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613.三大巨头
    苍龙岛主鲍绿绮,北冥剑主竹瀶,都曾被摄拿到“星宫”。

    是以现在重新到了这片黑暗星空下,他们立马知道自身处境,当即先向那位黑暗中的存在行礼问安。

    东周女皇许若彤则是第一次经历。

    与苍龙岛主和北冥剑主不同,先前从老剑仙那里听了江懿的相关事情后,她对所谓至尊的状况,抱有怀疑的态度。

    所以被摄拿到“星宫”来,她此刻更多是在观察,观察这片黑暗的星空,也观察那位传说中的至尊。

    不过,江懿所言,也未必完全为真,可能不尽不实。

    有关至尊当前的情况,无法确定是有人冒充,还是至尊本人虚弱状况不妥。

    “东周许若彤,参见至尊。”

    女子学着苍龙岛主和北冥剑主的模样,向黑暗星空一礼。

    纵使这个至尊是假的,眼下红尘界能维持大面上的稳定也是一件好事,不至于让羲和界、山海界等地方蠢蠢欲动。

    是以不论老剑仙还是东周女皇,眼下都没有更进一步试探的打算,维持现状便好。

    只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也想弄清楚事实真相,如此才便于下一步决断。

    不过话说回来,能将他们三个武尊凌空摄拿,这般神通广大,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这能不是至尊手笔?

    江懿该不会是在胡咧咧,糊弄人吧?

    他自己当初都差点被直接拍死了……

    女皇心中暗自腹诽。

    这时,黑暗的星空中,一个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免礼。”

    三大巨头谢恩之后,对方再次开口:“老夫昔年有关幽冥神的吩咐,复述一遍。”

    苍龙岛主深吸一口气。

    今日为什么被至尊摄拿到这里,她心中早就清楚。

    事实上,在徐鹏身份暴露之后,她已经设法联系古神教的陈洛阳,请对方帮忙转达面见至尊的请求,只是此前至尊那边一直没有回应。

    苍龙岛主当然不认为这是表示至尊不追究。

    这些日子来,她一直惴惴不安,今天倒不如说,终于等来这一天。

    只是最终结果如何,她也没有底。

    “至尊昔年有命,凡发现幽冥神,见之即捕,如遇反抗,可当场击杀。”苍龙岛主恭声道。

    她朝着黑暗的星空徐徐拜倒:“晚辈绝非有意违背至尊谕令,实在是老眼昏聩,识人不明,未能及时察觉徐鹏竟然就是幽冥神,愧对至尊,万望至尊宽恕。

    此前虽然也察觉几分蛛丝马迹,但最终被徐鹏蒙蔽,误以为他得了黄泉界传承,以至于东海上同周皇起了少许冲突,结果导致徐鹏遁逃,晚辈不敢推诿罪过,只恳求至尊宽宏大量,赐下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晚辈愿以余生,追捕徐鹏此獠,定要将之擒杀,他曾是晚辈门人,关于他行踪下落,晚辈寻找起来,已有少许眉目,万望至尊恩准。”

    老太太拜倒在地不起。

    “魔尊”的声音重新响起,平淡如故:“你呢?”

    却不是在问苍龙岛主。

    黑暗的虚空里,仿佛有光辉落在北冥剑主竹瀶身上。

    竹瀶轻叹一声,朝星空一礼:“禀至尊,我无心违抗您的谕令,与周皇也无冲突仇怨,当日同那幽冥神联手与周皇交锋,实是巧合,我欲救之人,并非幽冥神徐鹏,而是苍龙岛弟子。”

    东周女皇闻言,转头看向竹瀶。

    他们此前罢战后,东周方面曾花了大功夫查访竹瀶为什么会帮苍龙岛,但却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

    东海上动手时,她隐隐有所感觉,竹瀶似乎并非为了保徐鹏,而是为了保当时卷入大战的苍龙岛中人。

    现在看来,不是为了苍龙岛主,而是当时的苍龙岛弟子。

    是谁?

    黑暗虚空中,“魔尊”同样没有搭腔,显然对竹瀶的回答还不满意。

    竹瀶轻声道:“禀至尊,拙荆昔年身亡,我始终怀着一线痴念,希望能救她还阳。

    然而前些日子见了一人后才知道,这些年来,终究是我痴心妄想,自己骗自己罢了。”

    扮做“魔尊”的陈洛阳闻听此言,心念急转。

    他大致估算一下时间后,生出一个猜想。

    “魔尊”那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波澜不惊的响起:“你见到她的转世身了?”

    竹瀶神色复杂:“至尊明见万里。”

    他有些怅惘:“容颜虽改,但我知道,那正是她,只可惜,胎中之谜留下,我认得她,她已不再认得我。”

    陈洛阳飞快回忆先前半海道人在东海上观战时的所见所闻。

    当时半海道人为求不暴露自身行踪,离得极远,是以现在不很肯定在场的苍龙岛传人具体都有谁。

    不过当时随苍龙岛主赶来的人都是岛上精锐,武圣境界,一个个都不是泛泛无名之辈,所以认人还是没难度的。

    对照年龄的话,最可能的是……

    韩筝?

