的模样,老于江湖的血夜雨都看在眼里。

    虽然还看不透半海道人修为实力,但冲他能大致跟上来的身法速度,血夜雨便知道这道人不容小觑。

    如果展开围攻,血夜雨怕是更难抵挡。

    对方袖手旁观的诡异模样,让血夜雨猜测两个敌人也各怀鬼胎,把解星芒交给半海道人,燕明空怕是不会答应。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便要将解星芒扔向半海道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脚下,突然有道道光辉冲天而起。

    这些光辉,仿佛形成牢笼,将他们一起笼罩在当中。

    血夜雨见状,却眼睛一亮,当即改变主意,重新将解星芒藏起,然后继续飞速向前。

    他身形穿越那些牢笼栏杆似的光柱,竟似乎全然不受影响。

    而当燕明空与半海道人要通过的时候,一根根光柱内却蕴含危险的气息,炸裂成一团又一团的烈火,意图将他们吞没。

    燕明空神色不变,右手掌心虚握,仿佛手持无形神锋,挥舞间,冥河剑气便将那些火光尽数冻封。

    就见跳跃的火苗,也在幽蓝的冰层中,仿佛画卷雕刻一般。

    但此时,它们也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生命。

    燕明空披荆斩棘,破开面前阻挡,冲出牢笼。

    不过,被这么一阻,血夜雨获得几分宝贵时间,咬牙压制伤势,身化血光,迅速远遁。

    燕明空不言不语,紧跟其后。

    半海道人身上仿佛有一道道紫气围绕,犹如云团。

    祥云中隐隐有黑影浮现,发出浩荡龙吟,也从牢笼中出来。

    他低头看一眼脚下群山。

    方才,那应该是蛮荒中人的手段。

    苍岚铁收留血夜雨在此隐居,但显然也没忘了提防这个血河老魔。

    血河练剑,需要屠戮大量生灵。

    苍岚铁当然担心血夜雨在自己地盘上乱来。

    血夜雨倒也乖觉,半年多时间以来一直低调安静,潜心钻研得自解星芒的绝剑。

    苍岚族的监视,因此没什么收获。

    但今天燕明空同血夜雨的大战,无疑惊动了苍岚族高手。

    之前的监视,此刻反而帮了血夜雨一把。

    不过,这番动作只是勉强延缓一下燕明空和半海道人的脚步。

    血夜雨重伤之下,很快就再次被燕明空追上。

    但就在这时,有璀璨光芒,自远方升起,仿佛闪电一般劈向燕明空!

    来者实力之强,更在血夜雨之上。(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