    陈洛阳嘴角暗地里抽搐。

    啧啧,这可真是有够……

    东周女皇则撇了撇嘴。

    因为这个原因,竹瀶当初在东海上帮着苍龙岛主与徐鹏跟她干了一架,这让她上哪儿找人说理去?

    要护着媳妇,还不肯明说。

    怕媳妇身份暴露后,有人为了对付他竹瀶而找这软肋下手?

    以竹瀶的性格,恐怕不是这个思路。

    他更多应该是自己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那个人……

    果然,这种事情好麻烦。

    还是一个人好……

    女皇鼓了鼓脸颊,下意识想要掏口袋里的杏仁进嘴,不过环顾四周黑暗星空,最终还是忍住了。

    “你妻子可能受波及,你便帮了那幽冥神,假使你妻子是幽冥神呢?”黑暗星空中响起的声音平静无波,听不出喜怒。

    竹瀶吸一口气,向虚无的夜空深深一礼:“禀至尊,我与苍龙岛主已经仔细查过她,我愿以性命担保,她绝非幽冥神。

    此次徐鹏遁走,与我有关,恳请至尊宽宏,允许我同苍龙岛主一起将功折罪,捕回徐鹏。”

    陈洛阳淡淡说道:“既然是你们三人走脱了这个幽冥神,那他就交给你们了,第九次星耀前,老夫要看到结果。”

    东周女皇、苍龙岛主、北冥剑主三大巨头齐声道:“谨遵至尊谕令。”

    三人心底都在叹气。

    第九次星耀到来时间不定,但应该就在这几年间。

    他们倒是确实还有时间,而且不至于以“天”做单位。

    但这时间也绝对不富裕。

    想要找一个有心藏起来的幽冥神,本就困难,更别说那个幽冥神还是“龙王”徐鹏。

    不计算幽冥神的力量,徐鹏本身修为就是红尘里仅次于巨头的层次,算上幽冥神的力量,他甚至比苍龙岛主还要强。

    找到他,再捕杀他,随便哪个都不是容易事。

    何况红尘界里现在风起云涌,随时可能有其他大变动发生。

    “既然都明白了,那就散了吧。”陈洛阳以“魔尊”口吻吩咐道。

    话音刚落,三大巨头眼前时空就一阵变幻。

    等视野内景象恢复正常时,他们重返红尘,分别回到各自先前所在的地方。

    东周皇都天封城,皇宫内苑里,陈洛阳看着东周女皇重新出现在面前。

    成叔至、许启臻二人见状,也齐齐松了口气。

    女皇眨眨眼,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平静与之对视。

    他今天来东周皇城,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把东周女皇摄拿到“星宫”去。

    红尘界里,巨头强者不止一个,呈现在“星宫”中都是极为巨大的星辰,彼此间大小可能存在些许差异,但终究还是很难分清谁是谁。

    可他陈某人今天跟女皇面对面了,自然便可以通过自己来确定,相距最近的这枚“巨星”乃是东周女皇。

    正如当初借助韩莓确定苍龙岛主,借助应青青确定竹瀶一样。

    苍龙岛主和竹瀶当初都曾经被他摄拿到“星宫”去,有了这重经历,今天自然能认出来。

    东周女皇以后也一样。

    倒是随着上次他驱使魔尊遗蜕出手攻击江懿、凌苍的经历,让他对魔尊遗蜕掌握更深,同时也对黑镜营造的“星宫”掌握更深。

    这使得他能够一次性同时摄拿三位巨头到“星宫”,而非刚来红尘界时只能摄拿竹瀶或者苍龙岛主一个。

    虽然带他们到“星宫”也不能真把人怎么样,但面上看来,震撼感十足。

    就算老剑仙、女皇等人因为江懿的话对至尊的存在生疑,这一遭走下来,他们心里又该重新犯嘀咕了。

    女皇同陈洛阳对视片刻后开口说道:“奉至尊谕令,我接下来要跟苍龙岛主和沧浪山竹先生一起追捕徐鹏,届时如果有需要古神教相助的地方,希望陈教主能行个方便。”

    “捕杀幽冥神,家师早有谕令,如果被我碰上,自然不会放过。”陈洛阳泰然自若。

    女皇抻了个懒腰:“那真是再好不过,届时如果真有借重古神教的地方,自有厚报。”

    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剥好的荔枝肉就自动飞到面前,被她送入口中:“陈教主先前说有两件事,一公一私,公事指幽冥神,不知私事又是指什么?”( 我夺舍了魔皇 http://www.ranwen5.com/9_9804/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